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缭乱君心 > 062不识抬举
    她吓了一跳,回头之际见身边并无陌生人,只司赞司的掌赞正满面疑色且憎恶的看她。

    她不自在的调转目光,继续盯着那缭绕的烟气。

    刚刚……真的有人对她说话吗?

    三个时辰后,法事结束。

    临上车时,一个小和尚气喘吁吁的跑来,站在苏锦翎面前双手合十:“这位施主,空空师傅有请……”

    “空空师傅?”宇文玄铮的反应比谁都灵敏。

    方丈脸色一变,贤妃也诧异的看向苏锦翎。

    “施主不必惊惶。这位空空师傅乃是游方和尚,昨日方到此处。几年前亦曾相见,为人很有些疯癫,喜胡言乱语。施主莫要理他……”

    那小和尚还要说什么,却被方丈一眼瞪了回去。

    这位空空师傅是不是就是那个独眼和尚?他要请自己去的地方是不是什么无语斋?

    苏锦翎虽是心下奇怪,此时也不便发问。

    贤妃等人已同主持告辞,各自上车。苏锦翎刚要避开宇文玄铮,却被他“劫持”到了自己的车上。

    “回去一定要记得和贤妃娘娘商量一下,以后可不能轻易带你出来……”他若有所思。

    她怒气重燃:“殿下,今天娘娘本就是要奴婢留在宫中的……”

    “是吗?”他挠挠头发,忽的恍然大悟:“对啊,是我拉你出来的……”

    “殿下,其实人都是生活在人群中的,总要和人接触和人打交道,这是割不断的联系,况且我又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你怎么可以……”

    “我也没有不要你和人接触……”宇文玄铮满心委屈。

    “可是你……”

    苏锦翎气得说不下去,这个宇文玄铮太固执太霸道,同他根本讲不清道理!

    “我只是觉得他们都配不上你……”

    苏锦翎神色一怔……

    “那东西配不上你……”宣昌丢了她手里的簪子……

    “如果是六哥……我就什么都不管了……”宇文玄铮盯着压帘的银蒜,喃喃自语。

    这声音实在太小,以至于失神的苏锦翎只听到银蒜叮叮。

    ————————————————————

    晚上,忽然传旨在畅音楼摆戏。

    众妃嫔皆乐,纷纷赶往畅音楼。

    按时节唱的是《目连救母》,虽已听过数遍,可因宫中少有玩乐,所以大家还是饶有兴致。关键是皇上也在,于是竭力打扮得光华闪闪,同着飞来飞去的眼神一般耀人眼目。

    只有贤妃着一身淡色宫装,其上简单的绣了几朵梅红芍药,面色沉静的看着台上的五颜六色,最后叹了句:“以前听着还觉得不错,可自打有了锦翎丫头……”

    “贤妃娘娘说的锦翎是不是烈王府送来的秀女苏锦翎?”一旁的璇嫔忽然开了口。

    “是啊,正是同璇嫔一起入宫的秀女,只是没璇嫔这样的好运气。”贤妃语气平淡。

    的确,勇闯太极殿者不能得皇上垂青,而梁璇仅凭一段故事……

    璇嫔噗嗤一笑,眸底波光流转:“贤妃娘娘是在替自己人叫屈吗?”

    “自己人?”贤妃唇角微翘:“同是伺候皇上,我们岂非都是‘自己人’?”

    璇嫔自知失言,不过她最近深受皇宠,很是有些恃宠而骄。贤妃再怎么独掌六宫,也不过是个过了花期的女人,况且煜王最近所为令皇上很不高兴,这母凭子贵,可若是儿子出了什么事……自己正当青春年少,又蒙皇上时常临幸,怀上龙子是迟早的事。只不过现在还不宜得罪于她,于是转口道:“嫔妾听说锦翎曲儿唱得极妙,娘娘还带她去了煜王府,本打算在婚礼上献上一曲,怎知……”

    这个梁璇,见得了皇上的宠爱就开始嚣张起来,哪壶不开提哪壶,摆明了是跟她叫板。这种不知以退为进之人,料她也张狂不了几时!

    贤妃虽心中不悦,面上依旧平静:“丫头年纪小,不如璇嫔见过不少世面,只一声雷就吓坏了。”

    梁璇抿唇一笑,小指上涂着蔻丹的长指甲好看的翘着,拈起缠花帕子擦指上两只红宝戒指:“今日既是没有打雷,娘娘又嫌戏唱得不好,不如请锦翎过来唱上一段如何?”

    她这句话说得声音并不大,但明显提高了调门,恰好可让坐在三尺开外的皇上听到,且又往那边飞了个媚眼,于是宇文容昼便看了过来。

    今儿这戏是皇上摆的,贤妃却敢说不好看,这不是摆明了不给皇上面子吗?且宫中一向少有娱乐,皇上好容易摆了台戏,万一因贤妃的不喜欢惹怒了皇上以后更是严肃宫规,众妃嫔还要上哪找乐子?如此岂不是将她竖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上?

    贤妃一时间恨不能将梁璇碎尸万段……她是想趁雪阳宫最近态势低迷意图落井下石取而代之吗?即便是她想,如妃便可欣然同意?还是一切原本就是如妃的主意?可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准备为自己的失言赔罪。

    却听皇上道:“既是唱得好,不如换了台上那戏班子去。朕也听得腻了……”

    二十几载的夫妻之情,果真不是这只得了几天宠的小妃嫔所能撼动得了的。

    梁璇脸上虽笑着,却掺着明显的不自在,众妃嫔则纷纷敛了准备看热闹的心情,再次把自己归到贤妃这边。

    贤妃却道:“承蒙陛下体恤,妾身才有机会和姐妹们共聚一堂。只是锦翎今日身子不舒服,妾身早前便允她回去休息了……”

    众妃嫔面面相觑。

    这母子俩果真是一样的不识抬举。

    先是儿子惹恼了皇上,皇上不计前嫌为他主婚,他却在婚礼上不告而别,虽是事出有因,可过后连个解释都没有。皇上让他协助太子打理朝政,他却远避寺庙,说什么修身养性,倒让清宁王拣了个便宜。她们这些没儿子的或儿子还小的只能看着干瞪眼,人家却全然不当一回事。以往都以为贤妃识大体,肯为儿子打算,然而今日看来……

    你说皇上想听曲你就去把人叫来好了,什么大不了的病?白天还看她和八殿下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呢,晚上就卧床不起了?白白的扫了皇上的兴。你还当皇上真想听什么曲呢,你说皇上摆的戏不好看,皇上都没计较,不就是想给你个台阶下?对了,你是不是怕那小丫头被皇上瞧上啊?也真是的,那小丫头的确长得不错,关键是生了双勾魂媚眼,先是那对双生子中了招,今日连老和尚也差点晚节不保,皇上若是……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如妃将璇嫔纳入合欢宫,拨了合欢殿给她住,而今不仅璇嫔受宠,她亦是有推荐之功而倍受皇上嘉赏。你就算和皇上感情深厚,皇上就算再器重你,可总有人老珠黄的那日,不如像如妃那样拉了个年轻的璇嫔,以后就算落了势也有人提携提携,怎么就这么看不开呢?

    “贤妃一向仁爱,对待下人总是体贴入微。”

    宇文容昼倒赞赏起来。

    余人皆惊,却不敢直面圣颜,都拿眼角留心皇上的脸色,却见他笑容平静,更令人难以捉摸其心思。

    “如今倒只能看这台没滋味的戏了。”皇上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别有用意:“想来,宫中确实很久都没有什么乐子了。”

    “皇上若是喜欢,待锦翎丫头好了妾身便让她去文渊殿给皇上唱上一段……”

    皇上哈哈大笑:“还是等朕从塞外回来再说吧。你也别跪着了,坐这来陪朕看戏……”

    皇上不仅不惩罚贤妃,还赐了贴身的位子一同看戏。在座的妃嫔皆摸不着头绪,唯一可肯定的是贤妃的势力三年内怕也无法动摇分毫,不禁有一句没一句的夸起贤妃的仁德慈爱。璇嫔在一旁虽笑着,可那笑容却是牵强生硬。

    一场风波似是就这样过去了,还是贤妃的贴身宫婢丹珍向她讲述了这场惊险。

    “娘娘若是出了什么事,咱们就全完了。锦翎,你可真幸运,娘娘拼死都要护着你……”

    苏锦翎忽然明白怎么会有人突然跑到听雪轩来对她讲这个,感情是认为贤妃仍在宠幸她,而最关键是那个至高无上的人物许了个遥远的甚至只是安抚人心的承诺,她们便以为她要攀上更高的枝了。

    果真,三日后,她又恢复了去雪阳宫偏殿唱曲说书的生活。

    贤妃应是彻底病愈了,又穿上了颜色鲜嫩的衣裙,衬得人也跟着年轻了几岁。看来皇上才是剂真正的灵丹妙药……据说中元节那夜,皇上歇在了雪阳宫……

    苏锦翎的名气不胫而走,却不是为了煜王婚礼上的那场闹剧,而是因了畅音楼里贤妃无意中的一句话。

    本是无心的一句,却弄出一场风波,而贤妃也险些因此失宠,而这一切皆源自她苏锦翎。如此,大家倒十分想见识见识她到底拥有怎样的天籁之音了。

    雪阳宫的人走马灯般的换,她见到了如妃、兰妃、婉嫔还有临纳来的祥贵人……甚至连久病在床的瑜妃也在宫婢的搀扶下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