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缭乱君心 > 125之画知音
    之画随即晋升为司设女官,封六品安人。后一年他出宫开衙建府,便带了她去。

    其年,之画二十三岁。

    亦只是将她安置在府中,名义上是他的女人,他却连姬妾的名分都没有给过她,之画亦从不讨要。

    纵观全府,女子众多,个个都想凭一夕之功博个名分,然而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却只有之画,所以虽是未定名分,阖府上下亦是对她尊敬有加。之画自入府以来,亦学着帮他打点府内事物,这么多年下来,已锻炼得成熟精干,人也出落得愈发娴雅。

    他对之画……他不知是什么感觉,也从未想过是何种感觉。在他眼中,她自是与他人不同,然而要让他生出几分喜欢,却是不能。

    他敬重她,因为她是在他那段艰苦岁月中一直陪他走过的人,是没有对他暗行算计一心为他之人,所以他一旦开衙建府便接她出宫,即便她不说,他亦会如此,而她是他唯一带出宫的人。

    而之画对他……她从无其他女人一般百般献媚意图承欢,他若给了,她便接受,他若不给,亦别无所求。不过她若是有了心思,便会如现在一般细施粉黛,然后身上便会带着桂花的香气,还会穿上薄如蝉翼的亮色曳地衣裙来到他身边,等他裁夺。

    唇角微勾,转了身……

    果真,视线中摇进一条娟纱金丝绣花曳地长裙,粉盈盈的百蝶穿花长罗衣,衣襟半敞,若隐若现的玫红暗花抹胸,一抹酥胸在那娇艳衬托下如雪生辉,不能不说是极为惹眼的。

    她确实是愈发动人了呢。

    他依旧笑着,垂了眸,拿了小耙子为桌上那盆两尺高的金桔松土。

    这金桔是他的爱物,松土施肥浇水等事从不假手他人。

    “八殿下走了快一个月了,待他回来,这金桔怕是已结了许多小果子了……”

    “是啊。玄铮最喜欢这盆金桔,多次向我讨要,可他那脾气,八成没几日就弄死了,不若放在我这,逗得馋嘴的他多来几次……”

    在府中,能让他多说几句话的人除了福禄寿喜,便是之画了。福禄寿喜能逗他开心,而之画……与她不必设防,更重要的是她很善解人意,而且好像永远不会为任何事或喜或悲,就仿佛一泓静水般,站在跟前,便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影子。

    不能不说,之画是府中最了解他的人。所以,面对她便像面对自己,尽可坦然。

    他刚放下小耙子,之画便拿了浸过水的汗巾。

    他方欲接过,她却避开,反拾了他的手轻轻擦拭。

    今日倒很与众不同呢。

    他眉心微蹙,睇了她一眼。

    之画却是神色如常。

    唇角一勾:“今日怎么有空到书房来了?芮巧没给你找麻烦?”

    芮巧是府中新进的婢女,厨艺高超,却经常毛手毛脚,弄坏了不少东西,之画为此没少头痛。

    “之画只是见今日阴雨,想看看王爷的旧伤有没有发作?”

    待他坐在椅上,她便轻捏他的肩,轻敲他的后背的力道恰到好处。

    之画与府中其他女子不同,他便免了她“奴婢”的自称,而又没有给她任何名分,于是她便只称呼自己的名字。

    他的伤大多是早年与襄王“切磋”功夫所致,因医治不及时,药膏又无甚效用,经常发脓溃烂,后来即便是好了,也留了深深浅浅的疤,每逢阴雨天便痛痒难当,需人拿捏按摩方能略略缓解痛楚。

    他笑:“你忘了,那伤自用了冰雪优昙后便再也没有发作过……”

    那游移在背上的手一停……

    “之画倒真的忘了。已是一年多了,王爷是不是也……忘了什么?”

    他笑容一滞。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从她“恰到好处”的游移在颈背上的手,从她轻轻洒在他耳边的气息他便知道了。

    的确,他与她已经一年没有亲近过了。

    他并非色中恶鬼,除了“成人礼”,他与她亦是很少亲近,却从未像这般隔了一年之久。

    这期间,她也如今天这般屡有暗示,却从未如此直白。而他虽然每次面对她的心意,虽然亦明她的苦楚,亦是故作无知。而今日,却是避无可避了。

    他望向窗外。

    夕阳的斜晖铺洒了那一方蔚蓝,仿若金纱笼烟,又携来淡紫玫红的云霞,将这一方天空点缀得分为迷人。

    不禁就想到那个人……她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如他一般眺望这空中美景?还是如他思念她一般在思念某个人?即便如此,亦是丝毫不觉得懊恼,只是后悔就那么轻易的让她离了知语亭,否则或许可以与她一同登上望仙山,共赏红日西沉,流岚漫天……

    “王爷是要娶王妃了吗?”

    耳边传来轻声询问。

    纵然是再怎样不够精明的女人,在某一方面往往都是格外敏感。

    “是啊。”他唇角微勾,看着那渐渐变作青紫的云霞于窗外移动。

    她眼底一黯,却是笑了:“之画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深深俯下身去:“之画恭喜王爷……”

    她果真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他扶她起身,但见那眸中一片诚挚,也有着一抹凄凉,叹了口气:“之画,若是你厌倦了府中的繁杂,我可以……”

    “王爷说什么呢?”她的语气是难以言喻的快乐:“之画喜欢留在府中,之画还要看王爷大婚,还要伺候王爷和王妃。王爷等了这么多年,终于……”

    她忍不住落泪,泪中有喜悦,也有哀伤。

    若说他如果娶亲府中何人会最开心,那便非之画莫属了。她是那般关心他,像挚友,像亲人……

    “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一定很美吧?”

    他笑得温柔:“是,很美。”

    之画抹了泪,欢天喜地:“之画一想就是,否则怎么配得上王爷?”

    “若论是否配得上,倒是我配不上她了……”

    是啊,她那般纯真,那般透明,那般的信任他,而他却……

    “怎么会?王爷是天下最好的人了!”

    之画,怕也只有你才认为我是好人吧?若是她……若是她知道……

    已下了的决定忽然在想到定是要欺骗她令她心伤的时候,不禁有些动摇,然而若不如此,又怎能换她陪在身边?纵然她会痛恨,会难过,他定会补偿她,哪怕倾尽一生,只要她……

    “王爷什么时候娶王妃过门?”

    神思回转,笑道:“快了。”

    之画喜得不行,满屋子乱转,竟踩到曳地的长裙险些绊倒,方觉察今日自己穿了这样一身衣裳,竟还想……顿时面红耳赤,急忙告辞。行走匆忙,临出门又被绊了一跤。

    宇文玄逸笑意微微的看着她离去,又转向窗外。

    一抹淡青的云随意镶在深色的天空,已有几点星微露光芒,浅浅静静。

    心底无限平静,只随了那入室清风兜了一圈,又穿窗而出,直往天栾城而去……

    ————————————————————

    烟丝袅袅中,春意渐浓,薰风徐徐里,琼花悄绽。

    似是因了那场骤雨,宫里的琼花在短短的三日内便捧出满树的冰雪晶莹。

    或是因了春困,妃嫔们自皇上南巡之后多是慵慵懒懒,就连勾心斗角都无精打采,即便是倍受宠爱的璇嫔,因此番并未伴驾巡幸,亦少了平日的娇纵,而且还胖了不少,有点类似浮肿,再加上倦施粉黛,立于莹白如雪的琼花之下,略显枯槁憔悴。不过精神却是极好的,正翘着兰花指指挥小宫女折了她看中的花枝要拿回去插瓶。

    其余的妃嫔自也不甘落后。于是天栾城内但凡有琼花开放之所皆聚拢着成群的宫人,在立于一旁的主子的指使下折下一枝枝的琼花。

    琼花虽美,而人心却是难以满足的。总是觉得手中所擎的不甚满意,别人手里的倒是顺眼,又恐他人折去了更好的花枝……

    于是果真是“有花堪折直须折”。如雪似玉的琼花纷纷被折下,花枝微颤,花瓣零落,还有丢弃在地上的团团簇簇,正被无数只绣鞋践踏,充斥耳边的尽是众人的争抢与枝叶断裂之际的噼啪脆响。

    低处的花枝率先被处理殆尽,小太监便前呼后拥的抬来了梯子。

    也不知是谁那么极具匠心,攀了花枝拼命摇晃。

    花瓣顿时零落如雨,却引得众人欢笑不绝。有擅舞的妃嫔便于花雨纷飞中翩跹起舞,引来一片叫好并嫉妒之声。

    不能不说,此景极美极动人,却是极残酷。

    这花等待了一年方得几日绽放,可刚刚吐露芬芳便惨遭摧残。若是花亦有心有感,看着自己努力的心血却沦为他人脚下的尘泥会是何种滋味。

    琼花如此的境遇,竟是因了自身的美不胜收,人们如此的欢乐,竟亦是因了它的美不胜收。

    如此,拥有美丽是好还是坏?如此,追求美丽是爱还是害?

    看着那雪白渐渐枯萎破碎辗转成泥,苏锦翎不禁心下黯然,却也只能黯然而已,因为那是群恃宠而骄的女子,她尚未勇敢到为了花而牺牲自己的程度,她尚未智慧到可以制止这种荒唐又可全身而退的程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