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洛克小说 > 枪与道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书终神回

第三百八十六章 书终神回

第三百八十六章 书终神回 (第1/2页)

雾未散,风未定。
  
  大地上极为阴冷、坚硬,尸骨渐渐已冷透。
  
  远方的厮杀犹在,拼命并未结束。
  
  每个人都看见鲜血飞溅,每个人都显得极为吃惊、不信、惧怕。
  
  枪尖的鲜血并未滴尽。
  
  披风在浓雾中飘飘。
  
  枪缩回,人石像般挺立,挺得比他手中的枪还要直,空空洞洞的眸子枪头般盯着、戳着前方,仿佛要将前方的一切活活戳死在大地上。
  
  没有人再动,每个人的眼睛中都已飘起了惧怕之意。
  
  他们都是军人,对杀人并不陌生,杀过人,也见过杀人,无论什么样的死法,什么样的杀人手法都见过一点,但都是见得到的。
  
  无生的出手,他们并未见到。
  
  也许看不见的致命一击才会令他们心生惧怕。
  
  刀犹在掌中,刀光却已顿,杀机却已折,杀心却已碎。
  
  无生剧烈喘息,躯体上每一根骨骼似已剧烈抖动,然后他忽然倒下,他倒下就努力挣扎。
  
  武田信玄脸上惋惜之色更浓,他轻轻将无生扶起。
  
  “你这又是何必?”
  
  无生不语。
  
  距离无生最近的那个人,也是笑意最浓的一个。
  
  他的笑意说不出的冷酷、无情、残忍,见到无生躯体抖动,他们杀人的信心仿佛又已恢复。
  
  这人重重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你的枪实在很快,我并未看到如何出手的。”
  
  武田信玄笑了笑,“非但你看不到,也许连你后面的人,都看不到。”
  
  他说的是事实,也是一种打击。
  
  现在这种打击仿佛已无用,剩下的六把刀无一不是沙场上的好手,无一不是杀人的人,多年的杀人,却不被杀掉,并不是偶然。
  
  他们活着,多多少少有几分道理。
  
  他们的道理就是手里的刀,冰冷的刀,无情的人。
  
  无生咬牙,枪头般盯着、戳着前面的一个人,“我的枪是不是还能杀人?”
  
  这人冷冷笑了笑,“也许。”
  
  “也许你们应该回去,这个时候突围,还来得极。”
  
  这人冷冷盯着无生的躯体,笑意更加剧烈而凶狠,他只笑着却未说话。
  
  欣赏有时也是一种打击,只不过很少有人能知道而已。
  
  无生的躯体在他们目光下剧烈抖动,剧烈不稳,他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倒下就会死去。
  
  每个人都看到他没有倒下,也没有死去。
  
  他只是在挣扎,只是在死亡边缘不停徘徊,死亡并不能将他击垮,因为他还在挣扎。
  
  “我的枪不喜欢杀你们,并不是杀不了。”他说的话很慢,也很用力。
  
  前面那个人冷冷点点头,狞笑着,“你的伤好像很重?”
  
  “是的,而且随时都会死去。”
  
  “你的枪现在还能杀人?”
  
  “我的枪只杀人。”无生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又接着说,“你们可以过来找我拼命,我依然可以杀了你们。”
  
  这人不语,却在狞笑着。
  
  狞笑也是一种语言,也许比说出来的话要恶毒很多很多。
  
  “你不信?”
  
  这人点头。
  
  雾色渐渐散去,厮杀声变得娇弱而无力。
  
  一条条人影渐渐已靠近,透过雾色看上去,仿佛是黑色,又仿佛是红色。
  
  “你们走不了了。”
  
  这人不语,额角冷汗已滑落,他仿佛已感觉到什么了。
  
  他感觉的并没有错,多年的杀人,这种感觉简直比尖针刺入骨髓还要来得强烈,还要来得凶猛。
  
  无生叹息,“你们本不该死的,可惜错过了离去机会。”
  
  这人咬牙,冷冷笑着,“我们本就不怕死,反正迟早要死,为何不死的光彩点。”
  
  他说着话的时候,却在盯着武田信玄脖子。
  
  武田信玄却在凝视着无生,“杀我的机会已过了,你们逃脱的机会也过了。”
  
  这人不语。
  
  握刀的手已抽动,他的心已不稳。
  
  雾色彻底消退,大地上美丽如画,春天的美丽与妖娆,在苍穹下彻底展露无遗。
  
  风吹过,缕缕血腥飘动。
  
  帅帐外面挤满了人,整齐、威武而凶猛不已。
  
  血红的甲胃,血红的刀锋。
  
  人群中箭一般射出几条人影,几把刀。
  
  忽然停在武田信玄边上,正冷冷盯着面前几个人,他们盯着对手,仿佛是盯着猎物,眼睛里竟也飘着光芒。
  
  兴奋、灼热而残忍的光。
  
  武田信玄凝视着无生,微微一笑,“我们彻底胜利了。”
  
  “是的,你们的确彻底胜利了。”
  
  “你想要点什么奖励?”武田信玄笑了笑,“我并不是个小气的人。”
  
  “我已得到了奖励。”
  
  武田信玄大笑,连眼角的皱纹里都充满了欢愉、喜悦,“你得到了什么奖励?”
  
  “你还活着,上杉谦信也活着。”
  
  武田信玄笑意缓缓消失,“这是你的真心话?”
  
  “是的,却不是我一个人的真心话。”
  
  “还有谁的?”
  
  “足利义辉,剑豪将军。”
  
  武田信玄脸上飘起惋惜之色,“可惜他已死了。”
  
  “是的。”
  
  无生忽然走出帅帐,慢慢的走进林木间,武田信玄在后面跟着。
  
  武田信玄已将甲胃除去,身着洁白小袖,手握折扇,微笑着跟在后面,胜利的笑意在他脸颊上起伏,胜利背后的种种惨痛未露一分。
  
  无生石像般挺立着,盯着、戳着前方的河水。
  
  河水上一叶扁舟徐徐而来,轻轻靠岸,一个女人微笑着走向他们。
  
  武田信玄笑了笑,“我本想送你一堆女人,却怕你太伤身。”
  
  无生不语。
  
  阿国远远的奔跑了过来,人未到,心里的笑意已飘了过来。
  
  她忽然轻轻握住无生的手,却在凝视着武田信玄,嘟起嘴,“你要送他一大堆女人,我就......。”
  
  武田信玄微笑,轻轻触摸折扇,又眨了眨眼,“你就怎么样。”
  
  “我就哭给你们看。”她说着说着,脸颊上风羞红竟已神奇般的飘了起来。
  
  武田信玄大笑,他大笑着抚扇一礼,“就此别过,枪神多珍重。”
  
  阿国笑着凝视武田信玄离去的背影,心中的刺激、快意却已飘起。
  
  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在如此美丽的春色下,面对自己的情人,会是什么感觉?岂非是刺激、快意?
  
  “他还是走了。”
  
  “我也该走了。”
  
  阿国脸颊上的笑意凝结、僵硬,“你要去哪里?”
  
  无生深深叹息,“去江湖。”
  
  “江湖是什么地方?”阿国轻轻拉着无生的手,脸上挤出笑意,“我也去,那里一定很好玩。”
  
  “那里并不是玩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是人杀人的地方。”无生吐出口气,“我要去那个地方,你不能去。”
  
  “我为什么不能去?”阿国的脸色扭曲,变得极为难看,仿佛随时都会伤心倒下。
  
  “因为你不是江湖中人。”
  
  阿国痛哭,不语。
  
  /
  
  /
  
  酒楼里生意并不好,也不坏。
  
  柜台上趴着一个女人,她的眼睛里带着种忧郁、期待。
  
  外面的春风正盛,蝴蝶在花草中翩翩起舞,几个娇羞少女手握鲜花不停捕捉春天里的欢乐,释放自己心里的寂寞与苦闷,给大地带去更多美丽动人的色彩。
  
  她们的人生充满了美好与幻想,有大把的时间去挥霍。
  
  而她没有。
  
  这也许是每个女人的悲哀。
  
  她并没有去,她边上有酒,也有菜。
  
  酒是女儿红,菜是切牛肉,这是唯一的爱好。
  
  她喝一口酒,吃一口牛肉;吃一口牛肉,喝一口酒。
  
  这个时候忽然从外面吹进来一阵风,一个人。
  
  女人的脸颊上泛起笑意,“财神杨晴!”
  
  杨晴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都市狂少 逆天邪神 超级小医生 我的三轮能聚宝 捡漏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三寸人间 重生初中:学霸女神,超给力! 重生之赚它一个亿 无敌混沌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