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案调查科第二季1:罪恶根源 > 第一案 威廉古堡 1
    一

    “威廉古堡”这个以歌曲名命名的小区在云汐市绝对是颇具盛名。说它出名,原因有二。首先,它的建筑风格很独特。在小区里,你根本看不到任何中式建筑的影子。整个小区被一道近3米高的做旧城墙围在其中,一栋栋仿欧别墅,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小区的各个角落。前庭花园,后院草坪,几乎是每栋别墅的标准配置。小区外被一条人工开凿的“护城河”包围,就连进出的大门也照搬了欧式宫廷的吊桥风格,从空中鸟瞰,绝对会让你有种童话变为现实的既视感。

    其次,既然建筑考究,尽显奢华,那房价也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因为整体规划的原因,这里的别墅只按总价出售,八位数的房价,在云汐这个四线城市,绝对会让每个人望洋兴叹。就在大家都想看看开发商如何赔掉老本时,事情却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小区刚一开盘,80栋别墅便被抢购一空。咱先不管别墅是真的全部售罄,还是开发商无底线炒作,但最终,开发商还是如愿在云汐市打出了“天价小区”的名号。

    每月1日,是“古堡”小区工作人员最为繁忙的一天,为了保证小区草坪的整体美观,这一天被定为雷打不动的修剪日。

    “我说小翠,你也歇歇,这么早干完,回头物业公司的人肯定还会给咱安排其他的活儿。”说话的人叫李萍,从穿衣打扮上看,她最少已经40岁,估摸着最少也要比初出茅庐的小翠大上10岁,所以小翠平时都称呼她萍姐。

    为了方便“点对点”地服务,物业把小区的住户按照每10户一组,分为八个组,每个组由两个专门的工作人员进行日常的保洁和绿化工作,李萍和小翠则是其中的一组搭档。

    “可是萍姐,还有那么一大片没有割,咱忙得完吗?”小翠按下了割草机上的“OFF”(关闭)按钮,抽空喘了口气。

    李萍起身鬼鬼祟祟地环视一周,确定四下无人后,走到小翠身边附耳说道:“你刚来,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潜规则。”

    “啥?潜规则?”

    “对,干活儿要学会巧干,人家住户的私人草坪咱肯定是要给人家修整好,否则住户要投诉的,小区外的草坪随便修修就得了,没人会计较。”

    “那这草要长高了咋办?”

    “爱咋办咋办,那句话咋说来着?”李萍咧着嘴,绞尽脑汁地想着那句她常常挂在嘴边的俗语,“啥门前雪来着……”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对对对,就是这句,瞧我这脑子。”

    小翠没有搭腔,眯着眼睛等待下文。

    “咱这里的住户,只会关心自己家院子的草坪有没有被修剪整齐,公共绿地就算草长到一人高,也没有人费那闲心去投诉,等草长得实在看不下去了,物业公司就会增收物业费统一清理,住在这里的人,没有人会在乎那多收的几百块钱,你现在要是修整好了,物业公司就没办法收钱了,所以这里外一算,根本就是出力不讨好。”

    “还能这样干?”

    “要不然咋干?我们今天要修整完10户人家,按照每户半个小时来算,就算俺俩一刻不停,也要5个小时,再加上吃喝拉撒睡午觉,忙一天也忙不完!你这丫头,就是太实诚,听你萍姐的准没错,我都在这儿干好些年了。”

    “哦。”刚从乡下走出来的小翠,依旧有些担心。

    李萍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这里差不多了,咱换下一家。”

    “可是这里还没弄呢。”小翠指着栅栏拐角的一片杂草说道。

    “没事儿,这家住户好讲话,就算不修剪他们也不会讲什么,围栏下的草地最难修整,遇到好说话的咱就两个月修一次。”

    “这……”

    “我发现你这孩子一点儿都不机灵,指着兔子让你撵你都不知道怎么干。”从李萍埋怨的语气中,不难看出她对小翠的失望。

    “萍姐,我知道了,那就不修了。”

    “哎,这就对了,跟着你姐,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走吧,下一家。”

    小翠点点头,咬紧牙关拖拽笨重的割草机,恭敬地跟在李萍身后。

    “要说云汐市有钱人真多,这一栋别墅加上地下车库,总共才500多平方米,要卖1000多万,咱一个月才开2000多,要想在这儿买房子,不吃不喝也要攒500年。”李萍咂巴着嘴,“500年孙悟空都转世成至尊宝了。”

    “噗。”小翠笑出了声。

    “你还别笑,”萍姐一脸认真,“人比人气死人,话说得一点儿都不假,看看咱小区的那些二十啷当岁的小丫头,天天名包背着,豪车开着,她们凭啥?不就是凭身材、凭长相?你姐我是人老珠黄了,否则我一定也去傍个大款,也让他在这里给我买栋房子,好好享受一下人生。”李萍边说边上下打量着还带着乡土气息的小翠。

    “还别说,仔细一看你还是个美人坯子,等明儿姐把那些高级化妆品都给你用上,咱小区这么多大款,说不定哪天被人看上,你也惦记着姐对你的好。”

    “萍姐,你说什么呢?”小翠害羞地揪着衣角,这么露骨的问题,对她来说多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表情,那些大款就喜欢你这样十八九岁的清纯女娃娃,我觉得你有戏!”

    面对李萍的调侃,小翠的脸色已经变得相当难看。

    “得了,不开玩笑了。”李萍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钥匙,仔细查找后,她把那把贴着17栋标签的钥匙插入了锁孔。

    “吧嗒。”别墅侧面的栅栏被打开。一个狭窄到只能容一人进出的空间出现在两人面前,别墅栅栏的正门和侧门,把住户的高贵和仆人的卑贱衬托得淋漓尽致。

    “这家女主人是个孕妇,她脾气坏得很,咱一定要好好地弄,否则一投诉,咱俩就要被扣工资。”李萍低声说道。

    “嗯!”

    “还有,割草机调成低挡,她几乎每天都在家,咱多割几次都无妨,千万别吵到她!”李萍显得格外小心。

    小翠心领神会地把挡位按钮推下了一格。

    “还是老规矩,你修第一遍,我来修第二遍。”

    只要修剪过草坪的人都清楚,第一遍最费体力,虽然小翠刚从乡下来,但这明摆着的道理她不可能不懂,初来乍到,揣着明白装糊涂是最好的选择,她抱着“年轻人就应该多干点儿”的想法应了下来。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李萍如同工头儿指挥着自己手下的劳工一样,许久之后,她说道:“行,前院的差不多了,现在开始修整后院。”

    小翠的额头和鼻尖已经冒出了汗珠,为了抓紧时间,她用袖口胡乱地往脸上一抹,推着割草机朝别墅的后院走去。

    小翠的背影刚消失在李萍的视线中,李萍便听见一声叫喊:“姐,你快来!”

    “怎么啦?”李萍循声走了过去。

    后院中弥漫的腥臭气味让两人都本能地捏住了鼻子。

    “什么味道?”

    “萍姐,你看后门的门缝,在朝外面渗水!”

    “不会家里没人,水管爆了吧?”

    “那咋办?”

    “咱俩是保洁,又不关咱俩的事儿,咱去找物业过来。”

    听萍姐这么一说,小翠本来还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得到一些慰藉。

    挂掉电话之后,物业的工作人员很快赶了过来。

    “阿萍,咋的啦?想我了?这么焦急给我打电话?”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笑眯眯地朝两人走了过来。

    “老不正经,我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出来!”

    “为啥笑不出来?”男人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猥琐来形容了。

    “17栋的水管爆了,从后门往外渗水呢!”

    “什么?”男人顿时慌了神。

    “走吧小翠,咱们到下一家,这里不关咱们的事儿!”萍姐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几个字。

    “哎,别走啊,最起码你俩要在旁边给我当个见证人啊。”

    “凭什么?”

    “凭我是领导,你说凭什么?”男人看了一眼萍姐胸口的“保洁员”胸牌,指着自己的“物业经理”的胸牌,来了底气。

    “行,按你说的,我们俩就在一边站着!”考虑到身份的差异,李萍做了妥协。

    “沈小姐,在家吗?”男人清了清嗓子,很有礼貌地张口问道。

    声音在门的那一侧,如同石沉大海,见无人应答,男人提高了嗓门儿:“沈小姐!”

    “喊这么多遍都没人理你,不是肯定没人吗?拿钥匙打开门看看不得了,何必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李萍撇撇嘴。

    “就你话多!”男人翻了翻白眼,从口袋中掏出了钥匙。

    因为小区的业主大多是天南海北到处飞的生意人,所以别墅的闲置率很高,为了能保证屋内的清洁,每一栋别墅,小区的物业都会保留一把备用钥匙。

    “吧嗒,吧嗒!”随着几次钥匙的扭转,厚重的古铜色防盗门被缓缓地打开。

    扑鼻的腥臭也随着房门的打开,冲击着所有人的鼻腔,阳光直射,屋内的惨状让几人瞠目结舌。

    “血、血,全是血……”

    二

    今年科室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叶茜终于结束了实习生涯,顶着一杠一星的肩章回到了她的刑侦岗位,虽然得知这个结果后,叶茜也曾努力地想留在科室,可无奈上面的领导有了新的想法。而这个想法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第二件事。

    二是乐剑锋,这位曾救过我们科室所有人身家性命的“无间道”,竟然鬼使神差地被分到了我们科室,当得知这个消息时,我真是蒙了,虽然我和他接触时间不长,但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绝对是一块干刑侦的好材料,我真是闹不明白他为何会弃武从文。按照胖磊的说法就是:“人家可能是厌倦了刀口舔血的日子,来我们科室清净清净,过过正常人的生活。”胖磊的话也不无道理,所以我们都很识趣地没有细问。

    叶茜搬走以后,她的位置留给了阿乐,由于没有什么具体的事要办,抽烟、看书成了阿乐每天上班的必修课。按照他烟不离嘴的抽法,每天二手烟的吞吐量,已经完全可以满足我的烟瘾。

    “小龙,今天有案子吗?”早上刚一上班,一身牛仔装的阿乐便张口问道。虽然他才来科室上班三天,但这句话已经成了他每天上班的习惯用语。

    “哪儿能天天有案子?”我把便装换下来塞在衣柜中,回了句。

    “得,今天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阿乐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跷着二郎腿往办公椅上一靠,然后从办公桌上拿出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翻到了昨天的位置。

    阿乐在科室从不穿制服,这也得到了明哥的默许,主要是因为他在卧底时曾有两处文身,第一处是左臂上那个“鬼”字,另外一处就是整个后背的关公像,由于文身的面积太大,无法消除,所以上级领导也就特批他将文身保留下来。

    阿乐总是说:“我这文身花里胡哨的,穿制服老觉得心里特别扭。”

    我感觉,这可能只是个借口,一时间无法适应角色的转变估计才是真正的缘由。

    叶茜不在,明哥不善交流,老贤依旧以实验室为家,胖磊最近迷上了一个新型的图像处理软件,阿乐虽然性格外向,但这货一上班就翻书。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儿怀念叶茜整天叽叽喳喳的日子。

    看着阿乐已经入定,我也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开始研究新型的痕迹。不知不觉,一包烟已经快被我和阿乐瓜分殆尽,就在我起身想从铁皮柜中再拿包烟时,胖磊急促的脚步声朝我们办公室传来。

    在科室,他是最藏不住事儿的一个,如果没有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他不会这么慌张。

    “小龙,阿乐,来活儿了!”

    “啪!”阿乐快速地合上书,起身理了理被压得有些褶皱的牛仔上衣,见胖磊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他用他那既兴奋又期待的语气问了句:“磊哥,啥情况?”

    胖磊这个人最念情分,阿乐曾救过豆豆(胖磊的独子),所以他对阿乐始终抱着一份感恩,正因为有了这份感情在,胖磊对阿乐那是相当热情,就连介绍案情的语气都带着感激:“威廉古堡小区发生命案,死亡三人,两个成年人,一个婴儿,不过阿乐你别担心,你从来没干过刑事技术,如果不习惯这种凶杀的场面,你在外面等着就行。”

    “磊哥,你说的哪儿的话?正因为没接触过,我才要多学习学习,要不然我不成科室吃白饭的了?”

    “什么吃白饭不吃白饭的,既然来了咱科室,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怎么开心怎么来,没事儿。”

    “嗯,得嘞!”

    “小龙,你还站在这儿干啥,还不赶紧准备工具去?跟个木头疙瘩似的。”

    “我×,我这么快就成后娘养的了?”

    “滚犊子,别贫嘴,赶紧的,明哥和老贤都上车了,徐大队那边都已经催疯了。”

    “知道了!”

    “我来!”阿乐主动抓起了我的两个勘查箱,径直朝门外走去。

    当年这个以歌曲《威廉古堡》命名的小区在我们云汐市出现时,我还曾对它抱有一丝幻想,可没想到,万恶的开发商硬生生地把这里打造成了“藏娇古堡”,简直是侮辱了我偶像的名声。

    小区位于风景最为秀丽的南山新区,距离主城区约20公里的路程,出了市区,全程双向八车道,胖磊拉着警报器,一路撒欢地朝目的地驶去。

    我刚点上第二根烟,胖磊就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古堡”的“护城河”外,按照我抽烟的速度来计算,顶多也就十来分钟。

    “磊哥,车技牛×啊!”这种脱缰野马式的开车方法,很对阿乐的胃口。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胖磊向来都不知道“谦虚”二字怎么写。

    因为现场勘查的第一步,必须由我这个痕迹检验员完成,所以我此刻没有心思在意两人的调侃,透过车窗,我开始观察小区外围的情况。

    “古堡”小区在我们云汐市虽然是无人不知,但由于小区并不对外开放,再加上地理位置偏僻,这个小区对我来说也同样陌生。

    从外围观察,小区一共三个大门,分别为北门、东门和西门,东西门的石桥为双向两车道,而北门却是双向四车道,这种分类设计,不难猜出北门就应该是车流量最为密集的正门。

    我们勘查车此刻所停放的位置,正好位于北门的石桥末端,明哥挂掉电话,隔着前挡风玻璃给胖磊指明了路线,可能是小区物业早已接到了通知,勘查车刚行驶到门禁时,就有一位身着礼服的男子,踩着两轮电瓶车在前面带路。

    勘查车从小区北门,一直行驶到小区的最南端,车刚一停,叶茜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冷主任,国贤老师,焦磊老师,阿乐师兄。”叶茜扒着车窗打着招呼。

    “哎,我说,怎么到我这儿没声了?”

    “谁让你最没存在感?”叶茜“切”了一声。

    “叶茜,目前的调查结果怎么样?”明哥没有心思寒暄。

    “发现死者的是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根据他们的介绍,早上9点左右,小区里的两名保洁人员例行修剪草坪时,发现17栋别墅后门往外渗水,随后两人喊来了物业张经理,张经理用钥匙打开门后,发现屋内到处是血水,接着他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发现卫生间的浴池水龙头呈打开状,屋内有三具尸体,两个成人,一个小孩儿,尸体已经出现巨人观,看不清楚面貌。”听叶茜有条不紊地介绍,她已经完全进入了刑侦角色。

    正说着,徐大队也快步地赶了过来。

    “现场情况,我已经跟冷主任介绍过了!”

    “那我就不重复了。”

    “这栋别墅的户主是谁?”明哥接着问了句。

    “户主是一个叫阮玉林的商人,但根据物业的介绍,常住这里的是一位叫沈梦的年轻女子,而且沈梦已经有了身孕,所以我怀疑浴池里的小孩儿会不会是沈梦产下的婴儿。”

    “不排除这个可能,现场勘查完,我们再碰。”

    “行!”

    明哥点点头,接着他把目光转向了一脸期待的叶茜:“你也想进去?”

    “冷主任,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茜很“自来熟”地打开后备厢,取出了一套勘查服。

    三

    在科室待了整整两年,对于我和叶茜这对活宝组合,大家早已习惯成自然,再加上案情紧急,所以只要徐大队不说什么,我们自然不会计较。而徐大队作为叶茜的亲姑父,当年就是他找到明哥,要求叶茜跟班学习,看着叶茜现在如此上道,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说个“不”字?

    说话间,我们所有人都已经换好勘查服,按照勘查顺序,我和胖磊最先站在了警戒圈的外围。

    由于阿乐曾在临来前随口客套了一句“要多学习学习”,胖磊这个直肠子竟然当了真,连拖带拽地把阿乐也拉到了第一勘查批次,叶茜跟在我后面摸爬滚打了两年,痕迹检验方面的知识也学习了不少,所以她主动“叛变”到和明哥一组。

    第一组——痕迹检验组,由我带队,胖磊辅助拍照,阿乐打下手,我们三人按照顺序站在了指定的位置。

    从外围观察,案发现场是一栋砖混结构复式别墅,分为地上地下共三层,地上为两层挑高住宅,地下一层为车库。

    别墅的南边是一片树林,东、西、北三个方位均为小区道路。别墅以房子为分界,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的装饰相对简单,除了一条通往地下车库的机动车道外,其他的地方基本上都被植被所覆盖。

    后院则相对精致一些,除了该有的草坪外,这里还设有专门的休闲椅和遮阳棚。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这里饮一杯咖啡看着远处的风景,绝对是一种高端的享受,可遗憾的是,如今的后院,到处散发着那种令人作呕的恶臭。

    室外现场观察完毕,望着院子内使绿化使面积已经快接近90%的草坪,我已经放弃提取足迹的念头,勘查出嫌疑人的进出口,成了我下一步的工作重心。

    “别墅有两个门可以进出,正门和后门,两个门的锁芯均完好,无撬别痕迹,室内的窗户紧闭,嫌疑人打开房门的方式应该是这个。”说着,我指向了后院玻璃窗上的一个圆形洞口。

    “被划开了?”胖磊眯着眼睛。

    我握紧拳头伸进洞内,“吧嗒”一声,铁门被我从里面打开。

    “这就没错了,嫌疑人是从这里把玻璃划开,直接用手打开的房门,后院的防盗门,应该就是嫌疑人进入室内的入口。”

    “这个洞划得够圆的啊!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工具?”阿乐也很快进入了状态。

    “对,是用了专门的切割玻璃的工具,一般市面上最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金刚砂轮,这种东西医生用得比较多,它主要是用来划割注射针和口服液瓶的工具;另外一种就是玻璃刀。”

    “那到底是哪种工具?”

    我没有着急回答,而是低头看了一眼被划开的玻璃边缘:“金刚砂轮的砂粒大,质地松散,缺乏硬度,所以它的划痕较宽,又因为很难集中受力,在玻璃划痕的边缘会有大量的玻璃碴儿和粉末,这也是医生在使用砂轮之后,还要敲一下的原因。玻璃刀则不一样,它由手柄、金属头两部分构成,金属头顶端中央镶有一块金刚石,金刚石的硬度很大,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将玻璃划开,由于手柄会造成受力集中,所以玻璃刀划痕边缘相对光滑,根据这一特点,嫌疑人使用的应该是市面上常用的玻璃刀。”

    “玻璃刀不是到处都有卖吗?”

    “对,所以光分析出这个没有用,不过嫌疑人使用的可能不是一般的玻璃刀。”

    “哦?这怎么说?”

    “你看,玻璃窗上的这个洞很圆,单靠手划,就算是熟练工也做不到划这么圆,所以我怀疑嫌疑人使用的是一种名叫‘画圆玻璃刀’的东西。”

    “画圆玻璃刀?”

    “嗯!这种工具由三部分组成,一根带有刻度的金属杆,末端连接硅胶吸盘,在金属杆上有一个可以左右灵活移动的金属切割头,需要多大直径的圆形玻璃,只要调好刻度,固定好吸盘,绕着划上一圈即可。这种工具一般生产玻璃工艺品的厂商用得比较多。”

    “能不能通过这种工具,分析出嫌疑人的职业特征?”胖磊调整好焦距,给圆洞拍照之后问道。

    “不行,虽然这个东西用的人很少,但是还是到处都有五金店卖。”

    “圆洞正好是成人握拳的大小,嫌疑人又为作案准备了工具,这至少说明他在作案前极有可能踩过点,别墅的外围我们要不要看看?”

    虽然这只是基础的判断,但是话从阿乐嘴巴里说出来,我多少还是有些震惊,毕竟这些年他的主业就是混社会,我一直把他当成“门外汉”,可他说这话的含金量,绝对要比当年的叶茜不知胜上多少筹。

    我认可地回答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但外围现场需要等第一遍勘查结束以后才会着手。”

    “哦,原来是这样!”

    趁阿乐愣神之际,我快速地挪动了步子。

    “小龙,你在找什么?”胖磊在我背后喊道。

    “我在找这个!”说着,我用镊子将一块玻璃碎片夹起。

    “都已经碎成渣了,要这有何用?”阿乐不解。

    “或许这会成为破案的关键!”我小心翼翼地把碎片收集在物证袋中。

    “你在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像吗?”我拿着放大镜,确定没有遗漏之后,起身解释道,“这些东西需要带回去做进一步的检验,或许它真的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那好吧!”阿乐双手摊开,依旧有些怀疑。

    再三确定前后院没有遗漏之后,我把铁门完全打开,腐尸味夹杂着血水的腥臭,能让第一次接触的人绝望。这种场面我和胖磊早已习惯,但对首次进入现场的阿乐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从他鼓起的腮帮子不难想象,他一定在强装镇定,好不让自己的早饭过早地交待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