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案调查科第二季1:罪恶根源 > 第二案 封尘木偶 2
    离开食物的蛆虫在载玻片上一点儿一点儿蠕动,明哥淡定地低头看了一眼:“从生长情况分析,嫌疑人抛尸的时间应该在48小时之内。”

    就在我们讨论的同时,徐大队带着叶茜一行人很快朝我们这边跑来。

    “冷主任,实在不好意思,接到电话时,我们正在省城抓人,全队的人都出去了,我刚刚才赶回来。”

    “没关系,还是你们最辛苦。”

    “我×,你是不是被人捶了,眼睛怎么肿得跟鸡蛋似的?”趁着明哥和徐大队相互介绍案情的空当,我把快要丢了魂儿的叶茜拉到一边。

    “两天没合眼了。”

    “你姑父是不是疯了?让你一个女孩子两天不睡觉?”我埋怨地看了徐大队一眼。

    “这事儿不怪他,我自己要求的,而且又不光是我一个,全队都没休息。”

    “得得得,你厉害。”

    “给,湿纸巾,擦擦汗。”阿乐几乎把我当成了空气。

    “看看师兄多体贴,再看看你,就知道瞎叽叽。”叶茜嫌弃地朝我噘着嘴。

    “谢谢师兄。”她很快又换了一个表情。

    “真是邪了门儿了,你一个曾经的黑社会大哥,竟然还有随身携带湿纸巾的习惯?”

    “要不要再来一张?”阿乐还真把我当成了空气。

    “不要了,谢谢师兄。”叶茜显得很有礼貌。

    “哎,我说司元龙,你发的哪门子酸啊,有意思吗?你心眼儿也太小了吧?要淡定,要淡定。”看着眼前这一幕,我像和尚念经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提醒自己。

    第一现场提取的物证刚被送回勘查车中,远处两辆打着“公安”标志的运兵车快速朝我们这里驶来。第一批从车上走下来的正是分局的一、二把手。

    “赵局,李局。”明哥对他们并不陌生。

    一把手赵局开门见山:“我们局紧急抽调了60名警力用于保护现场,另外,警犬基地的5条警犬也在赶来的途中,县局技术室的全体民警也赶来增援,具体人员怎么安排,冷主任你根据现场情况来分配,这几十人我全权交给你。”局外人可能对赵局的性格不太了解,由于案件的原因,我们却经常接触,他的个性跟开封府的包拯绝对有一拼,铁面无私,做事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行。”此次勘查工作任务量巨大,明哥没有推辞。几十名干警很快在山脚下集结成方阵,明哥站在排首开始具体分工。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在太阳即将落山之时,13处抛尸点全部标注完毕,死者的人体组织也在第一时间送到了殡仪馆的解剖室内。

    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警力,明哥直接下令,除山下封锁道口的民警外,其他人全部回去休息,尤其是刑警队的侦查员。“有了指向性的结论,我再通知你们。”这是明哥在现场跟徐大队说的最后一句话。

    五

    夜幕已经完全笼罩在殡仪馆的上方,忙活了半天的明哥拿起电话喊了外卖。

    “猪扒饭,5份。”

    “一会儿吃完,咱们抓紧时间把尸块拼接一下,争取今天一夜把活儿干完了。”

    “明白。”

    “冷主任。”阿乐脸色难看地打断了一句。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

    “不是,我最近晚上减肥,我的那份猪扒饭就不要了。”

    “没事儿,你不要正好给我,今天跑了一天山路,都饿死胖爷了。”提到吃,没有谁能比胖磊更兴奋。

    在殡仪馆吃消夜对我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连经常给我们送便当的小哥似乎也见怪不怪。

    “阿乐,你真不吃?”胖磊把还冒着热气的猪扒饭递到了阿乐面前,做最后的确认。

    “咕咚。”阿乐的喉结快速地上下蠕动,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眯起眼睛摆摆手:“磊哥,您享用。”

    “得嘞,现在的年轻人都注重身材,我这结完婚的老男人就论堆儿了。”胖磊舔了舔嘴唇,撕开了便当盒,一口将猪扒咬在嘴里,巨大的咬合力,使得肉里的汤汁一滴滴地挤出,看胖磊那满足的表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正享受着满汉全席。

    “对不起,我上个厕所。”我能感觉到眼前的场面已经超出了阿乐的承受极限,可就在阿乐起身的瞬间,他又折了回来。

    “什么情况?”

    “没、没、没事儿了。”

    看着阿乐写满无奈的脸,我突然记起了一个细节,从现场回来时,胖磊负责搬运死者的那盆内脏,为了省事儿,他在洗完手之后,顺势把盆放在了解剖室的卫生间里。

    “这家伙已经被我们给玩儿坏了。”我突然有些同情阿乐。

    饭后,我们几人重新穿上了解剖服,虽然阿乐曾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而且他还是唯一一个开枪杀过人的硬汉,可面对如此惨烈的解剖现场,他已经有些招架不住,好就好在明哥并没有让他真正地参与其中,只是给他分配了一个记录的工作。

    分工之后,尸体拼接工作正式开始。

    对于碎尸案,在拼尸之前,观察创口是第一步,当我看完所有创面,我更加确定了我在案发现场时的推断。

    “分尸工具百分之百就是斧头,嫌疑人使用的斧头刃口呈弧线,较为锋利,推测为大型伐木斧。这种斧子市面上很常见,没有指向性,目前只能看出这么多。”

    阿乐停笔之后,明哥抱来了死者的头部。

    “死者的面部有重叠状矩形钝器击打痕迹,分析为斧背部位,从死者的面部无法分辨死者的长相,嫌疑人有分尸后毁容的行为,他担心我们会从死者的面部特征找到线索,由此推断,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

    说完,明哥拿出骨锤,在死者的后脑勺处轻轻地敲打了几下:“后脑曾受到过剧烈的撞击,颅脑损伤是直接致死原因。”说到这里,明哥又拿出柳叶刀沿着死者后脑有血块结痂的部分开始清理,很快,一处明显的倒三角状的骨裂痕迹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为了确定伤口的大小,老贤抽出一个物证软标尺贴了上去。明哥看了一眼刻度,继续说道:“死者是后脑撞击锥体硬物导致的重度颅脑损伤,而非工具所致,但具体的撞击物是什么,暂时还不好判断。”

    “阿乐,这些都记下没有?”

    “妥了,冷主任。”

    “好,我们接着来重点看一下包裹尸块的衣物特征。”

    听明哥这么说,我这才留心到这一细节,有人纳闷儿了,尸块连着衣物,能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其实里面蕴含着大量的信息。

    在以往的碎尸案件中,连着衣服一起碎尸的情况很少,毕竟死者穿着衣服会增加分尸的难度。而在有一种情况下,嫌疑人选择穿衣分尸的概率会大大增加,这是尸体现象所决定的。

    法医学上把人死后身体各器官、组织和细胞的生命活动停止,并受到内外环境各种因素的作用,发生一系列特殊征象的死后变化,称为尸体现象。

    尸体在自然环境下,通常将死后24小时内出现的变化称为早期尸体现象,早期尸体现象有肌肉松弛、尸冷、尸僵、尸斑、局部干燥、自溶等。而死亡24小时后出现的变化被称为晚期尸体现象,晚期尸体现象有尸体腐败、霉尸、干尸、尸蜡、鞣尸等。

    通常情况下,人死后除特殊情况外,最早出现的尸体现象是肌肉松弛,这时的尸体就好像正常人睡着一样,各种关节都可以活动自如,但由于新陈代谢的停止,尸体温度很快下降,于是就出现了尸冷。一般经过1到3小时之后,死者的肌肉便开始收缩,关节再不能弯曲,这时候便开始出现尸僵。一旦尸体变得僵硬,再想从死者身上脱去衣服就会变得相当困难,嫌疑人如果是在尸僵时分尸,那“穿衣分尸”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穿衣分尸”往往可以从侧面反映嫌疑人的动机。假如嫌疑人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分尸准备,或许不会等尸僵出现,他就已经动手。而这起案件的嫌疑人为什么会在人死了近3个小时,才想到分尸?完全有可能是出于“毁尸灭迹”的想法,换言之,嫌疑人分尸的主观动机并不是深仇大恨。

    明哥之后的解释,也跟我的想法如出一辙,他继续说道:“尸块连着衣服的部位被最大限度地保留,死者下体完整地保留着内裤,说明嫌疑人在分尸的过程中,想尽可能地保存死者衣着的完整性,也就是说,他在某个方面想尽力来维护被害人死后的尊严。由此分析,嫌疑人和死者之间有可能有一定的情感关联,而非一般的熟人。嫌疑人分尸手法很干净利落,其有一定的体力,分析为男性的可能性较大。死者的其他部位尸块完整,唯独双手被斩断,泄愤行为明显。观察死者的骨龄以及头骨特征,死者的年龄约在55岁,这一点跟小龙分析的吻合。”

    “你说,会不会是儿子把老子给杀了?父亲平时对儿子太严格,经常拳打脚踢,儿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误杀了父亲,接着分尸?”

    “别再瞎想了,赶紧把卫生间里的内脏给我端来。”对于胖磊的奇思妙想,老贤不以为然,慢悠悠地回了句。

    胖磊撇撇嘴:“活跃下气氛都不行。”

    “凌晨3点了,我们还要抓点儿紧。”

    在阿乐的帮助下,那一盆爬满蛆虫的内脏被端进了解剖室。

    老贤蹲下身子,解剖灯打在他的镜片上,射出一道反光,这一幕瞬间让我脑补了一下《名侦探柯南》里的经典场景。

    仔细地找寻之后,死者的胃部被取了出来。

    “还好比较完整。”老贤嘀咕了一句,接着拿出了一个大号的塑料物证盒。明哥则配合地拿出一把解剖刀将胃部自上而下划开,胖磊也在第一时间用DV记录了整个过程。

    “哗啦啦啦……”死者胃部的饭渣连着黑色的汤水流了满满一盒。

    “乖乖,饭量真的跟我有一拼了。”胖磊咂咂嘴。

    老贤白了他一眼,从自己的勘查箱中取出了一把一次性汤勺。

    胃内容物分离,是尸体解剖的一个重要环节,尤其是对死亡时间不明的案件,胃内未消化的食糜可以给判断被害时间提供强大的依据。

    “猪肉、豆腐、青菜、米饭。”这是老贤分离之后肉眼可以辨识的固体颗粒物。

    “食物消化不完全,分析为进食后一个小时之内被杀。我们当地人早餐多以粥搭配包子、油条等为主,晚餐也多以面条、馒头等面食为主,食用米饭基本都是在午餐时。食糜中肉类以及蔬菜豆腐含量很大,死者食用的菜品很丰富,我们当地人一般把午餐当成正餐,由此可以推断,死者是在进食午餐之后被害。”

    “明哥,能不能确定确切的死亡时间?”

    “尸块腐败得并不严重,且没有冷藏的迹象,推测分尸之后便被抛尸,根据尸体上寄生的各类蛆虫生长情况来分析,死者被害的时间应该是3天以前的午餐之后。”

    老贤扶着眼镜看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也就是说,死亡时间在3月22日中午前后。”

    “补充一下,是下午1点前后。”

    对于明哥给出的结论,我们从来不会怀疑。

    阿乐记录好这一关键点,我们开始了拼尸前的最后一个步骤——称重。

    “总重量145斤。”我看着电子秤,给了一个数据。

    “如果算上被啃食以及寻找不到的尸块,死者的体重绝对超过150斤,死者的身高为165厘米,体态偏胖。”这一点明哥不用解释也一目了然。

    一切准备就绪,缝合尸块变得相当顺利。大致拼凑出人形的尸体被胖磊用照相机固定之后,接着被送入了殡仪馆的冷藏室。

    老贤搬出我们特制的香案,明哥从香案下抽出五支香,点燃之后分发给我们。在遗体送入冷柜前,给死者上香是明哥定下的规矩,一来是为了给亡魂以慰藉,二来就是在死者面前许下承诺,一个不让受害者含冤而死的承诺。三鞠躬后,我们五人把香插入了香炉。

    “尸体解剖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要对所有抛尸点分步勘查。”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明哥便开始对后面的工作进行部署:“现在是早上6点,休息4个小时之后,我们选择一天之中光线最好的时间开始,目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案件能不能成功告破,后续勘查尤为重要,我们务必不能有任何的疏漏。”

    “明白。”

    “好,现在去殡仪馆的接待室休息,10点钟我准时叫醒大家。”

    六

    市殡仪馆的院外有一栋二层小楼,它的功用类似于单位招待所,虽然里面条件设施相当完备,但很少有人愿意在这里下榻。

    接待室楼上楼下共10个房间,全都是清一色的标准间配置,明哥习惯一个人一屋,按照年龄搭配,我很自然地和阿乐分在了一个房间。

    “我他妈总算服了你们了。”阿乐只有在我们面前才会暴露他痞气的一面。

    “一晚上没吃饭,饿不饿?”

    “一身的尸臭味,哪里还吃得下?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人,千万不能来科室,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儿。”阿乐在卫生间用肥皂拼了老命地往手上蹭。

    “没用,洗不掉的,你闻着闻着就习惯了。”我打着哈欠。

    “想当年小爷我开枪杀人,*崩我一脸,我连眼都没眨一下,今天倒好,面子差点儿掉在地上摔得稀碎。”阿乐从卫生间走出,使劲儿嗅了嗅自己刚洗过的双手,从他咧开的嘴巴来看,清洗后的效果依旧不容乐观。

    “臭味啥时候能消掉?”

    “两三天吧。”一整天高强度的工作,让我说完这几个字便倒头昏睡过去。

    古语有云,“春眠不觉晓”,我感觉眼睛刚刚闭上,就被明哥喊了起来,就在我准备起床时,阿乐却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到哪里去了?”我边犯着嘀咕,边走进卫生间。

    洗漱完毕,虽然还是“熊猫盼盼”,但至少头脑变得清醒了很多。

    一切准备就绪时,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阿乐。

    “你干啥去了?”

    “没事儿,出去买了几瓶红牛。”

    “你没睡觉?”

    “他妈的,味道实在太难闻,我都快被折磨死了,还睡个啥,喝点儿提提神算了,大不了今天晚上多睡一会儿。”

    我呵呵一笑,没有回答。

    “小龙,你这啥表情?”

    “你回头就知道,今晚到底能不能睡觉了。”我丢下这句话,提起勘查箱朝楼下走去。

    在前往龙头山的路上,明哥已经给我和老贤下了死任务,一定要尽可能多地提取与案件有关的痕迹物证。所以这一次,我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很快,我们再次来到了山脚的入口处,和值班民警简单寒暄之后,我们走进了警戒圈。

    沿着盘山公路,嫌疑人的抛尸点都用物证标牌做了标注,按照明哥的分工,白天每个抛尸点都有专门的民警看守。

    步行大约10分钟,我们来到了1号抛尸点。1号位于山脚下相对平坦的位置,距离入口也最近,几乎没有斜坡,从这里还需要再次步行十几分钟才能到达3号抛尸点,也就是报案人最先发现手掌的位置。

    抛尸点附近是一片油菜地,景色相当迷人,而尸块的位置,恰好就在油菜花丛之中。为了尽可能不破坏现场,明哥规定在警犬搜索时,训练员必须穿上鞋底花纹一致的警用皮鞋,为的就是不给我分析嫌疑人鞋印带来干扰。

    “1号发现的是躯干部。”明哥翻开了一下昨天的勘查本,“由于上行比较费力,嫌疑人选择在山下抛撒最重的部位。”本子被合上,明哥望了一眼远处的油菜地,“目测距离约200米,死者的躯干部重10公斤左右,直接抛撒的可能性为零,所以嫌疑人应该是步行至油菜地进行抛尸,那边松软的土地上,应该会留下嫌疑人的脚印。”

    明哥推测得十分合理,按照指令,我率先踏进了这片极为重要的第一抛尸现场。

    几乎不用太刻意地寻找,一串伴生血滴的足迹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鞋印一直延伸到油菜地的边缘,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这些就是嫌疑人的成趟足迹。

    拿出皮尺简单测量之后,我得出了下面的结论:“嫌疑人为男性,身高在一米七左右,30岁上下的青壮年,脚穿一双新款的解放鞋,生活水平不高,极有可能为山区人。”

    “前面的我都好理解,山区人是咋分析的?”在一旁负责记录的阿乐纳闷儿地问道。

    “这要从步法特征来分析。”我看了一眼嫌疑人的返程足迹,接着说道,“步法是指人的行走习惯及其所反映出的规律。影响步法差别的因素很多,首先是社会环境和思维活动的影响。人的习惯动作受大脑思维的支配,社会环境、生活条件对人的思维都有一定的影响,而思维活动又可影响和改变人的习惯动作。以青少年为例,山区青少年的生活条件比城区青少年的差一些,由于社会环境及家庭的影响,对生活的向往和要求比较单纯,思想也比较朴实,对人体形态健美、行走姿势等很少注意,往往是顺其自然。”

    “而城区青少年因物质条件、社会环境比山区人优越,文化生活丰富,多数人比较注意人体形态健美和行走姿势,久而久之就使人体结构、生理机能、行走姿势等产生人为的改变,致使在步法特征上形成了各自的特殊性。

    “比如山区人行走比较泼辣、有力,反映在步幅特征上,就是外展步较多,步角较大,步宽较宽。而城区人行走比较轻盈、敏捷,反映在步幅特征上,就是步子长,步角小,步宽较窄。

    “还有就是地理条件的影响,山区人长期在高低不平的地理环境中生活,经常行走在凸凹不平的地面上,需要不断地观察地面情况,因此山区人习惯低头走路,躯干前倾,这样会在鞋印上表现出明显的拇指压痕。城区人行走的地面相对平坦,行走时,习惯眼睛平视、躯干正直和挺胸走路,在步法上反映出后跟压痕较为凸显。”

    我起身继续说道:“嫌疑人能够选择在这里抛尸,说明距离龙头山并不是很远,应该跑不出本市范围。我们云汐市多山,依山而生的山区人很多,我曾经对咱们市山区人的鞋印做过系统的分析,所以我的推测有十足的把握,嫌疑人就是山区人。”

    “可龙头山附近有十几座山头,你到哪里找去?”胖磊收起照相机,狠狠地补了一刀。

    “急啥,这不才是第一处抛尸现场嘛。”

    胖磊一本正经道:“从第二个抛尸点开始,盘山公路下方就有坡度了,我估计这是唯一一处嫌疑人步行抛尸的地方,按照我的估计,其他的点,嫌疑人基本上都是站在护栏外一扔了事,能不能留下物证还是个未知数。”

    “哎,我说磊哥,咱能不能给点儿力,别说那丧气话好不好?”

    “得得得,你这儿结束了没有?”

    “差不多了,我去喊老贤。”胖磊转身拂袖而去。

    “磊哥这是咋了?”

    “他一般吃不好、睡不好都是这毛病。”我对着他大腹便便的背影,见怪不怪地说了句。

    返回公路,我把痕迹学上勘查的情况和明哥做了一个介绍,接着便坐在路边等待老贤的结果。

    接连的几支烟卷,让我清醒不少,老贤也在一个小时后无奈而归。

    稍做休息以后,我朝着第二个抛尸点进发。在护栏上绑好安全绳,我和阿乐最先下去确认。

    “2号仅仅是一块抛尸地,并没有可疑之处。”经过仔细勘查,这是我给出的确定性结论。

    第3、第4、第5、第6……第10,一直走到了二层盘山公路的尾端,依旧是这个结果。

    “一层有6个抛尸点,二层有4个,我们一共发现的是13处,也就是说另外的两层盘山路上只剩下3处,大家再努把力。”看着我们已经快接近体力的极限,明哥开始给我们加油打气。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在第11处抛尸点有了重大的发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