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案调查科第二季1:罪恶根源 > 第三案 花季江湖 4
    十三

    李军苦练鬼步舞的这半个月里,邢晓雨难得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对五官精致的她来说,她的男朋友必须是高富帅,而且重点是一定要帅:“没错,我就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这句话源自她的微信签名。李军虽然个头有了,但是他本人和其他两样一点儿都扯不上关系,在她的心里,就算李军再怎么折腾,李军也不是她的菜。

    二十中高一的扛把子,号称“中国小栗旬”的樊天瑞,才是邢晓雨心仪已久的男人。经过邢晓雨的不懈努力,她终于在一周前弄到了对方的微信号,并且最近一段时间在手机上聊得火热,估计再有几周,很快就能捅破那层窗户纸。而这一切,对沉浸在舞蹈练习中的李军来说,根本就毫不知情。

    学校文体比赛的事儿,进展得很顺利,李军以压倒性的优势代表学校参赛,长时间的舞蹈练习,也让他在滨河湖岸小有名气。

    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邢晓雨和樊天瑞已经跨过学校的界限,开始交往。

    李军追邢晓雨,这是整个十八中都知道的事儿,在这么多双雪亮的眼睛监督下,就算邢晓雨和樊天瑞之间再隐蔽,也很难不被人发现。

    不过话又说回来,樊天瑞本身也不惧谁,他虽然知道十八中李军的名号,但是在他眼中,李军的“八仙帮”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帮派而已。能让樊天瑞如此有底气的原因就是,他的老子是一个食品公司的老总,身价上千万,而李军只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杀人犯之子。身份的差距,让樊天瑞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感。

    纸永远包不住火,事情很快便传到了李军的耳朵里,邢晓雨在他的质问下,也承认了和樊天瑞的恋情。

    这件事对李军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就算是得不到邢晓雨的心,他也不能让樊天瑞好过。

    为了能争回面子,这场群架必须打。按上血手印的“战书”,在当天晚上便送到了樊天瑞的手中。

    樊天瑞也是一方老大,对于几个土包子的挑战,他自然不会放在心里,于是经中间人传话,双方约架在第三天晚自习放学后的月光广场上。

    这次是“为了面子而战”,如果他打输了,就再也没有脸在学校里混下去,所以李军把这场架看得比任何一次都重。

    打过群架的人都知道,如果双方约的人太多,架根本就打不起来,所以李军在战书中表述得很清楚,双方人数都不能超过10个,也就是说,这场架绝对不是耍耍嘴皮子,而是要实打实地动真格。

    大战开始之前,李军把帮里的所有人召集在一起。

    “这场仗是因为我而起,兄弟们如果有不想参加的我不勉强。”

    “老大,你怎么说这话,要不是你,我们能在十八中站住脚?老大的事儿,就是我们的事儿!”

    “就是,咱们从初中到高中,怕过谁?我早就看不惯樊天瑞这孙子了,仗着自己老子有两个臭钱,瞧把他横的!”

    “妈的,这次非把樊天瑞给制伏了,绝对让这货跪倒唱《征服》!”

    “干,跟他们干……”

    看着兄弟们都站在自己这边儿,李军很欣慰:“好,后天晚上,给我往死里砍,妈的,抢老子的女人!”

    对于干仗,李军绝对有百分之百的底气,从中学到现在,只要是砍人,他就没有怕过谁,但这两天他却为另外一件事发愁。

    按照惯例,为了鼓舞士气,打架之前一定要给兄弟们张罗点儿好吃好喝的,可无奈的是,他那刚出狱不久的父亲,为了让他不误入歧途,早就掐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如何才能弄到钱,这让李军想破了脑袋。

    “向朋友借?”他丢不起这个脸。

    “向亲戚借?”他父亲肯定会知道。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人,同村的“铁拐李”。

    只要是在十八里铺长大的小孩儿,没有不认识“铁拐李”的,几乎所有的小孩儿,从小都从他那儿骗过糖吃,他是有名的老好人。

    “自己和老李非亲非故,要是借,他肯定不肯。”

    “他整天都在店里,偷也不合适,就算是偷成功,他万一要报警,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只能明抢了,想办法把他弄晕,然后再留个字条,上面写上‘不要报警,事后归还’,他虽然不知道我叫什么,但是看到我肯定觉得面熟,以他的性格,如果他醒来看见字条,一定会去找我父亲,而不会选择报警。到时候这个钱,我爸掏也要掏,不掏也要掏。对,就这么办。”好胜心极强的李军,为了打赢这场仗,终于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开战”当天,李军谎称自己生病,跟自己的班主任请了半天假,傍晚6点,李军按照计划,背起双肩包来到了老李的商店门口。

    “不在家?”李军疑惑地推了推关得严严实实的木门。

    “可能在老莫家。”老李平时不是在自己的小店,就是在同村的老莫家里,住在附近的人几乎都知道。所以李军没有停留,而是快步走到老莫的院子外。

    他小心翼翼把老莫家大门推开一条缝:“真的在这儿。”

    确定好目标的他,准备在老李回家的那条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为了不让人看出端倪,他选择了一个独特的等候方式。

    “小军,干啥呢?”路过的村民问道。

    “跳舞呢,婶子,马上要参加学校的比赛了。”

    “你在别人家工地上跳啥?那么大的灰。”

    “这里场地大,家里跳不开啊!”

    “你爸你妈呢?”

    “他俩不在家,去我爷爷奶奶那里了。”

    “难怪你连学都不上了。你爸你妈一不在家,你就撒疯了。”

    “我请过假了。”

    “得得得,你跳吧,好好练,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个舞蹈明星。”不是自己的孩子,村民也懒得管。

    “妈的,虚惊一场。”李军擦了擦汗,蹲在一个不容易被看见的拐角抽起了烟卷。

    一支,两支,三支……李军不停地掏出手机察看时间:“这都快一个小时了,老李怎么还不出来?”

    “好在老子不赶时间,要不然指定坏事儿。”李军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急切的心情。

    “老李啊,你行不行,要不然我送你啊?”老莫那极具穿透性的嗓音,从巷子深处传来。

    “结束了!”得到信号的李军从工地上抄起一块砖头装在书包中。

    很快,老李晃晃悠悠的身影出现在李军的视线中,就在老李拐出巷口朝小店方向蹒跚而行的同时,李军也抓起背包尾随其后。

    晚上7点多,天色已经昏暗,虽然路面上来来往往都是熟人,但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会被认出。

    很快,老李站在店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推门走了进去。

    就在屋内灯泡刚刚被拉亮的同时,李军一个身影冲了进去。

    “你干啥?”老李一脸酒气地问道。

    李军慢慢地从包中掏出板砖:“李爷,我来找你借点儿钱,回头让我那杀人犯的爹还给你。”说完,老李被接连的三下板砖给敲晕了过去。

    李军把手指放在老李鼻尖,确定他还有呼吸之后,接着他推开后窗,把板砖扔了出去。

    “烟、酒、零食、钱……”他严格按照之前的计划实施,“东西只拿够,不拿多。坑爹的事情也不能一次性做得那么绝。”

    东西装好之后,他从抽屉中的账本上撕下了一张空白纸,接着从书包中掏出了一支圆珠笔。

    “不……要……报……警……”李军一边念叨,一边在纸上书写,可当写到“警”字时,他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李。

    “这家伙不会报警吧?要是真的报警,我可就……”

    正想着,他飞快地把那张没写完的纸给揉成一团,装在了自己的口袋中。

    接着他又撕下了一张,可能是为了找寻一丝心理安慰,他这次选择用左手书写。

    “他真的不会报警吧?”

    “他应该不会报警吧?”

    李军突然感觉到一丝后怕,握着圆珠笔的左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不要报警,事后归还。”寥寥八个字,他足足写了五六分钟。

    “呼……”他深吸一口气,用来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

    “老李人这么好,肯定不会报警的。”李军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情绪稳定之后,他推开木门,确定周围一切安全之后,他提着东西回到了自己家中。

    接着李军又拿着从老李那儿抢来的几百块钱去街口张罗了一堆卤鸭、猪蹄、牛肉等熟食。

    一切准备就绪,他换了一个大一点儿的双肩包,手里提着四瓶白酒,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滨河湖岸边。

    “军哥。”

    “老大。”

    “嗯,好,你们都来了。”李军把酒肉从背包中取出。

    “我×,这么丰盛?”不知谁喊了一句。

    “别废话,赶紧吃点儿喝点儿,回头跟樊天瑞这小子死磕到底。”

    “干!”李军的一句话,瞬间鼓舞了这些少年的士气。

    酒足饭饱之后,李军带着“八仙帮”的所有成员站在了月光广场之上。站在他们对面的是樊天瑞的手下,刚好10个人。广场上其余的数十人,都自动散到一边等待观战。

    “以八敌十,你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我二十中的人了?”樊天瑞手持砍刀指着李军的额头。

    “不是看不起,是从来就没放在眼里过。”李军把握刀的手又紧了紧。

    “给我砍!”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两帮少年很快厮打在了一起。

    “八仙帮”是出了名的打架不要命,樊天瑞手下的那些富家子弟哪里招架得住,前后不过三个回合,对方的10人便被打得落荒而逃。“八仙帮”全胜。

    “×,都他妈的假把式!”李军对樊天瑞啐了一口唾沫。

    “你……”

    “我告诉你,以后在我十八中的地盘儿上,不要给我耍狠,否则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李军踩在樊天瑞的肩膀上霸气侧漏地说道。

    “我……”

    “还有,邢晓雨那丫头,大爷我赏给你了,我李军从来不穿破鞋。走!”

    李军一声令下,围观的所有人都给“八仙帮”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人群之中,李军用力地把手中的砍刀举向天空,帮派的其他七人也齐刷刷地学着他的动作。

    “真他妈的太霸气了!”观战人群,给出了终极评价。

    带着胜利的喜悦,所有人都提出去网吧包夜熬通宵。

    “去雨蝶网吧!”李军之所以选择那里,是因为那儿的网管他很熟,可以赊账。

    可能是因为这场仗胜得太漂亮,所以“八仙帮”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睡意,经过一夜“LOL”的历练之后,除了李军之外,其他人都选择回校上课。

    李军的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件事:“老李到底有没有报警?”

    为了让自己能睡个安稳觉,他决定回家一探究竟。

    就在他刚走进十八里铺的巷口时,密密麻麻的警车让他的心狠狠一抽。

    他不敢再踏进那里半步,因为他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忐忑之后,他还是向旁边的村民问出了口:“叔,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铁拐李’被人杀了。”

    “什么时候?”

    “就昨天晚上七八点钟,听说凶手还留了一张字条呢。”

    “嗡……”李军脑袋瞬间一片空白,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喘不过气了。

    “小军你怎么了?小军你没事儿吧?”同村亲戚的呼喊声像是磨损的磁带在他耳旁扭曲。

    “跑,快跑!”他心底的一个声音,让他立刻清醒。他在周围人群异样眼光的注视下,撒开腿跑了出去,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前往何处,只能拼命地逃离,绝望之中他耳边隐约响起了父亲的那句话。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