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案调查科第二季1:罪恶根源 > 第五案 粉红女郎 4
    十二

    “舍得,舍得,只有舍弃了才会得到。”室友李婉如常常挂在嘴边。闫梅不是傻子,她哪里听不出来话中的含意,但做人要有底线,如果自己苦练了20年,到头来还要选择“潜规则”,她宁愿放弃梦想。

    回家做一名幼儿园老师,这是父亲给她早就留好的一条出路。

    也许是因为寝室里一直有吕双双垫底,所以闫梅的攀比心始终没有那么强烈。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她把这句话贴在了自己的床头,用来激励自己永不言弃。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大四上学期一次偶然的相遇,让她的内心掀起了无法平息的波澜。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闫梅正要去图书馆借阅一本关于演员修养的专业书,刚一下楼,她便和吕双双撞了个满怀。

    “干吗去啊?急匆匆的。”因为关系不错,闫梅就多问了一句。

    “我男朋友来接我,我上去拿点儿东西。”

    “男朋友?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才认识两天,昨天晚上才确定的关系。”

    “干吗的?”闫梅随口一问。

    “哦,彭导的外甥。”

    “谁?彭导?”

    “对,彭谦导演。”

    “他可是全国十佳导演,你男朋友是他外甥?”

    “嗯,亲外甥。”吕双双很骄傲地点了点头,“那个什么,我先不和你说了,他还在楼下等我,等哪天有空我们再聊。”吕双双蹬着细高跟,啪嗒啪嗒地踩着楼梯走向寝室。

    在回眸的那一瞬间,她这才注意到吕双双手上拎着一个还挂着吊牌的LV手提包。

    闫梅在楼梯间停下脚步,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让她不知所措,她几乎是目送着吕双双坐上了那辆酒红色的玛莎拉蒂,她攥着手里那个只卖20来块的手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显然已经成为寝室中最没有前途的那一位,她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难道自己真的要回家乡当幼儿园老师吗?”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

    “算了,还是出去走走吧。”万念俱灰的她,放弃了去图书馆的念头,她站在学校大门外,看着一辆辆来回穿梭的豪华轿车有着说不出的忧伤,公交车站人影稀疏,她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硬币,随便找了一路车,走了上去,她蜷缩在拐角,若有所思地欣赏着逝去的风景。

    “既然想要红,就不能当了*还立牌坊,这年头放不开怎么红?”这是最早一位有“干爹”的女生,在班级里的经验之谈。

    说实话,当初闫梅打心眼儿里鄙视这个女生,可三年过去了,她已经参演了近10场电影,接过的广告也不下20条,其中更不乏一些知名品牌。令人讽刺的是,三年前都是大家在一起挤公交,而三年后,人家开着跑车,而自己还是在挤公交。

    此时的闫梅忽然觉得那位女同学的话,似乎有了几分道理。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闫梅依旧无法说服自己。

    转眼间,夜幕已经悄然降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倒了多少趟公交车,饥肠辘辘的她,最终选择在一条美食街下了车。

    表演学院的花费很大,这些年,闫梅的所有开销全部要靠父母仅有的一点儿工资去维持,所以她很节俭,路边摊是她经常光顾的地方。

    有时她也曾幻想,能像电影里一样,在拥挤的街道,转角遇到爱,最好对方还能是某某总裁,接着再和自己演绎一场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

    虽然她心里清楚“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但她还是会把这个编织出来的愿望,时不时地提起来满足一下小小的幻想。

    “好啦,该回去啦。”闫梅把手中还带着辣酱的一次性饭盒扔在了垃圾桶中。

    十三

    虽然很舍不得,但是大学四年还是在弹指间散尽。演员是个青春饭,尤其对女孩儿而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在毕业五年后还不见起色,那你基本上已经红不起来了,除非有奇迹出现。”

    18岁入学,22岁毕业,再过五年,对女人来说,已经快到了要成家的年龄,这句话说得不是没有一点儿道理。

    投简历,跑选秀,跑通告,没有门路的学生,甚至还会兼职跑龙套。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推销出去。

    走出校门的闫梅,几乎是两眼黢黑,虽然她在学校练就了一身本事,可很多的公司对女演员的评判标准都是“身材和长相”。

    “不行你就再闯两年,实在没有希望,再回来也不迟。”她在绝望时,父亲给了她极大的鼓励。

    听着电话那边父亲苍老的声音,她在心里暗自发誓:“我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口号虽然喊得响亮,但她还是像没头苍蝇一样东奔西走了整整一年。

    “回去等消息吧,有合适的角色会通知你的。”这是一年之中,她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

    “自己已经出来一年了,可还是花着家里的钱,我真的要再继续下去吗?”身心疲惫的她,像只受伤的小猫,蜷缩在廉价的青年旅馆里,也只有手里的手机,可以暂时让她忘却心中的痛楚。

    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开支,除非是有免费的Wi-Fi,否则她的手机几乎都是处于断网状态。东奔西走的她,除非是真的无所事事,否则她才没有时间去关心朋友圈的是是非非。

    坐在旅馆的高低床前,她抬头望了一眼海报上的Wi-Fi密码。

    网络刚一连接,接连的几条微博私信,一条一条交替从屏幕上弹出。看着对方的头像,不用猜也知道是她曾经的闺密吕双双。

    闫梅曾和吕双双一同患难,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闫梅把她视为最好的朋友,所以吕双双毕业这些年一直都和闫梅保持着联系。

    闫梅看着那一行小字“北京小驴奔跑文化传媒公司签约艺人”问了句:“你的微博认证又改了?”

    “唉,别提了,估计过段时间还要改,我又交了新的男朋友了。”对方发来的是语音。

    “你这都换几个了?还换?”闫梅笑着回了句。

    “娱乐圈,不是你娱乐我,就是我娱乐你,反正大家都是相互娱乐,经常换换口味也正常。”

    “你可真看得开,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农村小丫头吗?”闫梅半开玩笑地说。

    “唉,从大三就不是了,人哪,活得现实点儿挺好,虽然不能一步登天,最起码能离梦想近一点儿,其实傍大款这事儿,咱们要辩证地去看待。”

    “你不会是要跟我讲哲学吧?”闫梅打了一行小字。

    对方依旧使用语音:“这就好比给食品做广告,东西好吃,你要让别人知道,品牌打出去,自然会有人买账。要打品牌,必须要有投资,咱一没钱,二没背景,要想把自己的品牌打出去,你觉得应该靠什么?”

    如果是在两年前,闫梅肯定会回一句:“靠自身的实力。”可如今自己沦落到了如此落魄的田地,她竟然不知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

    “闫梅,别再傻了,女人的青春就那几年,你还在外面瞎折腾什么?娱乐圈就是个圈,它没有门,你要想走进来,必须有人站在圈里拉你一把,好在还有我,你别再浪费生命了,如果你再闹腾两年,那你就真跟这个圈无缘了。”

    “我……”闫梅按住语音键,吞吐了半天,也只冒出了这一个字。

    “我什么我,你平时连流量都舍不得开一下,我真的很难想象你现在落魄到了什么样子,想想我心里都难受。”

    闫梅鼻子一酸,眼泪“唰”的一下便流了出来,这一年里,她几乎尝遍了各种辛酸,也受够了冷嘲热讽,吕双双的一句话,正好戳中了她内心最痛的地方。

    “闫梅,你怎么啦?你还在吗?”

    “在。”她擦了擦眼角,回了一个字。

    “我现在就职的这个公司很有潜力,他们正在招艺人,我刚好又要跳槽,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把地址发给你,你要是考虑好了,来北京找我,我带你直接去见老总。”

    闫梅不敢相信幸福会来得如此之快,她喜极而泣地回了句:“真的吗?”

    “咱俩的关系,我还能骗你?千万别想着在外面瞎折腾了,你订好车票告诉我,我开车去接你。”

    “嗯,谢谢你,双双。”

    “跟我别说谢,我晚上还要出席一个晚宴,先这么着,到了给我打电话。”

    “嗯。”

    十四

    也许是厌倦了漂泊的生活,再或者是多年的漂泊让她看清楚了现实,所以这次北上,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赌注。

    “如果能成,继续追逐梦想,如果不行,坚决回家当幼儿园老师。”她给自己下了最后通牒。

    车次定于第三天上午10点钟,经过八个小时的颠簸,她终于在站前广场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吕双双。

    “你真的是双双吗?”闫梅看着浑身国际名牌的吕双双,眼睛差点儿要瞪出来。

    “可不是我咋的。”吕双双操着一口东北腔,摘掉墨镜,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你这……”

    “啥这这这的,我的车在地下停车场,我喊人过来帮你拎箱子。”

    “哎呀,不用,我自己能行。”

    “什么自己能行?我们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干苦力的。”吕双双不顾闫梅的劝阻拨通了电话号码:“杰米,马上来站前广场。”

    “杰米?”

    “哦,我男朋友的小跟班儿,我借来用一用。”

    “你的鼻子,还有眼睛……”凑近以后,闫梅才看出一些端倪。

    “去韩国做的,花了我三十几万。”

    三十几万从吕双双口中说出,好像就如同三十几块那样随意,这让本来就很感性的闫梅不禁感叹物是人非。“她还是那个曾和我在门口排队买麻辣烫的双双吗?”闫梅看着她有些愣神儿。

    “怎么了?”吕双双挥了挥手掌。

    “哦,没什么,可能有些晕车。”闫梅用了个毫无破绽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不行咱们去歇歇再走?反正也不急这一会儿。”

    “没事儿,我怕耽误你的事儿。”

    “嘿,我现在轻松得很,其实我根本就不是演戏的料,这一年多,大大小小的电影也拍了不少,可就是不温不火,我也想开了,不想遭那个罪了,我准备趁着年轻,多交几个男朋友,炒炒绯闻,抬抬身价,然后再接点儿商演,跑跑综艺节目,这样兴许还轻松一点儿。”

    “有规划,挺好!”

    “要说,还是我命好,你知道咱们寝室的另外两个吗?”

    “你说冰冰和婉如?”

    “对啊,现在都快混成‘外围女’了,行情价,不超过1000块一晚上。”

    “怎么会这样?想当年她们可是咱们寝室最有潜力的两个人。”

    “我呸!”吕双双啐了口唾沫,“在圈子里混,光会劈大腿最多只能当个‘外围’。那些大老板,一个个都猴儿精猴儿精的,你如果只是吸他们血的寄生虫,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拍死,群里流行一句话,叫‘狼狈为奸,互利互惠’。你要会用他们的资源,帮助他们创造最大的价值。”

    “资源?价值?”

    “别看我整天换男朋友,其实我有我的目的。每一个大老板发家,都有他压箱底的东西,当我摸清楚一个公司的套路之后,再把这个套路卖给更高一级的老板,这样就能帮助他们赚更多的钱,而我也就像踩楼梯一样,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走。”

    “你不怕别人报复啊!”闫梅有些担心。

    “我身边的老板是越换越大,小老板想报复,也要看看实力不是?而且我也不会傻到亲力亲为,这年头没有什么事儿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你这些都是跟谁学的?”

    吕双双有些无奈地回了句:“残酷的社会。”

    说话间,杰米已经一路小跑地过来。“双双姐。”他恭敬地喊了声。

    “把东西交给他,我们去前面等着。”说完,吕双双很自然地挽住了闫梅的胳膊,朝阴凉处走去。

    步行没多久,一辆粉色的奔驰轿车便停在了两人的面前,闫梅看着那辆“京XLS520”好奇地问了句:“这是你的车?”

    “对,男朋友刚送的,家里还有两辆。上车吧。”吕双双亲自给闫梅拉开了车门。

    “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不可能。”吕双双打了一个响指:“杰米,去新光天地。”

    “好的,双姐。”

    “不是去传媒公司吗?”

    “人配衣裳马配鞍,你穿成这样,指定会被人看不起,我带你去置办一身行头。”

    “可是……”

    “没事儿,我有卡。”

    闫梅不好意思地“哦”了一声,很识趣地没有再说话。

    十五

    新光天地,在北京可谓顶级奢侈品卖场,它是由台湾零售业巨头新光三越百货与北京华联集团共同投资7.5亿元,在CBD商圈建起的顶级购物广场,总面积17.3万平方米。PRADA(普拉达)、CHANEL(香奈儿)、GUCCI(古驰)、S.FREEAGAMO(菲拉格慕)、HUGO BOSS(雨果博斯)、COACH(蔻驰)等均在新光天地设置有旗舰店,而且这些旗舰店首次做到货品“零时差”,每一季新品与其在巴黎店或纽约店中展示的毫无二致。拿GUCCI举例,这里的旗舰店面积比香港中环广场店的还要大。光顾这里的,基本都是一些超级富豪或者是大牌明星。毕竟那些动辄上万的商品,根本不是一般老百姓消费得起的。

    车辆停稳,吕双双带着闫梅直奔二层的高级女装区。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个装修豪华的店铺前,门头上的英文,闫梅根本连见都没见过。走过橱窗时,她有心地扫了一眼标牌,还以为衣服上的一串“0”少点了一个小数点。

    “贵宾您好!”门前的售货员小姐很有礼貌。

    吕双双面无表情,十分高冷地递过了一张金色的卡片。

    售货员双手接过,态度比刚才谦卑了很多。

    “我男朋友给我的VIP卡,里面的余额应该够从头到脚置办一套,看到喜欢的随便拿。”

    “这个……”

    “你底子比我好,是个演戏的料,如果这次机会把握得好,说不定哪天就红了,我以后可都指望着你呢。咱姐妹俩别不好意思,就全当我投资了。”

    “那……那……那谢谢了。”闫梅的虚荣心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在售货员细心的帮助下,一个小时后,吕双双刷掉了整整10万元,随后两人又从一层买走了近1万元的化妆品,这次购物才算圆满收官。

    “走,去江总的公司。”

    “朝廷有人好做官”,这句话虽然是在形容政坛,但放在这里也同样适用。

    有了吕双双的推荐,作为公司的一把手,江宇亲自接见了闫梅。

    “江总,这可是我的好姐妹,相当多才多艺,你以后可要好好地照顾照顾哟。”吕双双像个顽皮的孩子,抓着江宇的手,不停地荡着秋千。

    “啊呀,我的小双双,有你的推荐,我哪儿能不重视啊,放心吧!”江宇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

    “你叫闫梅是吧?”江宇拿起了简历,简单地扫了一眼。

    “是!”闫梅看着比自己父亲小不了几岁的江宇,有些怯懦地点了点头。

    “你都会哪些才艺啊?”

    “唱歌、演戏、话剧、舞蹈。”

    “嗯,确实多才多艺,以后可以考虑多方面发展。”

    “真的呀江总,那以后可多靠你栽培了。”吕双双时刻不忘给江宇灌迷魂汤。

    在传媒界驰骋了数十年的江宇,哪里会被这点儿伎俩给骗到,他直言不讳地说道:“话谁都会说,但才艺靠的是真功夫,虽然你是双双介绍来的,但我还是想看看你的本事,这样我好确定你未来发展的方向。”

    “这个绝对没有问题!”听江宇这么说,闫梅的心里顿时踏实许多,她真的很担心这个江总只会以貌取人,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是选择了以实力说话。从这一点也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这位江总或许真的有意要包装自己,否则不会如此认真地让自己展示才艺。

    “那就先从唱歌开始吧,你是唱……”

    “我最拿手流行歌曲。”

    “好,那就来首王菲的《传奇》。”

    王菲的歌对唱功的要求很高,从点歌这个细节来看,江总绝对是个行家里手,闫梅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说了句:“没问题。”

    “OK,直接唱副歌的部分就好!”

    “嗯。”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虽然是清唱,但闫梅已经把这首歌拿捏得炉火纯青,让周围的听众自然而然地就融入了这婉转悠扬的曲调之中。

    “不错!”江宇很赞赏地拍了拍巴掌。

    “多谢。”

    “演戏和话剧,我们可以在以后的合作中再尝试,你刚才说你还会舞蹈?”

    “对,从小学过芭蕾舞,这些年一直没有放下过。”

    “嗯,难怪身形这么好。”江宇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闫梅一番。“今天方便展示一下吗?”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可以,双双,能不能麻烦你把车后备厢的舞蹈服给我拿来?”

    “愿意效劳。”

    也许是吕双双在,江宇有所顾忌,就在吕双双转身离开办公室时,他的眼中似乎多了一种闫梅看不透的东西,这种眼神,让闫梅想起了动物世界里准备扑向羚羊的猎豹。

    “他到底想干什么?”闫梅感到了一丝不安。

    “不用太紧张,我平时看人都是这个样子。”江宇的一句话,让屋内的气氛缓和了很多。

    也许感觉自己错怪了江宇,她红着脸轻声“嗯”了一声。

    听着闫梅嫩声嫩气的回应,江宇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我×,好久没有这个感觉了!”他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视线又在闫梅身上重新游走了一番。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江宇很不舍地收回目光,一切仿佛都未曾发生过。

    “舞蹈服来了,你快去卫生间换上。”

    “嗯!”

    几分钟后,闫梅重新站在了办公室内。

    “嗯,可以开始了。”在江宇的示意下,闫梅多年的舞蹈功底,在这一刻完全被释放,脚尖的交错,勾勒出形体的美感,让作为观众的江宇如痴如醉。

    “要是能穿着芭蕾舞服……那一定是一件很带劲儿的事儿。”意淫中的江宇,下身奇迹般地有了反应,这让他很是吃惊。

    长期纵欲过度,让他的性功能常年只能靠药物去维持,没想到区区的一段舞蹈,竟然能有如此神奇的功效。“果真是个极品。”他对闫梅做了一个终极评价。

    “啪啪啪……”江宇卖力地拍打着手掌:“跳得真是太好了。”

    闫梅微微躬身,表示谢意。

    “江总,你觉得我这个姐妹怎么样?”吕双双趁热打铁。

    “很不错!”

    “既然不错,那就直接签了呗。”

    “这个……”江宇略显为难。

    “双双,公司的艺人哪里能说签就签,我刚来公司,很多东西还不懂,等我熟悉了也不迟。”闫梅出来打了圆场。

    “行,反正也不是着急的事儿,既然我已经给二位搭上线,江总,你能不能放我一马呢?”吕双双嗲声嗲气地问道。

    “笑话,你可是冯公子的女朋友,我这小庙还能拴住你这大佛?”

    “OK,那明天就让我的姐妹过来接替我上班喽,你看行不行呢?”

    “行行行,都随你!”

    就这样,闫梅很自然地成了公司的一名待签艺人。

    十六

    “要想今后有所发展,必须要在圈里混个脸熟。”

    所以从闫梅上班的第一天起,陪江宇出去应酬,便成了主要工作。

    因为在饭桌上,她确实接触到了不少导演和编剧,所以她对这件事本身没有任何的抵触,可就在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晚上,令她没有想到的事儿,还是发生了。

    那是一次电影杀青的庆功宴,作为一把手的江宇被灌了不少白酒,等饭局结束之后,他已经不省人事,但在他半睡半醒之中,还是点名让闫梅送他回别墅。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闫梅并没有拒绝。

    “反正他老婆孩子都在家,他就是想,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这一点闫梅很有自信。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顺利,江宇的司机把车停在别墅外,闫梅则把江宇搀扶到客厅的沙发之上。

    “能不能给我倒杯水?我心里好难受。”江宇呢喃道。

    “好的江总,你稍等。”闫梅起身走进厨房,用玻璃杯倒了一杯白开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