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案调查科第二季1:罪恶根源 > 第六案 欲望之绳 1
    一

    潘蓉出生在一个富农家庭,从小衣食无忧。虽然她出生时中国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但这对她的家庭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家之所以在特殊年代还能过得如此富足,完全得益于她有个会投机倒把的老爹。从小娇生惯养,让潘蓉养成了刁蛮任性的脾气。

    转眼间到了潘蓉出嫁的年纪,她一眼就相中了十里八乡帅到爆的“国民老公”何承业。

    说起何承业,在这里还要赘述一个典故。根据古书记载,当年曹*后,长子曹丕继位。曹丕唯恐几个弟弟与他争位,便先下手为强,夺了二弟曹彰的兵权,又逼四弟曹熊上了吊。此时就剩下老三曹植,曹丕深恨之。故命曹植在大殿之上走七步,然后即兴吟诗一首,成则罢了,不成便要痛下杀手。曹植不假思索,立刻脱口而出:“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听了以后潸然泪下,放弃了杀他的念头,最后只是把他贬为安乡侯。从此以后“七步成诗”的典故,就广为流传。假如曹植能活到现在,何承业绝对可以和他一较高下。

    学问可以外修眼界,内长气质,且不说皮囊,何承业光从气场上就已经秒杀了很多同龄青年。可令人嫉妒的是,老天爷似乎就是要把他打造成一个完美的男神,一米八五的身高,修长匀称的身材,棱角分明的面容,再加上少女根本无力拒绝的侧脸。就连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说:“我要是年轻30岁,我就是倒贴钱也要嫁给他。”

    何承业就像一块肥肉,所有待嫁少女都想挖到自己的碗里,可没承想,其实他16岁时就对一个女孩儿暗生情愫,这件事儿他也曾跟家里人坦白过,但由于对方家境贫寒,何承业的父母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

    “我情愿让你娶一头猪,也不会让你娶一个村姑!”这是他的酒鬼父亲给他的警告。

    何承业的家庭条件很一般,他没有办法拒绝父亲蛮横无理的要求,再加上潘蓉父亲的强力施压,何承业就这样被迫从了这门亲事。

    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一旦得到了对方,爱就停止了生长”,潘蓉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结婚的头一年,她似乎还没有暴露太多,日子还凑合着过,可自从她有了身孕之后,何承业便开始了人生中最为屈辱的生活。

    “你是不是以后拉完屎了,还要我给你擦屁股?”若不是被逼急了,何承业也不会爆此粗口。

    “你别忘了,你是我爸花钱买来的倒插门女婿,你要是敢跟我嚷嚷,信不信我让我爹弄死你?”从小就被宠惯的潘蓉,哪里会吃他这一套。

    自从那次吵架之后,何承业像是变了一个人,他从小以文人墨客自居,喜欢《沁园春•雪》的气势磅礴,更欣赏《呐喊》《彷徨》对人性的呼唤,自认为以后也能写出传世之作,但又生不逢时;是文人都有傲骨,他不愿接受被百般*的现实。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个月后,他提笔在书上写下了这句诗词,最终选择在村口的柳树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刚怀孕七个月的潘蓉,一时间无法接受如此重大的打击,抱着何承业的尸体昏死了过去。那时候的医疗条件并不是很好,在潘蓉被推进手术室不久之后,主治大夫便推门说了句:“如果保守治疗,可以保住孩子,但大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直接用药,孩子可能就保不住了。所以,你们准备保大还是保小?”

    “废话,当然是保大!”潘蓉她爹气得吹胡子瞪眼,差点儿没就地把医生按倒捶一顿。

    得到答案的医生,很快拿了一张责任单,她爹想都没想就签了字。

    “不要孩子也好,以后我闺女还嫁得掉,有了孩子就是个累赘!”这才是她爹心中真正的想法。

    有了家人的认可,医生开始把大量药剂注入潘蓉体内,等她出院时,她腹中的孩子最终死亡了。

    对于女婿的死,潘蓉的父亲有着自己的想法:“反正自己有钱、有势、有人脉,自己的闺女还小,大不了再找一个。”

    可天有不测风云,任何人都没有前后眼,1983年,全国“严打”,潘蓉的父亲因常年祸害一方,直接被处以枪决。从那以后,潘蓉的兄弟姐妹只能分道扬镳,各寻各的出路。

    失去了父亲这个强大的后盾,潘蓉在村子里的地位一落千丈,再加上“逼夫上吊”一事,“恶妇”几乎成了她的代名词。从那以后,潘蓉开始了她最悲惨的守寡生活,活寡一守就是整整20年。

    “这辈子就这么凑合过吧。”潘蓉似乎一眼就能看到自己老死后的样子。就在她对生活彻底失去希望时,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抓住了一次咸鱼翻身的机会。

    潘蓉的隔壁住着一家三口,生活条件还算不错,男的叫潘顺,和她同村,媳妇是他从云南花钱买来的,两人育有一子。一家三口,本来还算和睦,但谁让他和寡妇是邻居,而且还是个极为难缠的寡妇。

    虽然潘蓉的父亲被枪毙,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父亲死后,兄弟姊妹们都分得了不少家财,潘蓉不缺钱,为了打发时间,她选择在一家商场当起了“风不打头,雨不打脸”的售货员,不管从长相还是气质,潘蓉都比潘顺那个只知道下地干活儿的老婆不知强上多少倍。

    农村的厕所不像公共卫生间保护得那么严密,妇女上厕所“春光乍泄”是常有的事儿,为了方便自己偷窥,潘顺还特意在自家的后墙上凿了一个机关,拿掉墙壁上可以活动的红砖,视线的那一边正好可以看到潘蓉家厕所的正门。

    “我他妈要是能弄她一次,少活10年也愿意!”潘顺一直把这个龌龊的想法埋在心里。

    时间过去了一年又一年,两家相处得十分融洽,随着社会越来越开放,“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潘蓉也开始按捺不住那颗放荡的心。那时候最流行的酒吧和舞厅,几乎成了她每天必去的地方。因为长期受到流行元素的熏陶,潘蓉的着装也紧跟时代的步伐,能露胸露肉的地方,她绝对不会遮着。

    “反正都这把年纪了,再不疯狂就老了。”潘蓉很放得开。在舞厅里混久了,她也不乏追求者,和她滚过床单的男人,最小的只有18岁。过度的纵欲,让她在村子里的名声变得越来糟糕,很多闲来无事的农村妇女,看不惯她的穿衣打扮,就编造了她在外坐台的消息。此话一出,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回应,“坐台小姐”的名号,就这样被强加到了潘蓉的头上。

    “既然她是坐台小姐,搞一下也没事儿。”

    一天夜里,潘顺借着老婆孩子回娘家的空当,在家里灌了一瓶白酒壮胆,三更半夜,他翻过院墙,把潘蓉一把按倒在了床上,多年隐忍的欲望在那一晚发泄,直到天蒙蒙亮,潘顺的*才算渐渐消退。

    “给你,50块钱!”潘顺提了提裤子,扔下钱抬腿就要走。

    潘蓉不是聋子,村里怎么嚼舌根,她不是不清楚,她虽然滥情,但是绝对不是“小姐”,如果潘顺没扔这50块钱,潘蓉可能还会顾及一下邻里关系不去声张。她心里也清楚,潘顺早就想搞她,寂寞难耐时,她也曾幻想过和潘顺翻云覆雨。

    可今天这一出,潘蓉实在接受不了了,潘顺的行为已经触碰到了她的逆鳞,所以她没有顾及任何颜面,拉着潘顺去找了村主任。

    事情一出,村里就像是烧开了的沸水,丑事被传得沸沸扬扬。

    “我是寡妇,还在乎名声?”

    潘蓉可以不在乎,可潘顺上有老下有小,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考虑考虑。在“公了”和“私了”之间,潘顺很自然地选择了“私了”,作为补偿,潘顺把自己家的大院子拱手让出,他们一家三口背井离乡,另谋出路。

    就这样,在村主任的调解下,双方按下了手印,拿到房子的第三天,潘蓉就找来工人,把中间的院墙推倒,把两家的院落连成了一片,转眼间,她成了村里的大户人家。

    在那个所有人都不知道“房地产”为何物的年代,根本没有人去理会自己家有多大,直到五年以后,一个台湾的开发商看中了村子的土地,准备把村子开发成规模性的小区,从那以后,潘蓉的命运才彻底改变。

    合同签订之后,开发商为了安置村民,在地理位置相对偏远的地方盖起了质量很差的搬迁楼,每户按照土地面积,1:1.5折算,就这样,村民们敲锣打鼓,全部住进了日思夜想的楼房之中。

    按照面积折算,潘蓉足足分了一整栋楼房,共六层,12间。

    从那以后,潘蓉靠着房租,又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两年随着云汐市外来人口越来越多,租房的生意也相当火爆,为了能获得最大的利润,潘蓉把原本90平方米的房屋一分为三,从原来的12间,变成了现在的36间,为了防止住户之间相互干扰,她还花钱对楼梯进行了简单的改造,使得每间小屋都独门独户。

    虽然房屋很简陋,但是低廉的房租还是吸引了不少租客,其中以生活层次不高的外来务工者居多。

    每个月的10号,是潘蓉腰包最鼓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她会按照门牌序号挨个儿收租。

    “1号,该交房租了。”

    “哎,给你,150块,你收好。”

    潘蓉的脾气很暴躁,租客们迫于她的淫威,对她的态度都很恭敬。

    “2号,开门,交房租。”

    “好咧,给你,潘姐。”

    “还是小张的嘴甜。”潘蓉接过钱,接着往下一家挪步。

    潘蓉一般会在晚上11点钟左右出来收租,根据她对自己租客多年的观察,这个点很少有漏网之鱼,就算是有,也就是一两个。

    潘蓉有强迫症,10号能办完的事儿,她不会拖到11号,所以她跟自己的租客约法三章:“就算你不在家,也要在10号晚上把钱给我放在屋子里的桌面上。每月10号,我必须见到钱,否则就给我搬走。”

    她之所以敢这么蛮横,主要还是因为这里已经从之前的“荒郊野外”变成了现在的“闹市区”,她的房子不愁租。

    租金收得很顺利,潘蓉握着一把钱,走上了六层,也许是得意过了头,楼层的第一间,就让她吃了一个闭门羹。

    “不在家?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鬼混。”

    潘蓉大喊一声,走廊上的声控灯亮了起来。

    “叮叮当当……”她眯着眼睛,开始寻找房门的钥匙。

    “就是这把了。”潘蓉抬头对了一眼钥匙上的序号。

    “吧嗒、吧嗒……”木门被打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什么东西,这么臭?”潘蓉捂着鼻子,打开房间的白炽灯。

    “杀、杀、杀、杀人啦……”惨叫之后,潘蓉连滚带爬地跑下楼去。

    二

    七月的云汐市,如同烧烤摊的烤炉,把穿梭的人群烤得吱吱冒油,燥热的温度是暴躁脾气的催化剂,每年的此时,都是严重暴力性案件高发的时期,用胖磊的话说就是:“凉水放炉子上一烧都咕嘟狂沸,更何况是人。”

    “为啥天气热,人就容易暴躁?”

    美国加州大学曾对此做过系统的研究,该研究小组还总结出了一个公式,用来预测极端天气里不同类型的暴力事件的发生情况。根据公式,在赤道边缘的非洲地区,气温每升高1华氏度1,暴力冲突事件的发生率就会由原来的11%上升至14%。而在美国,气温每上升5.4华氏度,暴力犯罪事件的发生率就会由原来的2%上升至4%。咱们姑且不去考虑这个公式的准确性如何,但从全国各地年年的发案来看,七月绝对是特别重大案件的高发月份。在我们云汐市公安局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七月不发案,重案少一半。”

    老话说得好,很多事情根本不能念叨,越是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7月10日晚上11点30分,我的手机屏幕上突然闪起明哥的电话,想都不用想,指定是发案了。

    “明哥,怎么了?”我强打精神。

    “黎明村,命案。”

    多年的配合,这种对话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不需要过多解释,挂掉电话,我便冲下楼去在单元楼门口等候。

    胖磊轻车熟路地驾驶着勘查车在小区中七拐八拐,还未待车停稳,我便一头钻了进去。

    “死者是一位年轻女性,怀疑被性侵,我暂时就知道这么多。”明哥简明扼要地说了句。

    “室内还是室外?”

    “室内。”

    听明哥这么说,我总算是松了口气,毕竟室内现场破坏程度要小很多,比起拦路强奸,这种案件更有抓手。

    勘查车一路驰骋,2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黎明村。

    说起黎明村,不得不谈谈云汐市这些年的变化。早在10年前,谁也没承想多年后还会有高铁这种交通工具,快速的交通,不光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还给开发商带来了巨大的商机。一些耳聪目明的地产商,早早地就已经打听到高铁站的选址,于是周围很多村庄被他们收入囊中,纷纷开发成住宅小区。

    居住在高铁站附近,可以很好地解决两地分居的难题,楼盘刚一开盘,就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追捧。火爆的交易,让一些后知后觉的地产商也跟上了步伐,他们抱着“别人吃肉,我们喝汤”的想法,开始往周围的乡村蔓延。直至楼盘开发到资金断裂他们才收手。

    现如今,原来的乡村变成了高楼大厦,而乡村里的村民,则被集中驱赶到相对偏僻的角落,一栋栋拆迁还原的搬迁楼,组成了如今的黎明村。

    在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只要有了适合生存的条件,那就一定不会缺少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了人,就会有消费,什么购物场所、娱乐场所、餐饮场所,在这里一样也不少,繁华程度堪比市区。

    集中的服务性行业,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对于外来的务工者,他们住不起成规模的小区,拆迁还原的黎明村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黎明村的房东,很多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过惯苦日子的他们,对金钱有着很高的渴望,“只认钱,不认人”绝对是对某些房东最好的诠释,换句话说,只要你付得起房租,就算你是在逃犯,也能轻而易举地住进去,在这里租房,根本不需要核对个人信息。

    针对黎明村,大规模的人口清查已经开展了不知多少次,但收效甚微,一来是房东打马虎眼,早早地通风报信,二来则是黎明村的房屋太过密集而且四通八达,很多时候,清查刚刚开始,居住者都已经作鸟兽散。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所有人都不自觉,光指望辖区派出所那区区十来个民警,就算是累到死,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改观。

    现在的黎明村很自然地成了云汐市的藏污纳垢之所,这里经常被人誉为“传销者的天堂,瘾君子的乐园”。

    按照刑警队给的地址,我们的车停在了巷口的位置。

    准备好勘查设备后,我们在侦查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中心现场。

    这是一栋坐北朝南的砖混式结构六层自建楼房,楼房的造型,很像是小学的教学楼,每一层的房屋外都加盖有长长的水泥走廊。楼梯把楼层从中间一分为二,东西各三间房屋,共计36间。一楼的单元楼道,呈开放式,任何人均可以自由出入。据保护现场的民警介绍,凶杀现场就位于六楼的东一户。

    “冷主任。”就在我刚刚观察完现场概貌时,徐大队快步地走了过来。

    “现场是什么情况?”

    “死者是一名女性,根据房东的描述,大概20岁,就住在六楼那个房间。”徐大队说着用手一指,我们的视线也跟随他手指的方向,再次朝现场望了望。

    徐大队接着说:“今天正好是房东收房租的日子,她打开六层东户的门时,发现了死者,接着报了案。”

    “死前的情况知不知道?”

    “房东在租房时,并未登记身份证,她只知道房子是死者单独居住,其他的一概不知。”

    “行,我知道了,我们先去勘查现场再说。”

    “嗯,那就麻烦冷主任了。”

    楼梯已经被无数人踩踏过,痕迹早已破坏,失去了勘查的必要,所以我们一行人直接上至六层,朝凶杀现场走去。

    “咔嚓、咔嚓。”随着胖磊按动几次快门之后,我打开了足迹勘查灯。

    “磊哥,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地面的鞋印很清晰,在我的指引下,胖磊把可疑的鞋印都拍摄在照相机之中。

    “阿乐,你记录数据。”我接着又吩咐道。

    “嗯,没问题。”

    房门朝南,为最普通的木门,门锁为老式的球形锁,根据微型痕迹采集仪的数码成像照片,锁芯并没有任何撬别的痕迹。

    “房门完好,门锁无撬别痕迹,嫌疑人进入室内的方式要么是用钥匙开门,要么就是‘软叫门’。”带着我初步的判断,我开始了房门客体的处理,十几分钟后,一枚枚清晰的指纹被胖磊用照相机固定下来。

    待一切处理妥当之后,我推开了房门。

    这是一间只有3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南北走向,屋内的摆设很简陋,靠东墙的位置摆放了一组衣柜,衣柜的南侧紧挨着一个梳妆台,靠西墙则摆放了一张1.5米乘2米的双人床,此时,一具下半身完全*的女尸被五花大绑地躺在床上。

    “这玩儿的是哪一出?”胖磊看着这奇怪的尸观有些纳闷儿。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种场景和SM很像。”阿乐开口接了一句。

    “SM?”

    “你们仔细看,死者的手、脚、脖颈均被绳索捆住,打结方法很有规律,而且这种打结方法我见过,绝对不会有错。”

    “你见过?”

    “对,看过这方面的影视资料。”阿乐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把看A片说得这么文艺。”

    三

    “小龙,说得太直接了啊。”胖磊一直对阿乐都有些亏欠,所以赶忙帮着打圆场。

    “得,你们兄弟俩是穿一条裤子的,我不说了。”我佯装生气,关闭了屋内的光源,接着打开了足迹灯。

    “你呀,心眼儿就这么点儿大。”胖磊一掐小指,嘴里嘟囔了一句,很快也进入了状态。

    室内地面铺贴有白色的瓷砖,足迹的反差很大,就在足迹灯光线打上去的那一瞬间,我发现了一条线索。

    “伴生鞋印。”

    “什么意思?”阿乐张口问道。

    我指着一串鞋印解释道:“屋内一共就两种鞋印,一种高跟鞋印,一种点状鞋印,死者床边放置着一双高跟鞋,点状鞋印应该是嫌疑人所留。”

    “嗯。”

    “点状鞋印与高跟鞋印在水平面上保持相对平行,也就是说,死者和嫌疑人是肩并肩走入室内。”

    “熟人作案?”

    “按照我的分析,极有可能,你们看。”我指着地面的鞋印接着介绍,“死者的步态不稳,鞋印很凌乱,其进屋时意识可能处于昏迷或者半昏迷的状态。我们再看看嫌疑人的鞋印。”说着,我把足迹灯对准了那一串男性鞋印,“步态匀称,步长间隔相似,嫌疑人在行走的过程中意识清醒。通过鞋印脚尖的朝向,我们可以很容易分辨出,有伴生鞋印的是入室方向,而另外一侧单串鞋印是出室方向,这一点可以反映出两个方面。”

    “第一,嫌疑人是从门进入室内。

    “第二,嫌疑人进门时鞋印清晰,而出门时的鞋印要相对模糊,说明其在进入室内的过程中,很有可能在负重,结合伴生鞋印,我怀疑是嫌疑人架着死者进入的室内。”

    “有道理。”

    “会不会死者喝醉了,然后嫌疑人借故将其送回家,然后发生了性侵,最后嫌疑人将死者杀害?”阿乐提出了一个假设。

    “完全有这个可能,目前这也是最能说通的一种假设。”

    “想证明这个还不容易?让老贤分析一下死者的胃内容物,一切就清楚了。”胖磊虽然平时给人的感觉就是大大咧咧,但心里的鬼点子可不少,他说这话的弦外之音是让我别再磨叽了,抓紧时间让明哥他们进来勘查尸体。

    地面固定好后,屋内的家具陈设就要简单得多,也就在半个小时之后,明哥和老贤走进了屋。

    “死者的下体有精斑。”老贤很是兴奋。

    明哥“嗯”了一声,掰开了死者的双眼:“眼结膜下出血,面色苍白,死亡原因,机械性窒息死亡。”说完他提了提死者脖颈处的红色绳索,“勒痕明显,捆绑在死者身上的绳子就是致死的工具。死者体表无外伤,死亡时间应该在24小时以内,尸体痉挛现象明显,死者在被害时,可能受到了惊吓。”

    明哥口中的“尸体痉挛”其实是尸体现象的一种。要知道何为“尸体痉挛”,那就要详细了解一下人死后的尸体变化。

    人刚死亡时,全身肌肉的紧张性就会立刻丧失,变得松弛而柔软,身体的各个关节也变得非常容易弯曲,这种现象被称为肌肉松弛,也是最早的尸体现象,通常会持续1到3个小时。

    人死后肌肉能够保持松弛柔软全部要依靠一种名叫三磷酸腺苷酶的物质,这种物质会随着死后肌肉中糖原的分解消耗而呈现先高后低的变化趋势,于是肌肉便由松软而逐渐变得僵化,接着就进入了尸体现象的第二个阶段——尸僵。

    尸僵一旦形成,尸体上的肌肉会变得异常强直,强直的肌肉让死者的关节被牢牢地固定起来,使得尸体能够在一定的时间内,把死者死亡时的姿势和体位固定和维持下来。

    但并非所有的尸体都会经历肌肉松弛到尸僵的过程,法医学中把死后肌肉未经松弛期而即刻发生强直的现象称为尸体痉挛,也就是说,死者刚刚进入死亡状态,尸体就已经发生了僵硬。

    尸体痉挛产生的原因有多种,最为常见的就是死前极有可能受到了强烈的情绪影响,最常见的就是害怕、紧张等等。

    所以明哥通过这一尸体现象,判断死者死前曾受到过惊吓,完全合情合理。

    “嫌疑人曾多次性侵死者。”老贤张口插了一句。

    “贤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很好奇。

    “*量。”说完,老贤打开手持式紫外线灯,床单上顿时出现多处淡蓝色的光斑,而发光的部位就是精斑的位置。他接着说道,“正常成年男子一次射出的*量为2到6毫升,精子数应在1亿到3亿个,而我们在床单上发现的精斑要远远高于这个量,再加上死者*内残留的*量,基本可以证明。”

    “死者应该是在第一次和嫌疑人发生性行为时就已经死亡。”明哥仔细检查了一遍尸表,“死者出现尸体痉挛,嫌疑人应该是在死者还活着时,在她身上捆绑的绳索,根据小龙的推断,被害人死前处于昏迷状态,嫌疑人应该就是趁这个时候,将其手脚和脖颈捆绑,接着开始性侵,在侵害的过程中,死者的意识突然清醒,接着其试图反抗,在反抗的过程中,导致了关节处有不规则的擦划伤口。”明哥说着,翻开了肘关节,果真像他说的一样,在死者的关节处有一大片红肿的擦划伤。

    “死者手脚的绳索和脖颈处相连,强烈的反抗使得其脖颈的绳索越勒越紧,最终导致其呼吸困难,窒息而死。”

    “也就是说,她是自己把自己给勒死的?”

    “理论上说是这样,嫌疑人的强奸行为是致死的诱因。”

    “冷主任,你是如何判断嫌疑人是强奸的?我是说,他们两个有没有可能是自愿?”

    面对阿乐的提问,我直接回答道:“如果是自愿,死者就不会受到惊吓,也就不会出现尸体痉挛,嫌疑人强行和死者发生性关系的可能性很大。”

    阿乐点了点头,因为时间的原因,他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小龙,有没有发现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相关证件?”明哥继续问道。

    “没有。”我摇摇头,“而且我在室内所有家具上都发现了新鲜的男性指纹,说明嫌疑人在作案后,还翻动过屋内的财物。”

    “杀人后侵财?”明哥皱起眉头。

    我继续分析:“第一,黎明村的住房很拥挤,而且所有楼房都长得一样,如果没有人带路,嫌疑人不可能准确地找到死者的租住处。第二,门锁没有撬别痕迹,嫌疑人是用钥匙开锁入室的。第三,嫌疑人搀扶死者一同进入的屋内。结合这三点,足以证明,嫌疑人和死者熟识,很有可能是其在送死者回家时,起了歹心。”

    “你说得不全对。”明哥摇摇头,“捆绑死者的绳索,是嫌疑人从外面带过来的,也就是说,嫌疑人为作案准备了工具,他事前有过计划,他强奸死者完全是在他的计划之中,只是其没有料到死者会因此丧命。”

    “明哥你是说,嫌疑人侵财极有可能和咱们上一起案件一样,是为了掩饰死者的身份?”

    “也不一定,除非嫌疑人知道死者租房时没有向房东提供身份证件,要不然就算是拿走与死者相关的一些东西,也无济于事。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嫌疑人真的是为了掩饰这些,说明他还是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但他为何还会在现场留下精斑?这仿佛又说不通。”明哥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只有查清楚死者的真实身份,一切才能有个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