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下堂夫君闪远点(全本) > 第417章 韩王番外—全文终
    看到苏瑾璃刚才的表现,他总感觉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大文学

    苏瑾璃感激地望了他一眼,不是她不想解释,而是这根本就说不清。

    难道要告诉韩王她发现地图上有一个英文单词吗?就算他看到了,在韩王眼里,也不过是些杂乱排列的绿树而已,没有别的含义。

    很快,韩王将其他人都招拢了来,这些人平时做起杀手军官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人物,却因为四处找不到入口而人人显得沮丧之极。

    韩王将想法告诉他们,他们也没有反对,毕竟这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而对韩王的话又向来是十分信服的。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向地图左上角进发。

    这一回,直到午时过后,众人吃了随身带的干粮后才到达目的地。

    “是这里了。”苏瑾璃有些激动,此时她正指着一些绿意盎然的树叫道。

    虽然她处在风景之内,并不能看到这些树的空间造型,但是直觉告诉她,他们要找的就是这里。

    “在这里?”韩王也有些疑惑。

    “嗯,大家分头找找,就在这树周围,找找看是不是有入口。”苏瑾璃大声说道。

    当下又分散开去寻找,韩王与苏瑾璃也在树林内细细地查看。

    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着落,连苏瑾璃都有些失望了。

    天色越来越晚,韩王拉着苏瑾璃坐下休息,有些心疼地说道:“璃儿,你别太累了,都是我不好,要带你来这里,看来今天晚上要在外露营了。”

    “没事,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苏瑾璃笑了笑,可难掩眼中的失落。

    这时,鬼已经赶到了,随行的人一路做着只有他们二十八宿才有的记号,将鬼从原地点引了过来。

    虽然他没有参加寻找任务,但从后山一路爬上来也累得可以,气喘吁吁,过来时浑身都是湿透的。

    “你怎么了?掉水里去了吗?”韩王有些好笑地问。

    鬼摇头,扫兴地说道:“来的时候掉进一个泥污,看到前面有处瀑布,就洗了一下,没想到成了这样。”

    “瀑布?这里有瀑布吗?为什么一路过来没听到水声?”韩王皱了皱眉。

    “有啊,在那条路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水声还挺大的,一转弯过来就一点都听不到了。晚上我们住这里,估计还得用那边的水源。”鬼说着,一屁股坐了下去。

    “璃儿,我带你去看瀑布,这里坐着也闷得紧。”韩王起身,伸手来邀请苏瑾璃。

    “好。”苏瑾璃笑语吟吟地站起来,与韩王一同往鬼说的方向走去。

    果然转过几个大石头后,竟可以听见有哗哗的水声响动着。

    “阵!这是阵!”苏瑾璃忽然失声叫道。

    “阵?什么阵法?”韩王一脸严肃地问。

    苏瑾璃回头看去,触眼便是刚才绕过来的大石头,平息了一下气息道:“无殇,这真的是阵法,用石头堆成的阵!跟平时行军打仗的阵法不一样,这个阵,可以隐匿阵内的所有声响,瀑布的泉声为何我们刚才听不到,而在这里却能听得清清楚楚?一般人可能不会想那么多,然而,当年我研究过一个古老家族,他们家族中便有这种奇特的阵法,只是已经失传,我也只听说过。”

    韩王听得目瞪口呆,眉头不由紧紧蹙起,“有这种阵法?”

    “有!”苏瑾璃肯定地点头,“如果不是鬼这次走了后山,我们恐怕是不会往这边来的。”毕竟这里都是些荆棘,又有大石头挡着,让正面看来的人以为这里没有路。

    韩王脑子也快,声音多了丝欣喜,说道:“这里果然是有古怪的,璃儿,说不定宝藏洞就在这附近,我去把他们都叫过来,人多力量大些。”

    “好。”

    韩王以手做口哨,吹了三声,不到片刻,所有人跟着鬼奔了过来。

    听苏瑾璃说到这里有阵时,个个都开始兴奋起来。

    大家走了一会儿,便到了鬼口中说的瀑布,而这边,却没有路了,只是个山崖。

    适才,鬼便是从这山崖背后翻过来的。

    偌大的水帘从高约丈许的石头上倾泻下来,在底下积成一汪潭水,潭水深绿,根本看不到底,却格外令人看着打寒颤,可以想象这是个无底洞。大文学

    四处怪石嶙峋,瀑布流下时击出阵阵水花,越到近边瀑声越大,震耳欲聋了。

    “这里没路了。”鬼说道。

    “难道宝藏洞的入口竟然在这潭底下?”有人低声质疑。

    “不是吧,这潭看起来深不见底啊,谁敢下去?”

    “王爷,让我来试试吧。”一直没说话的柳走了过来,卷起衣袖,跃跃欲试。

    “柳是江边长大的,水性很好。”星点头。

    韩王看了看潭水,眸色深沉,对蛇道:“你看看这水里有没有毒虫毒草之类。”

    蛇上前蹲身,妥了些潭水观察了下,摇摇头,但也不太放心,从随身包裹内拿出一瓶药膏,让柳给全身抹上。

    柳脱了上衣,碍于有苏瑾璃在场,裤子就没脱了,拿了把长刀,跳进了潭水,往下沉去。其他人便坐在潭边等待。.

    柳时不时冒出水面换气,然后又钻下去搜寻。

    众人都默默地坐着,不说话。终于,柳从水面上浮出头来,直接往岸上游来,嘴里说道:“没有异样,下面都是石头。”

    “等等,你去瀑布后面看一下。”苏瑾璃清脆的声音叫道。

    “瀑布后面?”柳疑惑地一挑眉。

    “嗯,要小心。”

    “柳,你注意点,瀑布冲力很大,别撞到岩石上去了。”韩王沉着吩咐。

    “好。”柳转过身子,看准了方向,一个猛子朝飞流直下的瀑布冲了过去,人影很快消失在瀑布流中。

    过了会儿,还没看到他出来,多数人都急得站起了身来。

    “瀑布后面肯定是入口。”苏瑾璃的声音很低,却足以让每个人都听见。

    “真的?”大家听了这话,升起了希望。

    果然,一会儿,一道身影从瀑布中飞了出来,这一次,他直接瞄中了岸,没有落进潭水,很显然,在瀑布后面有了着力点。

    “王爷王妃,后面是个山洞!”柳抹了把脸上的水,接过同伴递来的毛巾,开始擦身子。

    “真的是这里!”

    “我们快进去吧!”大家都兴奋得叫出了声,眼巴巴地看着韩王。

    “要带上火种,最好多备点干柴进去,别让瀑布的水给打湿了。”柳一面穿衣一面说道。

    当下,不待韩王吩咐,每个人都跑到外围扎火把,然后找布裹得紧紧的揣在怀里,以免沾了水分。

    柳穿好衣服,第一个跳进瀑布,余下的人便按着他的方位跳。

    “璃儿,我带你过去。”韩王一手挽住她的腰,低声说道。

    “我可以,你自己过去——”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韩王已经揽着她向瀑布那边纵了过去,她只得闭上了嘴。

    穿过瀑布,便落在山洞里,先过来的几个人已经将火把点好,在洞口接应了。

    “傻丫头,我还是更喜欢自己保护你。”韩王将苏瑾璃放下来,疼爱地抚摸了下她的长发,火光跳跃下,但见他的五官都散发着朦胧的柔情。

    “嗯。”苏瑾璃看着他,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这边几个人赶紧将头别过去,聚精会神地研究起山洞的岩壁是什么石头砌成的。

    韩王与苏瑾璃说了会子话,又有不少人跳了进来,两人便准备往里面走,这样后来的人也可以陆续跟上。

    见王爷王妃要进洞,柳几人装不下去了,立马停止了研究,纷纷举起火把在前面开道。

    山洞很是绵长,走了将近一半路,通道也越来越狭窄,鬼、星、宿、蛇等几个都是跟着韩王前后进来的,不敢离左右,一路上就夸还是王妃有眼见,居然能从图上看出来宝藏洞在这里,换成他们,只怕一辈子都看不出宝藏图上的红圈竟是用来迷惑人的,难怪这么多年都没人找到过宝藏。

    韩王也问苏瑾璃是怎么发现的,苏瑾璃只能说当时看到太阳光照到地图上,感觉到这里的地势在地图上比较突出。大文学

    她自然说不出什么英文单词的话来,心中却满满都是疑惑。

    “王爷,这里真有一道门!这就是宝藏的大门了吧!”柳欣喜的声音从前头传来。

    韩王大步上前,山洞处豁然开朗,一道三人多高的石门驻立在前,石迹斑驳,已有了年份,牢牢地阻住了前行的道路。

    “在这里等人过来。”韩王沉声说道,遂而与苏瑾璃两人走到大门近前查看。

    门上有九个锁孔,苏瑾璃望了一眼大门,又看了看从头上拨下的九凤钗,惊异道:“原来这九个凤头才是钥匙!我一直以为这枝钗的钗尾是钥匙,居然有九个机关,了得啊。”

    韩王脸色很是严肃,点了点头,道:“把钗给我,这里肯定还有别的机关,你别离我太远了。”

    过了会儿,后面人马都到了。

    韩王也发现了这九个钗头各有异状,正好对上大门上的九个锁孔。

    “你们都躲到一边去,我来开门。”韩王说道。

    “无殇,你来吗?”苏瑾璃有些犹豫。

    “是啊,王爷,让我来吧。”其他的人纷纷想要一试。

    “如果遇到危险机关,我躲得会比你们快点,你们让开。”韩王一脸自信的笑,安慰的眼神看向苏瑾璃。

    苏瑾璃只得退到一旁,担心却不减少。

    不得不说,她确实有些自私,这一刻,她并不希望韩王去冒这个危险,宁愿是自己,或者星他们,但她也知道,韩王的身手在自己与星等人之上。

    所有人退到壁旁蹲下,韩王举着九凤钗,一个个锁孔的扭动,巨大的转动声在山洞中响起,甚至有依稀的回音从远处传来。

    每个人的心都提着,直到韩王解开所有的锁孔。

    好在,没有任何事发生。

    隔了好久,确定不会再有意外,众人才举着火把走进洞内。

    这一进洞,所有人都震呆了。

    满眼都是金晃晃的,四处都堆放着珠宝、金银、玉器与各式各样的玩物,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大家小心,这些东西上面可能有毒。”苏瑾璃适时提醒道。

    前一刻有些失神的众人都醒悟了过来,准备去碰的手也抽了回来。

    蛇开始拿着他的药物到各处验毒,确认无事后才来回报韩王。

    “燕王留下的财富果然不少。”韩王叹道,然后对众人吩咐,“这么多财物不可能全搬得走,你们自己挑吧,喜欢什么就拿些什么,不要拿多了,小心带不出去。剩下的都放这山洞里,星回头派队伍将这座山封起来,就说我们要植绿被,以后若是有用处,这些可都是能救命的。”

    因为知道这些财宝的重要性,所以这次韩王过来,带的全是心腹。

    二十八宿,是打小就跟在韩王身边的,不会对韩王有异心。

    而他们也没有亲人,对名利的贪图还比不上对韩王这么多年的依赖。

    而韩王,对他们也从不吝啬,他们也深知这些财宝的重要性,听得韩王吩咐下来,一个个笑呵呵地去挑珠宝。

    “无殇,那里面的路不知是通向哪里的。”苏瑾璃指着一条小道问道。

    “我们过去看看。”韩王小心地护住她,两人往那边走去。

    鬼此时已抓了两口袋的珠宝,也没有心思再多拿了,反正这些都是韩王的,也就是他们的,要那么多也没用,看韩王往那边走,便跟了上来。

    三人从通道走过去,后面还跟着不少已然挑选好珠宝的人,从通道进去,有一道石门半开着。

    里面竟是一间石室,而且有床有桌有椅子,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桌子上还放着一些纸笔。

    “这里竟然有人吗?”鬼惊叹。

    “是燕王以前的住所。”韩王沉着地说道。

    众人听了他的话后才恍然大悟。

    韩王往书桌前走去,忽然,眼光就被桌上一副画吸引去了眼光,脚步再也走不动了,眼里有着强烈的震惊之色,然后抬头看看苏瑾璃。

    “怎么了?”苏瑾璃轻步过来,待看到桌上一张泛黄的纸卷上画着的人时,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只见画上的是一名女子,身着白色宽松的长衫,袖口处款款挽着,墨发斜盘,整个人很放松地坐在一棵树上,倒是极具一种懒懒的媚态。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女子的面容竟然与苏瑾璃有着九成相似!

    而画上女人的头上也插着一根九凤钗,韩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跟苏瑾璃平时戴九凤钗时有什么不一样啊?

    除了衣服与发型,这,这不是一个人吗?

    “你的画像怎么会在这里?”韩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不知道啊,这不是我吧。”苏瑾璃喃喃。

    “唉呀,这不就是王妃吗?”鬼也注意到了这边,奔过来一看,怪叫起来。

    苏瑾璃摇头,她也一头雾水在这,干脆在石室里走起来,想找一些蛛丝马迹。

    本来就对这里有英文提示感觉到迷茫,现在竟又看到了自己的画像,迷团更大了。

    蛇过来翻动着桌上的画像,忽然就听宿疑问出声,“离昕的画像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跟王妃在一起?”

    苏瑾璃一听这话,有些紧张地转了过来,看着他们手中的一幅画,正是离昕与自己在亭前喝茶的画像,不由凌乱了。

    “这不是璃儿。”韩王沉声道。

    蛇看了眼韩王,赶紧将画像放下来,四周竟是陷入一片静默。

    苏瑾璃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去好,只得说:“我从来没跟离昕在一起喝过茶,再说了,这画像又怎么会在这石室里,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她的眸光煜煜,很是坚定与自信。

    韩王笑道:“我知道这不是你,只是世上竟有长得如此神似的人,倒真是奇事了。”

    苏瑾璃无奈地一耸肩。

    正这时,星突然说道:“这不是战神跟王妃,这是燕王跟燕王妃。”

    这句话,更是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燕王跟燕王妃?”

    “你没搞错吧,燕王跟燕王妃怎么跟离昕王妃长得这么像?”

    星淡淡地抽出一个画卷,摆到了韩王面前,指着上面一行小字念头:“这上面写着‘燕七十五年,王与妃宴乐,命臣绘于梅林。’下面是燕皇室的玉玺,错不了。而且你们看这纸张,是不是很陈旧了?又出现在燕王的宝藏洞内,难道会是意外吗?”

    这么一说,众人都称是。

    韩王徐徐道:“史上说燕王最宠的不是王妃,另有其人,这只九凤钗就是燕王给她打的,怎么会戴在王妃头上呢?”

    当即四周又没有声音了,半晌,星说的,“确实是这样,这应该是燕王最爱的女人,不是王妃,但这是燕王肯定无疑。或许,当时燕王是想纳她为妃,但因为种种原因又没有纳成。野史上说她年纪轻轻就死了,燕王也跟着殉了情,导致大燕刚才稳定下来的霸业再次支离破碎。”

    “或许是这样,过去那么久又记载不详的事,还会有谁知道当时的真实情况呢?”韩王叹息道,“可惜了一代枭雄。”

    众人都嗟叹。

    却见苏瑾璃一直对着那画图发呆,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韩王只以为这画中相似的人给她冲击太大,微笑着握过她的手,轻唤道:“璃儿?璃儿?”

    “嗯?”苏瑾璃豁然惊醒。

    “璃儿,没想到,你长得跟燕王的宠妃这么像,要是燕王在世,肯定会跟我打破头了。”韩王调笑道。

    苏瑾璃却没有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抑郁,没来由的抑郁,低声道:“无殇,这里阴气太重了,我们还是出去吧。”

    “好,大家走吧。”韩王陪着她出了石室。

    苏瑾璃依旧有些恍忽,她这时已经想到了那天晚上离昕跟她说的话。

    他说,他本来该在燕国,结果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跟自己一样是穿越。

    如果他真是一百多年前燕国的人,那么,他竟然是燕王吗?

    否则,他怎么会跟燕王长得那么相像?而且,还这么巧地穿越过来了?

    更何况,他说话的口气,自己也是燕国人,跟他还有着不一般的关系,那么只有这一个解释了,离昕真的是过去的燕王,而她,也跟这名宠妃长得很像,很像很像。

    或许,当初这宠妃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所以离昕他错认了。

    没想到,他竟是燕王……

    那么他也应有过很多伤心事……

    看着这样一座巨大的宝藏,看到他曾经的感情上的挫伤,想到他穿越来的举目无亲,苏瑾璃一时有些后悔,后悔没有好好地与他谈过。虽然她不可能给他画中女子的温柔与爱情,但至少,她可以给他带来温暖,不至于让他那么失落。

    还有宝藏图上的英文,这个,也只怕是燕王的杰作了吧!

    他又怎么会懂英文呢?据他们的交流,离昕压根不知道21世纪,难道说,这张图是他的宠妃制作的?而他的宠妃,竟是穿越来的?

    苏瑾璃狠狠摇了一下头,觉得自己是越想越离谱了。

    “璃儿,让我抱抱。”韩王醇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瑾璃一怔,瞬间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抬起头,就见韩王笑盈盈地望着她,低声安慰道:“别想那么多,出去后我们就能去临城了。只要你开心愿意,我们想住多久就在那住多久,好不好?”

    苏瑾璃内心不由涌起一道暖流,反手抱住他的腰,渐渐淡忘了心头那些猜测与疑惑,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个弧度。

    两人相拥着,前面的人不敢回头,后面的人不敢上前,就这样候着,给他们一个二人世界。

    过了良久,韩王才与她十指相扣地缓缓往外走去。

    到了山洞门口,韩王不急着出去,让所有人都先出去,与苏瑾璃站在洞旁,看着从天而降的水帘,冰凉的水珠不时打在二人头上脸上。

    洞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二人,苏瑾璃刚要问韩王做什么不走,韩王却神秘地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东西递在她面前。

    苏瑾璃看去,张大了嘴。

    原来他手上捧的是一条蓝晶项链,碧幽的蓝色沉淀在链珠之中,份量十足,折射着水帘耀眼的光茫。

    “让你去拿些珠宝你不去拿,刚回来时我特地注意到了这条项链,就顺手收拾起来了。”韩王宠溺地笑着,像献宝一样把项链举起来,道:“低头,给你戴上。”

    看着他的孩子气,苏瑾璃不由笑出声,乖顺地垂下了脖颈。

    冰凉圆润的滑感触到了后颈,苏瑾璃却感觉到周身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抬起脸,让我看看。”韩王的声音有着不可反驳的气势。

    苏瑾璃抬起头,微微笑着,却突然被他霸道地揽了过去,紧紧锁在怀里,细密的吻落在额上、脸上、唇上。

    韩王舔了舔她的红唇,很是满足地说道:“璃儿,你戴着这项链真好看,我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给我亲一下。”

    说完含住她的娇唇,撬开贝齿,直侵腹地,苏瑾璃低声呻吟了一声,倒在他的怀里。

    瀑布帘后,一场缠绵火辣的热吻进行得如火如茶,直到苏瑾璃再没力气,急促地喘着气,韩王才放过了她,眼眸微微弯着,满是愉悦与自得,似乎,这世上最珍贵的珍宝也比不上面前这个。

    待韩王与苏瑾璃从洞里出来后,众人收拾好所有行装,带着满满的收获,直奔临城封地而去。

    后来,苏瑾璃打听过离昕的所在,却只得知他离开了苍梧,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去向,而她,也与韩王自此定居在了临城,打造出了属于她与韩王的一片天地……

    (韩王番外完,全文终。)

    截到这,7200字,下面这段话不收钱。

    鹿在此必须要吼一下,这段时间也有很多读者给鹿送花送月票,鹿都没来得及说,但都看到了!

    这本文终于落幕了,鹿很是不舍,灰常感谢追这本文的亲们,不管你们是从去年就开始看,一直陪伴着鹿度过这有欢笑有忧愁的半年,还是才看鹿的这本书,偶都十分感谢你们!因为这本书我们才相识,才相遇,才会彼此分享看文写文过程的喜怒哀乐。

    还有很多亲,除了订阅文,还会经常给鹿打赏,这本书收到这么多花,这么多月票,进入华语言情决赛,全是靠乃们的支持,鹿在此鞠躬感谢,一切尽在不言中。

    PS:关于新文,这段时间鹿要备考六月(不是高考,嘿嘿),如果开了坑上架保持不了更新,所以准备六月底或七月初开新文,届时一定会给亲们带来更加精彩的故事滴,依旧女强男宠,不过性格变化也会很大滴。偶们下本书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