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82章 我终于失去了你
    是啊,发生这样的转变怪谁呢?命运的捉弄?

    乔其天甚至想,前世他一定是花花公子,辜负了太多的女人,这世才会遭受月老的惩罚,让他连一个女人都守不住。

    真是这样他也认了,只要他爱的人幸福就好。

    “是吗?但我们不可能。”秦牧依依抬头望了乔其天一眼,她和秦炎离之间隔着吴芳琳,那是比钢筋水泥还坚硬的阻碍。

    若是没有窥破乔其天和许娉婷的事,乔其天的这番话一定会让秦牧依依无法理解,但现在,她很好的收揽了自己的情绪。

    “不可能?你们不是没有血缘关系吗?”乔其天看向秦牧依依,虽然一直希望她的幸福是自己给的,但既然此路不通了,那秦炎离便是最合适的人选,他看的出他对她的在意。

    秦牧依依能和他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如今只要她幸福就好。

    “跟血缘没关系,我只能是他的姐姐,这是很难改变的。”秦牧依依耸耸肩,别人看到的只是表象,真实的情况只有自己知道,一如和你的关系,因为许娉婷,我们以后再无法成为恋人,这也是改变不了的。

    “依依,对不起。”顿了顿乔其天道,在确定了那晚的人是许娉婷后,他最先觉得对不起的人真的是秦牧依依,但他必须为他的荒唐买单,不然,枉为男人。

    同样是三个字,倘若换成我爱你,该是让人多么兴奋的事,一句对不起,却是完全的将他们阻隔了。

    心底架构的美好,因着这一晚轰然崩塌,但这怨不得别人,既然荒唐了就该为荒唐负责,即便事件的主角不需要,他却不能装傻。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秦牧依依挑眉,是因为许娉婷的事吗?是,你是对不起,不过我能理解,虽然我没经历类似的情况,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在酒精的作用下,意识是薄弱的。

    “我和别的女人,做了,做了荒唐的事,我需要对她负责,真的对不起。”乔其天运了运气才将这句话说出,想必秦牧依依在听了这样的话后一定会很失望吧。

    “这样啊。”秦牧依依无言以对,她没想到乔其天会向她坦白,事情她已经知道,自然不会再表现出震惊,但没关系,我不介意的话,她也说不出。

    理解归理解,若说一点感触都没有那是假话,不过秦牧依依并不会因此而嫌弃他,就算不能成为恋人,还可以是朋友。

    秦牧依依无法要求自己未来的爱人在认识自己之前为她守身如玉,她只希望在相处的阶段对彼此是忠诚的就好,不管原因是什么,现在都是忠诚不在。

    “抱歉,我真是差劲的可以。”见秦牧依依表情平淡,乔其天反而愈发的内疚,虽然我爱你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但却是奔着男女恋人的关系发展的,自己的所为对她已经算是伤害。

    “你没有错,若错也是错在时间,不要觉得对我歉疚,你并不欠我,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即便心底的失落在不断扩散,秦牧依依还是努力故作潇洒。

    哭天抹泪的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样的桥段不适合她。

    友情绝,爱情失,只是转瞬的事。

    秦牧依依在想,时间如果倒叙,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她的友情,她的爱情会不会同,沈洛美没有背后诋毁,乔其天也没有酒后乱性。

    但时光不能倒叙。

    其实,后来秦牧依依也想过,为什么没有歇斯底里,为什么没有纠缠不休,为什么虽然失望却没想象中伤心,归其原因还是因为爱意不够浓吧,不然心一定如剜了般的痛。

    “梦,是没了,你,我终是失去了。”望了一眼窗外的夜幕,乔其天兀自的自语了一句,无限荒凉。

    “你说什么?”秦牧依依抬眸,这算不算是分手了呢?

    “我是说多吃点,虽然和恋人无缘,但我们还是朋友,希望以后我们都是一路朝霞相伴。”乔其天往秦牧依依的碗里夹菜,这句话到底有多沉重只有他自己清楚。

    “会的,你会是我永远的朋友。”秦牧依依用力的点点头。

    菜是吃进了肚,味道却不知,想必乔其天应该也和她是一样的吧。

    “依依,答应我,不要因为我的事影响你在蝶业的工作,这里真的需要你,算我求你。”乔其天异常诚恳的说

    “好,我答应你。”秦牧依依点点头。

    饭后,秦牧依依推说约了果小西,谢绝了乔其天的相送,她想一个人走走,然后消化一下今日的发生。

    城市的夜色是迷人的,可秦牧依依的心却绚烂不起来。

    “小西,我在想我是不是失恋了。”秦牧依依拨通了果小西电话,郁闷的时候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果小西了。

    “没听说开始啊,这又怎么失的?”果小西盯着手中的情趣内衣的小样,这套应该很适合那丫头。

    “不是有那么点萌芽嘛。”秦牧依依看着远处的霓虹,分手了虽然没有嚎哭的冲动,但感觉总还是酸酸的。

    “你是说那个乔其天?我就说嘛,秦炎离那小子怎么能允许你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的,摊上他,你还是乖乖的做良家妇女的好。”果小西的声音到显得有些欢快。

    “小西,我想知道你还是不是我的朋友?不安慰也就算了,怎么听起来还幸灾乐祸的,我怎么就成了勾勾搭搭了?我又怎么不良家了?”秦牧依依撇嘴,她不就只喜欢了乔其天这一个男人吗?勾搭谁呀。

    “好好好,不幸灾乐祸,言归正传,我新设计了一套情趣内衣,要不要送你一套?迷情夜晚,必备佳品。”果小西看着手中的杰作,不住的点头,多少激情的夜晚会因它而熠熠生姿啊。

    “果小西......”听果小西这么一说,秦牧依依陡然拔高了音量,什么和什么嘛,她要情趣内衣穿给谁看,总不能孤芳自赏吧,自己在说爱情,他却大谈色情,这男人跟女人的差别也忒大了点。

    “干吗这么大声,我说错什么了?真是很符合你。”果小西憋着笑。

    “你没错,我错了,我是想告诉你,乔其天,乔其天和别的女人歪歪了,所以我和他以后只能是平行线,你是不是很开心?你的内衣换不来我的爱情。”秦牧依依噘嘴。

    “那恭喜你,从此可以专一的应对你家秦少了,嗯,你要是穿着这套内衣站在秦少面前,他怕是会血脉喷张的。”果小西一脸的得意。

    自己设计了作品,自然是希望它将效果发挥到极致。

    “算了,我就不该打这通电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鄙视男人,鄙视你。”秦牧依依一脸的嫌弃,真是的,就算她和乔其天黄了,也不可能选择秦炎离,说什么内衣不内衣。

    当然,就算可能她也没勇气穿成那样立于男人面前,色情需要勇气。

    “美人,什么都会过去,不属于你的留不住,是你的赶不走,顺其自然,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重要,记住,我呢,你是永远都不会失去的,莫气,讨好一下你。”果小西嘻嘻的笑着。

    “好吧,原谅你了,兜兜转转也就只有你还在我身边,还不算失败,虽然你什么也没帮到我,但心情好多了。”秦牧依依道,此刻心情却是好了很多,是啊,什么都会过去。

    “我真的觉得这套情趣内衣很适合你。”对于手中的作品果小西是非常的满意。

    “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我可没那勇气,行了,挂了。”说完秦牧依依挂了电话,果小西设计的情趣内衣她不是没看过,莫说是穿了,就是看着都觉得面红耳赤。

    “这又不是我的款。”果小西将手中的内衣扔到一边。

    “秦三妞儿,大老远的我就看着像你,这还真是你。”秦牧依依刚挂了电话,就看到冲到她面前的安友宝。

    “宝姐姐,是你。”见是安友宝,秦牧依依别提有多开心了,虽然住同城,见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是不是很想我啊?”安友宝冲秦牧依依挤挤眼。

    “那是必须的想。”秦牧依依用力的点头,曾经的时光都是欢笑,如今各自安好。

    “对了,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徐强飞。”安友宝将一个男人扯到秦牧依依的面前,并顺势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好。”男人冲秦牧依依点点头,他肤色略黑,眉眼到是硬挺的很。

    “男,男朋友?”虽然知道安友宝的性取向有问题,可这么大大方方的介绍他的男朋友,秦牧依依还是有小小的吃惊。

    看那男子往安友宝的眼神,秦牧依依可以确定这真的是爱情了。

    “不要这副表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喜好,我们很相爱的,总有一天我会变为女人。”安友宝耸耸肩,异样的眼神看多了,也就麻木了,别人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秦牧依依还是听沈洛美说的,安友宝一直想去做手术,然后以女人的身份自居,或许要不了多久,他真的就是宝姐姐了。

    “对不住宝姐姐,我这不是没有心里准备吗?”秦牧依依讨好是的扯住安友宝的胳膊,她确实有点小小的震撼,原来也就是化妆啊,兰花指啥的,现在这都有爱人了。

    一辆黑色的轿车静静的停在不远处,一双眼睛透过车窗盯着站在路边正在交谈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