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91章 真相是什么?
    莫说秦炎离质疑,初稳也觉得不可思议,秦牧依依不是那么不小心的人,毕竟初稳和秦炎离站的角度不同,虽然他并没有把吴芳琳想的那么恶毒,但两个人是一同进出的,真相是怎样也只有她最清楚,他有必要知道意外是怎样发生的。

    初稳的人去查却被告知那两天景区的监控出了故障,景区的监控出了故障倒也算了,连她们入驻的酒店监控也选择在那两天罢工,要不要这么巧啊?

    到底是真的巧合,还是人为,不得而知,但初稳并不会因此而放弃,想到安媛熙的那番话,初稳对吴芳琳多少还是起了疑心,该不会这其中真的有什么猫腻吧?那就更有必要查下去了,是意外固然好,倘若真的有什么人做了手脚,那他绝不留情。

    无法从监控入手,那就只能从景区工作人员查起,秦牧依依从入住到发生坠崖好歹也在景区里呆了十几个小时,总是会有人对她有点印象的吧。

    于是初稳差人拿了秦牧依依和吴芳琳的照片挨个问景区里的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游客,见人就问,却是只对吴芳琳有印象,理由很简单,她是坠崖人的家属,也是,出了那样的事,自然会有人认识吴芳琳,至于秦牧依依所有人却都说没有见过。

    看来这条线索又中断了,也是,景区进进出出那么多人,若非名人,谁又会特别关注呢,是自己想的简单了。

    接着初稳的人又去调查了找到秦牧依依尸/体的人,那些人说的没有一点毛病,好像都是提前背好了似的,那么热的天气又过去了这么多天,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已经无法辨别外形,但验过DNA才确定了是几日前坠崖的人。

    几天查下来一无所获。

    初稳觉得越是天衣无缝,越是让人怀疑,秦炎离不是低智商的人,景区的人也好,他自己的人也好,几次搜救都没有结果,怎么几天后就发现了尸/体呢?有点说不通啊?但因着吴芳琳是他的母亲,秦炎离才不会对她起疑。

    可不可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会不会秦牧依依压根就没去景区?倘若没去,那这坠崖一说便是个谎言,如此也就能理解为何几次搜救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了,至于后来发现的尸/体之事,会不会也是有人的故意而为呢?若真是如猜测的这样,那这个问题就有点复杂了,搞不少还涉及到谋杀什么的。

    初稳只是想着应该有的可能,当然,他也不希望秦牧依依的不见踪影会和谋杀扯上关系,那样的话他会觉得太没天理了,毕竟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孩子。

    只是,如果秦牧依依没有去景区那又去了哪里?吴芳琳到底有没有说谎?尸/体是不是真的就是秦牧依依,毕竟以吴芳琳的人脉,想要搞一份假的报告还是很容易的,但吴芳琳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因为她爱上了她的儿子?为了要拆散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怎么说都是一家人需要这么残忍?一个个疑问都盘亘在初稳的脑子里。

    为了解除自己心头的疑虑,初稳觉得不能单纯的只停留在景区的范围了,于是便把海陆空都查了个遍,水陆都没有发现什么,却在机场的监控录像中看到了秦牧依依和吴芳琳的身影,但奇怪的是却没有秦牧依依的登机记录,更奇怪的是再后来就只见到吴芳琳一个人,秦牧依依却不知所踪。

    难不成这丫头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如此也太匪夷所思了,听秦炎离说吴芳琳和秦牧依依是给秦玺城祈福的,看来他并不知道她们曾去过机场,又去机场干吗?

    虽然秦牧依依不知所踪,但初稳却是肯定了一点,这个吴芳琳当真是有问题,而且秦牧依依有没有坠崖,或者是怎么坠崖的怕是要画上一个问号了,毕竟从始至终都是吴芳琳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坠崖如此,后来的尸/体也是如此,想到吴芳琳逼迫秦牧依依去相亲,又联想到安媛熙的那番话,所谓无风不起浪,安媛熙应该不是信口开河随便乱说的,那么,会不会真的是吴芳琳做了什么手脚呢?

    倘若真是如此,那吴芳琳算是个人物了,可以不声不响的操控这一切,还能做的天衣无缝,就好像受过专业训练一样,看来有必要去会一会吴芳琳了,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当然,初稳也清楚让若吴芳琳真的策划了什么,必是早有准备的,他想套出什么来怕是没那么容易,套不出来无妨,试探试探也好。

    初稳的突然造访,吴芳琳虽然深感意外,但还是表现出了该有的礼貌,毕竟初稳的身份不同,人嘛,尤其是站在高处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势利眼。

    “抱歉,伯母,突然造访也不知道有没有叨扰到你?知道伯父有恙,早就想来探望的,奈何最近一直忙也没能抽出时间,还请伯母见谅。”初稳很是客气的说,天天在生意场上混的人,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初先生太客气了,怎么能说是叨扰,你能来我很高兴,只是,伯父还是那个样子记不得任何人,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吴芳琳脸上挂着笑。

    “伯母还是喊我小初好了,初先生的称呼会让我不自在,我这个人随性惯了,有些事急不得,我相信伯父一定能恢复如初。”对于秦玺城初稳还是清楚的,曾经还以他为榜样,即便现在自己也小有成就,秦玺城依旧是让他非常钦佩的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伯母也就不客气了,小初啊,你是炎离的朋友,最近他心情不好,伯母想请你帮忙多开导开导他,朋友的话他还是会听的,希望他能早一点走出低谷。”吴芳琳道,现在秦炎离心里憋了火,自己的话根本听不进去,倘若初稳劝慰劝慰应该会起点作用。

    “放心吧伯母,我一定会开导他的,其实,炎离他比我们想象的坚强,我相信他很快就会走过去的,伯母也不用太心急,怎么都需要一个过程的。”初稳回应着。

    “要真是这样我就放心了,那孩子像他爸,我担心他一直放不下这事。”吴芳琳点点头,但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毕竟他很爱依依那丫头,突然成了这样,有些低迷也是能理解的,换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依依是多善良的一个孩子,懂事又孝顺,现在的年轻人没的比,能娶到她是前世修来的,没想到最后竟成了这样,真是可惜了。”说完这些初稳看向吴芳琳,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是啊,那孩子确实很懂事,从不曾让我和伯父操过心,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是她和轩儿没缘分,曾经我还和你伯父合计到时候是给他们办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呢,唉......”吴芳琳兀自的低叹一声,尽显无奈。

    “伯母也不要难过,这是个人的命,这些天伯母奔前忙后的着实辛苦,倘若那丫头泉下有之,定会保佑您长命百岁。”初稳道,这个吴芳琳还真是戏精,好合计办婚礼,是谁强迫那丫头去相亲的?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看来吴芳琳当真是个人物,如此初稳愈发的觉得这坠崖的事有些蹊跷了。

    “虽然我不是她的生母,但怎么都是我养大的孩子,想想就心痛啊,只愿她在那边不要受苦才好,如此我的内疚才会少一点,不该让她陪我一起的,如此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吴芳琳抚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是满满的哀声。

    若非初稳有事先调查过,现在看到吴芳琳这样哀声的表情,真的是要感叹她们的母女情深了,看来想要从吴芳琳这里探听点什么怕是要失望了。

    “伯母不用内疚,毕竟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何况尸/体被找到后不也是您亲自去处理的嘛,如此已经很对得起她了,其实那些事交给炎离就好,也省的您来回奔波。”初稳漫不经心的说,对方只通知吴芳琳,不通知秦炎离,而吴芳琳也是独自去处理并没有事先告知秦炎离,这实在有点不合乎情理。

    “那丫头就这么走,轩儿有点接受不了,我也是怕他看了难过,所以代他处理了,为父母的,能多做些就多做些喽,回忆让人伤痛,不说这个了,嗯,你喝茶,这是今年的新茶,味道不错。”吴芳琳不想再就秦牧依依的话题扯个没完,本就是没有发生的事,便岔开话题。

    “是啊,人已经走了,但活着的人依旧要好好的活着,该放下的就放下吧。”初稳附和着,既然吴芳琳不想在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他也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自然时收住,虽然从吴芳琳的言论中没有发现什么漏洞,但奇怪的很,初稳反而觉得吴芳琳有问题的很。

    初稳明白,想要查出真相怕是很难,但不管有多难,他都必须要查下去,他需要知道在秦牧依依身上发生了,到底是不是被人陷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