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第160章 再不增援工兵营会被全部消灭
    日军司令官植田谦吉调动第9师团和第24旅主力两万多兵力,对江湾、蕰藻浜连接点庙行一线,展开飞机、坦克、大炮猛烈轰炸,地面日军海军特别陆战队和陆军主力,在强大火力支援下,向我阵地发起自开战以来最猛烈的进攻。

    担任日军主力先锋的是刚从郊外调来的藤原联队,藤原浩及联队长接到植田谦吉将军,向第五军张治中所部262、264旅前沿阵地,采取稳扎稳打逐步推进战术,发起冲锋。

    联队参谋长山田丰秀紧跟在藤原浩及身边,看到第五军阵地炮火连天,阵地被硝烟烽火弥漫,不仅说道:“藤原大佐,我大日本皇军在上海,这是第一次对支那阵地,发起如此猛烈的进攻,只要空中和地面重火力打击停止,我们联队不用吹灰之力,就会占领支那军的阵地。”

    “吆西,只要突破支那第五军庙行前沿阵地,我的联队就会长驱直入,整个上海就是大日本皇军的占领区。”

    “是的,这个目标一定会达到,只要攻下上海,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勇士,就会在这个东方大都市为所欲为,满足士兵们的所有需要。”

    “山田君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的联队来到上海,一直布防在郊区,士兵饱受露营之苦,我相信,不用一个小时,我们就会成为上海的主宰者,哈哈哈。”

    藤原联队两位指挥官,手拄指挥刀看着稳步向前推进的部队,脑子里想的已经不是如何与支那军作战,而是马上就要突破阵地,消灭守军,部队越过阵地,大踏步进入城区的美景。

    植田谦吉司令这次可谓倾所有兵力,动用上海以及周边能调动的飞机、舰艇、火炮、坦克,豁出血本的对我前沿阵地展开先轰炸后进攻的战术。

    其目的就是在轮番轰炸和炮击中,首先摧毁支那部队的前沿防守阵地,消灭支那军主力,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保障,扫除向城区推进的一切障碍。

    坚守在庙行前沿阵地的88师262旅528团,以及最前线的工兵营,战士们经过几次与敌进行反复阵地争夺战,部队伤亡惨重。

    阵地阻击战打的异常激烈,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以最猛烈的火力打击,有时十几分钟就会落在阵地数百颗炸弹,前沿阵地在农田挖的战壕,一次次被摧毁。

    牺牲受伤的士兵还没来得及转移到后方,紧接着就再次遭到敌人飞机、大炮、坦克的轰炸。

    每一次轰炸,阵地都会暴起成片的烟雾,刚在炸弹轰炸的间歇,快速抢修好的工事再次被摧毁。

    上海市民主动跑到前线阵地,配合部队修复工事,他们虽然没有武器,不能与敌人刀枪相见的展开誓死拼杀,但是他们的鲜血跟士兵同时洒在阵地上。

    地面进攻的日军部队,借助强大的重火力掩护,一次次发起进攻,但在我军不屈不挠的火力阻击下被打退。

    战事稍作缓解,262旅528团第十二连的士兵,靠在战壕利用这生命随时都会失去的暂短时间,有的在卷老旱烟,有的在包扎伤口,还有的凑在一起东拉西扯自我安慰的说些闲话。

    战争对他们这些经受过血与火洗礼,而活下来的士兵来说,此时的心态,并没有刚开始那么听到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炸弹轰炸阵地的恐慌,一个个在炮火硝烟的战争中,灰头土脸的没有个人样,可他们还是乐观的互相嘲笑。

    十二连连长万羽走过来,扯起粗狂的嗓音骂道:“你们这群还能活着的混蛋,知不知道在敌人下一轮进攻,还能不能留下性命?赶紧给我加固工事。”

    “万连长,我们不知能不能活着,只要你活着就行。”

    “屁话,难道我是钢筋铁骨啊?哼,就是钢筋铁骨,被小鬼子的飞机、大炮、坦克这么瞎几把轰来轰去,也能轰的连点铁片片都找不到。”

    万羽说着蹲下来,从一个士兵手里抢过烟屁股,送进嘴里抽了两口骂道:“你这货抽的什么烟,怎么这么个味道?”

    “哈哈哈,我们坚守在阵地都好几天了,带来的烟叶早就抽光,你刚才抽的是从地上捡的乱树叶和毛毛草,当然赶不上正儿八经的烟叶了。”

    “你们这不是在糟蹋自己吗?抽这破烂玩意儿不但呛人,抽的嘴里巴苦巴苦,辣的嗓子都说不出话来,你们还是都特么的忍着点,不要再抽了。”

    “万连长,我们就好这口,趁着还没死,只要能冒烟什么都行,要是上来烟瘾把人瘾死,还不如抽几口,一旦这场战役下来还活着,再抽好烟叶子,有个好赖比较,岂不也是一种享受?”

    万羽看着身边的兄弟,摇头苦笑道:“但愿我们打完这一仗都能活着,到时我在上海买最好的烟叶子,管你们够,不,老子每人发给你们两条哈德门,怎么样,你们的万连长还够意思吧?”

    十二连三班班长李牛凑到万羽身边,看着围着的士兵喊道:“你们想不想听咱们连长在开往前线时,他那一段风光的事?”

    士兵与敌人残酷激战,活下来的士兵本来心理压力就大,听李牛班长这么问,一个个的情绪被调动起来,随和着喊道:“想听,请万连长给我们这些还活着的兄弟讲讲你的。”

    “不要起哄,有什么好讲的,你们临上战场不是也都做了些自己想做的事吗?”

    “万连长,你就说给兄弟们听听呗,要是再次与日军打起来,我们还不一定有那命听你说呢。”

    万羽连长听士兵说的这么悲戚,不仅蹲下来讲述他临上战场的那一幕,此时透过阵地漂浮的硝烟映照在脸上的阳光,脸上放出的光彩是刚毅中带着凄婉。

    他的连队接到命令,随时都有可能开往闸北前线,万羽不知此一去是否还能活着回来,遂向营长请假回了一趟家。

    当他跨进家门看到父母、小妹正坐在客厅,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愁云,不仅亮起嗓门喊道:“爸、妈,儿子特意请假回来看看您二老。”

    “哥,你们部队不是要打仗了吗?怎么你还能离开部队呢?你不会是偷跑回来当了逃兵吧?”

    “莹儿,你哥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怎么能这样跟你哥说话?”

    万莹看着爸爸不高兴的说道:“爸,我怎么说我哥几句话都不行啊?是不是看他现在当了个小连长,好像光宗耀祖了就打压我?哼,就是偏心你儿子。”

    “羽儿,你们是不是要打仗了?”万羽的爸爸不理会最近热心抗日,激进的宝贝女儿胡言乱语,看着万羽心里不安的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