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第177章 冒险摸进村子
    拜谢11赠送一张宝贵的月票

    顾铭看王峰站在大树后面端着望远镜,一直在观察日军发起的进攻,不仅靠近问道:“王峰,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暂时还没有,但我还是觉得日军进攻队形非常奇怪,这种进攻队形我是第一次发现,虽然感觉不出什么危险,可就是叫我总是心中不安,而且这种不安越来越厉害。”

    王峰说着拉上顾铭,快速返回阵地前沿,趴在一块稍微高一点的战壕跟前,看着离前沿阵地还不到一百米进攻的日军,突然大声暴喊道:“集中火力消灭进攻之敌。”

    他下达完命令整个人突然缩回到战壕,就像一个贪生怕死的士兵,抱着手里的枪闭着眼,耳朵里听到爆裂的枪炮声,被惊吓的浑身瑟瑟发抖。

    “团座、团座,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闭着眼蹲在战壕里,难道你真被吓得连开枪杀敌的胆子都没有了吗?”顾铭被王峰这种叫人不齿的表现,惊吓的抓住王峰胳膊大喊道。

    王峰猛地甩开抓着他胳膊的顾铭,转身就像个鸵鸟,头拱在冰凉的战壕的泥土上,好像真被日军大部队的进攻吓得站都站不起来。

    顾铭蹲下来轻轻扶住王峰的肩膀低声问道:“王峰,我不相信你是个怕死鬼,可你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不堪?是不是你生病了?不应该呀,刚才你从树上跳下来比猴子还灵活,可怎么回到阵地就这个样子了呢?”

    她绝不相信王峰贪生怕死,更不相信王峰被日军大部队的进攻惊吓的一筹莫展,难道真有一种危险在快速靠近,而王峰又没有找到这个危险的来源,担心部队会被突然袭来的危险消灭,找不到办法解决才龟缩成这个样子?

    王峰确实就是顾铭此时所想的那样,他已经意识到危险在快速靠近,可就是找不到这危险来自哪里,为了保护他的第三团不被消灭而又毫无办法。

    他此时头拱在战壕冰凉的泥土上,想叫自己发烧发热混乱没有头绪的大脑快速清醒,将穿越前看的资料不受任何影响的在脑海中再次显现。

    可他很失望,据穿越前所了解历史上的淞沪抗战资料,庙行战役虽然描写的章节篇幅很多,但是真正描写庙行战役有关惨烈细节的并不多,更没有工兵营在阻击日军多次进攻最后全军覆灭的资料,其他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

    王峰闹不清楚,在庙行战役最前线阵地阻击日军进攻的工兵营,能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为什么在最后一次阻击战中,在敌人炮火的打击下,不到半个小时就会全军覆没呢?

    飞机、炮火、坦克这几种重火力,不只一次对工兵营阵地实施狂轰乱炸,为什么前几次都能避过,在最后一次没有飞机的空中火力打击,就这么快的阵地被摧毁失守,整个工兵营的士兵全部壮烈了呢?

    难道、难道是坦克?不,如此大的目标,不可能杜志国营长不放在心上,日军的火炮?不,火炮的轮番轰炸,一直都没有将坚守阵地的工兵营消灭。

    难道是敌人从两翼秘密运动着两支特种小队,突然靠近从两翼打的工兵营措手不及,在两翼火力掩护下,正面进攻的日军趁机突破工兵营阵地,在搏杀争夺战中,工兵营寡不敌众,与敌搏杀到最后一刻全部牺牲?

    王峰反复思考,总找不到日军这次进攻的队形,将要密谋什么,一旦不能及时识破,他的第三团和工兵营仅剩下不足一个连的兵力,会在瞬间毁于一旦。

    不,这不是王峰要的结果,更不是王峰在无奈之中甘愿接受的事实,要想保住阵地,要想保住剩下来的这些士兵兄弟生命,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破解的办法。

    “王峰,你看进攻的日军突然趴在地上不动,只是开枪射击,不再向前推进,这是不是鬼子耍的花招啊。”

    “什么?进攻的日军突然停止前进趴在地上反击?”一筹莫展的王峰,刚准备把他拱在冰凉泥土上的鸵鸟头抬起来,突然听到顾铭惊惧的对他喊叫。

    他快速振作起来,‘噌’的站起来趴在战壕上沿,当发现鬼子的队形一直没边变,此时前锋部队离阵地前沿还有七十多米,进攻的小鬼子竟然趴在地上实施火力反击,而不再向前推进,这更叫王峰心中不安。

    日军纠集一个半中队再次对庙行前沿阵地发起进攻,所采取的进攻队形非常诡异,进攻的速度并没有以前那么疯狂,突然集中这么多兵力,而不采取强大的进攻态势,其中必有诈。

    王峰端着望远镜从日军最前锋的队形,慢慢的移动视线看向后面日军队形,发现此时的日军前队队形间距拉开的更大了一些,但后队几乎密集在一起,做好随时扑向前沿阵地攻战状态。

    这种队形的出现预示着什么?日军指挥官到底在搞什么鬼?

    顾铭低声问道:“王峰,我也觉得日军这次发起的进攻有些古怪,难道他们想把部队拉开距离,减少进攻时被我们的火力集中打击,还是怕什么?”

    ‘怕什么’?王峰突然被顾铭的这句话提醒,一种危险的意识占据着大脑,‘怕什么’?难道是怕我方重火力打击,为了减少伤亡才如此部署进攻队形?

    可我第三团接收的前沿阵地,并没有什么飞机大炮重火力对日军进攻部队可以威胁,可日军进攻队形的这种部署,分明是在防范我重火力打击,但又为什么这么谨慎的向前推进呢?

    他们在等什么?究竟在等什么?

    王峰虽然大脑中风暴不断,可始终理不清头绪,当他发现日军动了,前锋部队开始向前小心地移动,后面的敌人缓慢跟进,大批敌人还没有进入地雷区域,还不能下达引爆地雷消灭敌人的命令。

    当日军先锋部队向前推进了二十米再次停下来,王峰脑中突然一闪,不好,敌人这是在等待炮火掩护,或者等待强大的炮火突然对我阵地实施炮击,趁机疯狂的扑上来,企图以小的自我伤亡在日军炮火下的代价,引诱我方指挥官判断失误,致使在日军炮火中摧毁阵地,地面日军的后续大部队,趁机发起疯狂进攻,消灭我据守在阵地的部队。

    火炮,日军后方的火炮是这次日军指挥官设置的最后重火力,在先锋小部队的佯攻下,引诱我部队坚守阵地实施反击,再突然开炮轰炸,数轮炮击摧毁,以牺牲冲在前面少量兵力为代价,掩护日军大部队发起最猛烈的进攻。

    王峰想明白了,但并没有感到轻松,而是感到更加难以破解日军这种进攻部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