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天下无刀 > 风烟笼西北 快意纵辽东 第四十二章 遥遥赤霞燃远山(二)
    这是一个穿着破烂衣服,戴着破烂毡帽的中年汉子。汉子面色黝黑,胡子拉碴,倒有一双明亮的眸子嵌在他这张甚是普通的脸上。

    他的腰间挂着一个竹篓,看竹篓的新旧程度,应该是有用了一些年月了。

    “你杀了我的蛇,得赔我”,中年汉子直勾勾地看着纳兰素,说道。

    纳兰素被眼前这个中年汉子气笑了,但她的神情不见轻松,有几分凝重之色。

    宋端玉说道,“赔什么?”

    那中年汉子摸了摸脑袋,又看了看自己腰间的竹篓,说道,“为了抓住这条竹叶青,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现在蛇死了,就要一命换一命!”

    中年汉子说到后来,声音变得森寒起来。

    他将头上的毡帽摘下,从毡帽的凹陷处取出一把短刀——这是平时上山开路的短刀。没想到这男子居然把这刀藏在帽子里,然后罩在头上,可真是一个古怪的人啊。

    纳兰素说道,“你是西北蛇王独孤风?”

    “哦?你认识我?”,那中年汉子诧异道。

    “自然认得”,纳兰素说道,“你负了那人,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

    纳兰素的话让宋端玉有些不解。他暗自想到,“听纳兰姐姐的意思,她似乎还与这中年汉子相熟。可先前纳兰素明明是中原人士,怎么会认识西北的江湖散修呢?还是修炼这等毒功的偏门左道之人。”

    只见那中年汉子将竹篓上的盖子摘下,有几条身子赤色,倒三角蛇头的小蛇从那竹篓里钻了出来。这些小蛇供着身子,吐着蛇信子,似乎就要从那竹篓边沿蹿身而出。这些蛇儿着实让人讨厌,宋端玉心下有些厌烦。

    那中年汉子听了纳兰素的话,模样竟然变得癫狂起来。

    他将手中竹篓一甩,当篓子凌空飘过之时,只见其中有数十条小蛇纷纷落下,就像下起了“蛇雨”。

    若是让这些不知道名字的毒蛇躲进草丛之中,情况定然殊难逆料。须知道,这些小蛇本是活动于山林之间,后被眼前的这个中年汉子独孤风抓走的。

    它们虽是毒蛇,但毒性相对纳兰素这样的习武之人来说还是不足以致命的。但是在经过独孤峰的日夜调养之后,这些毒蛇颚下的毒牙中蕴含的毒液绝不是寻常武者可以承受得起的。

    可谁曾想,还没等那些毒蛇落地,那中年汉子身形快速变换,饶是在短短三息时间内派出了十五掌!

    纳兰素看到这一幕,眼中的凝重越发惊惧——没想到眼前这个疯癫的捕蛇汉子竟然有这么高明的掌法。且说天下武学种类颇多,不说上乘武学,就论中乘武学来说,能将这等武学参悟得通透的人终究是少的。但眼前的这个所谓的西北蛇王“独孤风”分明是

    但她手上并没有动作,因为她知道这独孤峰拍出的数十道掌力并不是朝她来的。

    只见磅礴的掌力气劲裹住了那些在空中纷乱腾跳的小蛇,小蛇一瞬之间便不能动弹。

    下一瞬,那些赤红色的小蛇变成了血红色!

    掌气如刀,竟然生生地刺入了小蛇光滑的皮肤之中,爆裂出了猩红的血液。

    宋端玉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独孤峰变得疯癫之后,出手变得如此不讲章法。

    好歹是西北蛇王,怎么被纳兰素一句话说得如此疯癫呢?

    宋端玉十分不解。

    宋端玉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眼前这个中年汉子。

    他发现中年汉子地腰间除了一个竹筒之外,还挂着一个香包。

    这香包的做工特别精细,制式也很特殊,看样子像是女子的香包。但辩别其制式,似乎是一个宗门特有的香包。

    宋端玉看着状若疯癫的独孤风,对纳兰素说道,“纳兰姐姐,你认识这个汉子?”

    纳兰素摇了摇头。她将长剑背在身后,转过身子,对宋端玉莞尔一笑。

    女子朱唇轻启缓缓说道,“我不认识他。”

    听到这句话,宋端玉心中一怔。他心里的疑惑更深了。既然不认识,那纳兰素先前怎么会说出那句话?难道是因为那个香包?

    宋端玉指着独孤风腰间的那个香包说道,“纳兰姐姐,莫不是这人的香包有些蹊跷?”

    纳兰素点了点宋端玉的脑袋,说道,“你小子倒是聪明的紧,这个香包就是眼前这个西北蛇王的症结所在。你可知道这香包的来路?”

    宋端玉摇了摇头。他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青羊镇上,从未出去过。平日里,他也就和镇上的少年在青羊镇附近玩玩。至于这香包,凭着如此精细的做工,定然是大城市里的物件儿。

    宋端玉没有见过,也是正常的。

    纳兰素说道,“这香包是北龙城的玲珑坊制作的?”

    “那又如何”,宋端玉疑惑道,“我虽然没有不知道这香包的来路,也知道那些大城市里繁华的街市上有香包制作。其实我们青羊镇上也有类似的香包出售,只不过比之这汉子身上的香包要差了不少。”

    纳兰素扑哧一笑,她将长剑还下,指着那汉子腰间的香包,说道,“这玲珑阁的香包做工确实是西北最精细的,但他们家的香包最大的不同却是……”

    说道此处,纳兰素的眉宇之间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

    宋端玉也捕捉到了这一缕奇怪的神色。只是涉世未深的他并没有看透这女子眉间的忧色。直到宋端玉成了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之后,他才知道今日女子眉间的忧色。

    “纳兰姐姐,你倒是快说啊”,宋端玉说道。

    见纳兰素迟迟不言语,宋端玉有些急了。

    纳兰素说道“这北龙城中玲珑坊中产出的香包虽然是女子制式,但却不是给女子佩戴的。”

    宋端玉问道,“那是给何人佩戴的?”

    “负心人”,纳兰素说道。

    听了这话,宋端玉倒是有些明了了。

    原来眼前的这个‘西北蛇王’独孤风曾经辜负过一个女子。

    所以了解此中内情的纳兰素才会说出那一句话。

    “纳兰姐姐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宋端玉疑惑道,“纳兰姐姐并不是西北人士,而且此次应该是第一次来西北吧。”

    纳兰素将脸侧了过去,看着远方。

    远方的天际已浮现了数朵赤红色的飞云。

    在飞云之下,遥遥有几座相互依偎远山披上了灰蒙蒙的衣纱。

    女子的心里在想什么呢?

    她在想世间男女之情。

    纵然有一个状若疯癫的独孤峰在前,可以说是危机四布、险象环生的情况。但女子仍然抑制不住地去想世间的男女之情。

    她想啊,她纳兰素与张紫棠的情爱又会有怎么样的结局呢?

    那人世间璀璨如星辰、皎洁如明月的爱情,可否会步上那朝霞下的远山,又会以怎么样的方式度过即将到来的漫漫长夜呢。

    虽说身边不断地传来刀剑声,纳兰素却不将这些声音收入耳中。

    良久,她缓缓开口说道,“因为我也买了一个。”

    说这句话的时候,宋端玉分明看到纳兰素那淡美如月的脸上爬上了一丝红霞。

    “纳兰姐姐买这个作甚”,宋端玉大惊道,“难道纳兰姐姐……”

    纳兰素脸上有着促狭地笑意。她看着宋端玉说道,“怎么?”

    “我张叔可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难道曾经欺负过纳兰姐姐你吗”,宋端玉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怯生生地,似乎是和纳兰素第一天认识地样子。

    纳兰素问道,“你这小滑头,满嘴胡言乱语什么,当心老娘撕了你这张弹簧一样的嘴。”

    纳兰素的言语虽然激烈,但语气之中还夹杂着一丝玩笑之意。

    宋端玉似乎被纳兰素给吓住了,他连忙说道,“纳兰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如果谁敢欺负你,我一定把他打得皮开肉绽!”

    听了宋端玉夸张的话语,纳兰素则是说道,“你打得过吗”

    宋端玉还想说话,纳兰素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小子别贫了。”

    只见纳兰素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淡粉色的荷包。

    宋端玉从纳兰素的手中接过香包,放在手中端详一阵。

    这香包的做工确实精致——香包的右下角落刻了‘玲珑二字’,正中则是绣了一个舞剑女子的模样。

    只见这女子炯炯有神,手中长剑飞刺出去,可见这制作香包之人的高超手艺。

    宋端玉把玩着手中的香包,又看着面前那个在原地胡乱舞动着手掌的独孤风。

    他对纳兰素说道,“纳兰姐姐,这个香包可以给我吗?”

    这下倒是让纳兰素疑惑了。

    她说道,“你一个小孩子要这个香包有什么用?难不成你曾经求爱不成,哪家的姑娘不要你了?”

    宋端玉虽然明白纳兰素是玩笑打趣,但那一张稚嫩之中又透着坚毅的脸仍然是止不住地涨红了起来。

    “纳兰姐姐就别拿我玩笑了”,宋端玉说道,“要这香包自然是有所用途地。”

    “好,便就给你吧。”

    其实这个香包,纳兰素原本的打算是将它给张紫棠地——死地张紫棠,而不是活的。

    只是现在,倒也是用不上了。

    宋端玉将香包往空中一抛,叫唤一声,“喂,你看!”

    独孤峰的目光便射了过来。

    宋端玉连忙抽刀一斩,那香包瞬时裂成了两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