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十五章、被污染的圣杯
    从结论开始说起吧。

    这名从者,埃尔梅罗二世,是货真价实的圣杯战争参与者。

    虽然并没有获得最后的胜利,但却实实在在的活到了最后。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胜利了,比那些马革裹尸的魔术师强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次的特异点,非常恰好的,就是他曾经参与过的圣杯战争。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肯定?

    当然是因为……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啊!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力吗?

    不过,也有问题。

    比如,根据他的记忆,第一战应该是在海港,由lancer迪卢木多,挥动双枪,迎战saber阿尔托莉雅。

    之后,会因为archer吉尔伽美什和rider伊斯坎达尔和不知真名的berserker来一次大混战。

    这才是他印象中的第一战。

    所以,他才会一开始就等在无人的港口区。

    不过……

    他再怎么神机妙算,也无法料到,这次肯尼斯居然没有召唤迪卢木多……

    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是时钟塔的精英讲师,天才魔术师,为了赢得圣杯战争做足了准备,然而在开战前夕,被时钟塔的某人,偷走了圣遗物【伊斯坎达尔的披风】而导致不得不临时筹备新的圣遗物。

    看样子,这个特异点里,肯尼斯【没有筹备新的圣遗物】而是【坚信自己作为魔术师是无敌的,所以从者方面就无所谓。】

    如果不准备圣遗物,那么召唤从者的时候,就会优先从【相性】上来选出和御主最能合得来的从者。

    大概,是觉着自己这么强,再有一个合乎性格的从者会更强吧。

    于是乎,才会把随着伊斯坎达尔的结界一同回到这个特异点的八木雪斋给错误的当做从者召唤了。

    这次圣杯战争,是不应该有胜利者的。

    事实上,他参加的那次,圣杯也确实没有显现。

    早在六十年前,第三次圣杯战争的时候,因为爱因兹贝伦家违规召唤出了【此世全部之恶】,而导致圣杯被污染……

    现在的圣杯,只是灾厄的化身罢了。

    如果一旦现世,不管对他许下什么愿望,最后都会变成残忍的悲剧。

    听了这番话,爱丽丝菲尔很罕见的露出了非常坚定的拒绝的神态:

    “恕我不能相信您的话。”

    对啊,她作为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当然不会随意的相信这种对自己家族不利的发言。

    “啊,也对。那也没关系。只要到时候,亲眼看见圣杯就会明白了。在那之前,我们要排除无法沟通的从者,留下三骑。因为在下也算在内,所以,大概只需要:lancer,caster,和saber就足够了。如果可能,我希望尽可能不和rider产生冲突。这对你们也是有利的吧?就算我说的是一派胡言,跟我们结盟先解决其他对手,然后在跟我们决斗,也是可行的吧?”

    埃尔梅罗二世从一开始也没觉着她们会相信。真要是信了,反而要开始考虑要不要跟她们同盟了。毕竟,蠢货很可能拖后腿啊。

    “唔……圣杯的问题姑且不提,但确实,同盟的话,会更有利一些。”

    “是,爱丽丝菲尔,我也同意你的判断。Lancer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Saber意外的开始为他说话了,这让八木有点受宠若惊,毕竟自己一开场就偷袭了她的御主,还以为她会对自己评价很低呢。

    事实上,saber的标准也很简单:不管是怎样的缘由,能使用和自己同源的那把星之圣剑,他不管如何,本性都应该是【救世主】,不会是恶人。

    虽然他身上总是有一种……让人非常不愉快的,邪恶的气质。但本质上,还是能看到救世主该有的人性之光辉的。

    他的气质和那边的藤丸立香很相似。

    “对吧。不过,不需要问问【真正的御主】的意思吗?”

    忽然,埃尔梅罗二世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句。爱丽丝菲尔脑袋上大大的冒出一个问号:“额?我就是御主啊?”

    “嗯,在下之前就说过,在下对这次圣杯战争非常了解,包括爱因兹贝伦家从外部雇佣了魔术师杀手之类的事情都了解。他才是saber的master吧?”

    “额……我,我是不知道你了解的情况啦。”

    爱丽丝菲尔有点困扰的脱下手套,露出一双跟白手套几乎一样白皙的双手,在右手的手背上,清楚的刻画了三条赤红的纹路。

    毫无疑问,光是用眼看就能感受到剧烈的魔力。

    是【令咒】。

    “怎么?!”

    埃尔梅罗二世瞪圆了眼睛……

    “喂喂,从刚刚开始你就说什么预测什么记忆的,不是一个都没准吗?!”

    从刚刚开始就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单手靠在树干上,斜跨挎站着的黑贞德损了他一句。

    “这样么……原来如此,在在下参加的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家还没有研究到可以自由的参与圣杯战争的人造人,所以才需要从外部雇佣从者……原来如此,这次特异点……难道是以此为基点的吗?”

    埃尔梅罗二世有点混乱了,单手推着眼镜,困扰的碎碎念着。

    黑贞德一个咋舌,转头看向藤丸立香:

    “这玩意我是不懂啦,所以,你召唤我出来到底是干什么?我先说好,我的憎恨可只会烧尽一切,要我拯救世界什么的你可别说这种恶心人的话!”

    藤丸立香点点头,笑道:“那就拜托贞德alter小姐啦!请务必帮我打败敌人。”

    “……”

    黑贞德看看她的脸……法兰西特异点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模糊不清,几乎剩不下什么记忆了。但……

    她是这种性格的吗?

    物尽其用,为了拯救世界,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能用?

    不管黑猫白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

    不过,那些现在都不重要啦。

    重要的是……

    促成了和saber的同盟,这样就最好了。

    以saber的性格,她估计是做不出单方面撕毁契约,然后背后捅刀子的行为。

    这样就算是暂时稳妥了。

    (保持三骑从者的同时,减少干扰者,引导大圣杯降临,然后破坏它。嗯。就这样吧。最大的变数……果然还是berserker和archer……这两骑从者最可能出现的位置么……)

    埃尔梅罗二世眼珠一转,忽然有了推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