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山海碑歌 > 第424章:滩中围洛羽,奇现红狐女
    紫竹林外。

    箫声客和女修雨知,正望着眼前有高有矮,造型各异的三人。

    右侧一中年瘦子,尖嘴猴腮,瘦削面容‘赢荡’笑容;最左侧虽是一小少年,却生得尖耳长绒,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正盯着他们贼兮兮的坏笑。

    而那中间的青衣男子,身高七尺有余,肩缠御风围脖,正手摇一方柄铁折扇,似有笑意地看着他们。

    见得这三人信步嘚瑟而出,尤其是在见得最中间那青衣男子后。

    箫声客和雨知已是惊颤而呼:“青...青衣、铁扇!你是洛羽...!”

    一声尖叫,二人已疾呼着夺路而逃。

    “洛羽~!邪魔洛羽来哪!”

    此声一出,可谓四方皆惊,纷纷侧目!

    而直到此刻,洛羽三人依旧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

    他们昂首挺胸看向了远处那些已然惊起呼喝的众修,嚣张无比道:“也该咱们山海大好青年三人组,华丽登场了。”

    说着,他一开折镔铁扇,吆喝道:“都给我昂首挺胸,大步向前!咱们是来送温暖的,别怂,走起嘞。”

    对面众修之中,已瞬间穿梭而出数名强者,激近而来,显然来者不善。

    而洛羽三人却浑不在意,依旧骚包地迈着轻盈,且整齐划一的步伐,大步而前。

    大阵之中,魏无伤望着这位傻不愣登出场的三位,已是捂脸哭笑不得:“老好也偷袭下,打个措手不及吧?唉~这算什么?排一排出来送死吗?”

    此刻阵中之人大多摇头叹息,魏无忧则无理由的反对魏无伤的观点,杠精道:“嘁~我倒不这么认为!”

    说着,他指向不远处,正步伐走姿极其骚包的三人:“你们看!他们那贱贱的,却不失自信的做作笑容;搔首弄姿,却不失齐整的浪荡步伐;还有那视死如归,却叫人看不透的肤浅眼神。我料定...哼哼~”

    朱九界闻之,顿觉有了那么一丢丢的道理,于是激动的询问:“您料定什么?”

    魏无忧一脸傲然地瞥了眼魏无伤:“我料定...他们定有万全之策...像什么螳螂捕蝉黄雀计...什么计来着?”

    望着身旁询问四周的魏无忧,魏无伤已摇头苦笑:“他自己都送上门了,哪还有什么黄雀在后?”

    可莫庄公子却看向了不远处的洛羽三人,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咂嘴连连:“唉呀~啧啧啧,人不风流枉少年,谁人不曾轻狂时啊!可惜本公子不在我那知己身旁,否则必然要强过那演技做作的‘瘦猴’多矣,你们说是也不是?”

    莫家九侠闻之,是闭眼条件反射地不停点头,应付道:“是是是...公子说得都对。”

    不等众人议论再三,白恋星已微笑看向了不远处正走来的洛羽:“还记得刚入断龙池秘境吗?那时的他,也这般无状轻狂过。”

    此言一出,曾经历过断龙池秘境的众修,顿时目露期许的神光。

    此刻,洛羽已被赶来的凝星强者团团围住,且离众修所在的礁石滩已经不远了。

    只见一人指戟洛羽,愤恨怒骂:“洛贼~恶贼!狂徒!邪魔...”

    不等对方喷完,洛羽已持铁扇一礼,扫视四方的同时,他神色七分人畜无害,眼中保有三分锐意的笑道:“多谢夸奖!看来诸位很是惦念洛某人啊~哈哈...”

    说着,洛羽便接着铿锵有力道:“尔等不是要寻我洛羽吗?今朝我自来之,只为布告诸君一良言!”

    洛羽这话虽然说得是掷地有声,但众人却显得有些莫名其妙,还当他又要逞口舌之利,垂死挣扎辩驳一番。

    却不曾想,洛羽在和左右二人相视一眼后,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声吆喝了起来!

    “卖...竹子嘞~”

    此叫卖声一起,四方无不绝倒!

    洛羽三人这么一吆喝,直接就将这水岸边的众修给震懵了!

    他们面面相觑,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卖竹子?

    先不谈修真者要那些破翠竹有何用,只说这蓬莱林少说也有哥八百里竹林,他们会缺竹子吗?

    你洛羽就算要做买卖,也得寻件稀罕物吧?尽整这些没用的!

    只见子神郎君艺高人胆大,自恃自己凝星大圆满修为,迈步而出眯眼傲视这荒唐的三人组:“哼~洛羽,难不成你入魔至深,昏了头,迷了心智?竟在这捣持起了破竹买卖...”

    此言一出,四方皆笑之。

    可洛羽却不以为然,反倒握扇扫视四方:“所为和气生财,诸君笑归笑,可要照顾在下的生意啊?要知道,我这竹子可是能漂浮渡河的...”

    不等洛羽再说下去,子神郎君已笑罢,摇头:“哼~竹子?先不说这八百里蓬莱林根本不缺竹子,就是你编作竹筏,也摆渡不了这瀛幽泽!恐怕你还不知道,瀛幽泽别说是竹子,就是我等渡水法宝都无法摆渡。”

    显然,众人是将洛羽口中的竹子,当作了林中翠竹,根本就不相信。

    只见子神郎君接着鄙夷道:“枉我子神郎君,还将你洛羽当号人物,呵~不曾想,你入魔之后,还如此轻狂无知!”

    洛羽一听这就不答应了,他连忙摆手抗辩:“诶~子神郎君是吧?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买卖不成还仁义在,你们可以不要我的竹子,却不能总是污蔑我入魔啊!”

    左右洛云、赢荡二人是点头深以为然,一脸严肃。

    而众修却反唇相讥,怒指相向。

    “洛羽,你滥杀成性,阴煞歹毒,不是魔,又是什么?”

    “邪魔!我挚友三人,皆被你残害,还想狡辩?”

    “杀了此邪徒!”

    “对~杀了他!”

    望着群情激愤的众修,洛羽耸肩,叹息摇头。

    赢荡则出言,沉声证明:“我赢荡在山外山闯荡也不是一两日了,在下敢作保,洛道友绝非邪魔。”

    话音未落,一名愤怒的修士已怒骂喝指赢荡:“作保!你不过一赌徒罢了,算得什么东西?”

    此时的秋水伊人也已到来,她立在木闫邪身旁,手按腰间剑柄,丹凤寒芒锁死洛羽:“邪魔洛羽...你伤我师兄,杀害左越,可有此事?”

    洛羽目光落在了秋水伊人与木闫邪的身上,见是秋水煌的千金,他眉头已皱起:“邪魔?难道你宗协十数人击我,就是理所当然?而我反杀之,却成了邪魔行径?嘁~岂不...可笑至极?”

    秋水伊人傲然挺胸:“当然...我等秉持正道,诛你这邪魔乃替天行道!”

    小洛云气受不过,低头瞪目啐道:“呸~你说你是正道,就正道?还不是图飞升成仙?婊子立牌坊,装逼!”

    “你..!”秋水伊人怒火中烧,银牙紧咬。

    可还不等她开口,洛云已一一点指众修:“你们这些道...道,对!道貌岸然的家伙,不就是欲加之罪...呃~何患...何患什么来着?”

    望着询问看来的小洛云,身旁的赢荡尴尬地悄声提醒:“咳咳...何患无辞。”

    “对!就是何患无辞?”小洛云接口就骂:“你们一个个不仅何患无辞,还无耻、无赖、无、无德、无无...?诶~不管了,总之就是臭不要脸!呸~”

    呼~

    洛羽和赢荡二人暗呼了口气,已是满头黑线......

    这时,云家长老云中雁与望月宗黄耳仙师,亦在此列。

    听得洛云的谩骂声,云中雁温怒气哼不过:“小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

    那黄耳仙师门下两位弟子惨遭杀害,已是悲愤交加:“狂妄小子,不愧是与魔为伍之徒。”

    说着,他凝视向了洛羽:“洛羽,你屠戮我门下弟子,我望月宗定与你不死不休!”

    小洛云那是在药园中横行惯了的主,活脱一药园小霸王。说不好听点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管你什么修为几何?先怼了再说!

    只见他不仅不惧,反倒颐指气使,插腰点指自己,嚣张至极道:“我算什么?小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药园小霸王洛云是也!女人,你又算什么东西?”

    “女...女人?好好好...!”黄耳仙师气得浑身颤抖:“原来你就是邪魔洛羽的那位义弟!本仙师今日,就要为我望月宗死于你等之手的弟子血仇!”

    眼见着云家与望月宗二位长老就要动手了,尤其是那子神郎君还唤出了一只银鼠!

    洛羽连忙伸手:“等等!”

    云中雁和黄耳仙师本能地止住了身形,目光投来。

    而子神郎君却轻抚着手背上一只硕大的银鼠,讥笑斜视向了洛羽:“怎么?怕了?放心,本君的风金鼠只要吃饱了,便很乖巧温和。”

    洛羽望了眼那硕大的银鼠,见其正对着自己龇牙咧嘴,心道一声,‘我信你个鬼,你子神郎君坏的很,这风金鼠有吃饱的时候?’

    随即,他向了云中雁与黄耳仙师,依旧行了一礼:“二位长老恐怕误会小子了。”

    “误会?”云中雁轻哼一声:“说得轻巧,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难逃一死!”

    洛羽则说道:“小子与云家、望月宗,向来无仇无怨,反倒和睦,又怎会做这不智之举?”

    说着,他指向了秋水伊人与木闫邪:“先前晚辈被秋水宗等人困于乱石迷雾阵中,不得脱困,又如何能分身击杀众修?此事,秋水宗寒千、左时可为证。若不信,也可问寻玄天宗。”

    见云中雁和黄耳仙师面面相窥,陷入迟疑。

    洛羽便乘热打铁,接着说道:“晚辈自寒千等人围堵中突围而出,破开那乱石迷雾阵,已是灵力空虚,负伤在身。彼时恢复都来不及,又何来滥杀之说?分明是有人假以我身,屠戮道众,想要我等两方厮杀,彼此消耗实力,邪魔好从中渔翁得利!”

    此言一出,不仅云中雁和黄耳仙师陷入了沉思,就连子神郎君等都迟疑了起来!

    因为,若真如洛羽所言,此为邪魔暗中作祟,那他们一旦交手,势必会两方混战,难免死伤。届时邪徒岂不是在暗中窥伺,好来个渔翁得利?

    而就在这时,那红狐女则媚眼微凝,娇哼扭捏着腰肢对众修道:“诸位道友莫不是忘了,那些侥幸逃回的修士难不成都瞎了?邪魔洛羽一家之言,空口无凭,又何以为信?”

    红狐女话音未落,那些死里逃生的散修,已是怒从心起。

    显然,他们听了红狐女的话,已经不相信洛羽的鬼话了。

    洛羽则意味深长地看向了这挑事的红狐女。

    在赢荡悄声提醒对方身份后,他微微点头,对着众修说道:“洛某曾遇见那假以我身的邪徒,正在向寒古山庄出手,诸位大可一问便知。”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看向了赶来的寒古山庄二人。

    那穆寒江上前,谦卑的四方遥礼后说道:“寒古山庄可为佐证,若非洛道友及时出现,估计我与小姐都要殒命在那邪魔之手。”

    慕容古岚先瞅了眼微笑点头的洛羽,随即不情愿的说道:“那邪徒虽然样貌与洛道友一模一样,但其气息却极为阴寒诡煞,所出剑气,亦黑气四溢。我二人要不是亲眼目睹洛道友与那邪魔对峙,也实难分辨。”

    一时间,四方众修又陷入了迟疑,同时传来窃窃私语之声。

    显然,寒古山庄二人的证明,让他们产生了动摇,尤其是云家与望月宗。

    若洛羽真不是邪魔,那他们恐怕不仅误会了洛羽,反而极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

    可就在此时,人群中又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

    “谁又知道,你寒古山庄是不是与他洛羽一伙呢?”

    洛羽瞬间,便将目光锁定在了那红狐女的身上。

    见洛羽看来,红狐女眼神瞬间一颤,随即躲避开,强自急促说道:“诸位道友,洛羽入魔,滥杀我正道之士,已是公认的事实,何必听信狡辩之词?烟雨阁向来对魔,宁杀错、勿放过。以奴家之见,不如先将其擒下,再...。”

    不等其说完,洛羽已经轻哼了一声:“~红狐女,我向来与你素无瓜葛,汝却三番五次的挑唆众人,是何缘故?”

    红狐女目光一霎避开,不过片刻目光又回转看向了洛羽,与之强自对视道:“奴家只为护正诛邪!”

    洛羽却毫不停歇的指问:“好一句护正诛邪!我看你才是那兴风作浪的邪徒吧?”

    一霎间,红狐女眉毛上扬、下颚张开。

    可随即她又连忙抿嘴,那怒容之下,隐约留有三分惊慌。

    “你...你是邪魔,你血口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