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渣年记事 > 第三十一章 悍人?悍将?(三)
    “这个……这个……”太守十分的为难,从来没有请过如此客人,一时到叫人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怎么,榛太守,这饭我们还吃不得了?”王书宇朗声的问道。

    “吃的,自然是吃的,都㐊给你们的准备的”榛名连声的回答。

    “那倒是装呀!”

    后来在太守的示意下,仆人们纷纷的把那些乳猪全羊都装好,盒子包袱硬生生的是装了一大堆,王书宇自己拿不了,还喊了旁边的慕青藤“慕公子,快帮下忙呀!”

    “……”一直爱笑的慕青藤,再也下不出来,一脸懵的结果了仆人们递过来的烤全羊的大包袱,人家还贴心的给他背在了身后,好一个温润和煦的翩翩佳公子,好一头肥羊,他这是上了什么贼船?

    知道走出了榛名的府邸,慕青藤也没有想明白,幸好慕金橙的那四个侍女不在,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笑死他,一世英名毁于他手……

    这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好时机,要不把前面的王书宇弄死吧,回头也吧榛名的府邸屠了,这样就谁谁都不知道了。

    头顶的老鸦,哇哇的叫着飞走,要不再那把箭,把那半夜出来的老鸦也射死?

    这一路的扛着羊的天人交战,跟着王书宇亦步亦趋,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城楼底下。“慕公子,咱们上台阶了,你可小心了脚底下,别脏了我羊”

    “……”慕青藤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了自己到了哪里,跟着王书宇就上了城,眼看着他呼喊着“兄弟们,太守大人的犒赏来了,快快!趁热乎!”

    连包袱带盒子都放下了,回头还不忘记帮慕青藤卸下他肩上的全羊,将士们呼朋伴友的就来了,甚至是寝室里休息的也都被喊了出来,那些在站岗放哨的的,也有士兵,切好了肉给送过去,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分到一点。

    “怎么样,慕公子,与民同乐,来一口吧?”

    “不了,还是将士们辛苦,多吃点吧”终于又扯出和煦的嘴角,原来如此,倒是不是个贪功的,还告诉大家是太守大人的犒赏,岂不知他们的榛大人心里可以点也没有装着这些为百姓们抛头颅撒热血的士兵们。

    王书宇看来不是这天下第一悍人,如此笼络人心的手段,今日城墙之上的毫不犹豫,真真的当的上悍将一名,怪不得金橙要保他。

    “可惜了今日没酒,等他人胡匪尽数褪去,我们再让太守大人请咱们喝美酒!”

    “喝美酒!喝美酒!”将士们们一个个的朗声喊道,应着这清冷的月光,好似边疆上无畏无惧的勇士,明日何所惧,干就是了!

    而城外东胡的营帐内,因着士兵的损伤,太上皇的地位一降再降,本来还能单独的享一件帐子,现在也是通了许多的士兵挤在了一处,衣衫破烂,跟没有什么人来理他。

    “上元!你说咱们还有什么办法!这东丽我非要攻下他不可,真是欺人太甚!滑天下之大稽!咱们还得给他们的太上皇保命!这要是传出去老子的脸往哪儿搁!”胡主安庆斐一阵比一阵的暴躁!

    “胡主,莫急!在下倒是有一计,在下听闻这……”

    东丽二退胡匪的战报传到了黄金城,长孙连城只关心的问着“太皇可安康否?”

    “禀皇上,那胡匪着实的可笑,因护着太皇,还损伤好几十人呢,太皇陛下应是安然无恙。”

    “知道了,退下吧”

    “是”

    斥候前脚走,后脚长孙连城就倚靠了在后背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着慕金橙说道“公主,你们常羊山上是不是也养了这许多的木头?”

    “木头不木头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长孙陛下可是心急了,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又何惧这三月五月,这天理人伦,悠悠众口,长孙陛下还是表现的积极一点吧”

    手中绘富贵花开的搪瓷茶杯就盖上了盖子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看着远处这已经渐要入夏的模样,目之所及远处的荷塘里,莲花都要半开,突然的就问道了“这东胡不是来抢劫的吧,是不是要入驻这大金,案例说弄死太上皇才是正经事,现在像拖了个累赘般,又是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长孙连城心里一阵的哀嚎,因为你呗,因为报复我呗!有些人心眼甚小,不过倒底是什么交集?思来想去还是稍微的问上一句“那神木的定国候真真的天人呀”

    “……”原来又与他相关……慕金橙索性的闭上了嘴巴,不肯在言语,有关定国候的一切,她知与不知,都无甚大关系。

    再说这东丽的夜晚,格外的安静,偶尔趁着微风吹过,垂柳的摇摆处,似有人影掠过,不过这样的隐藏,城楼上的守兵们就发现不了了。

    东丽的北城墙出,都是穷人们的聚集地,收泔水的,要饭的,以及各种不学好的扒手小混混,有个破败的房子,遮一遮身就不错了。

    城墙根处的狗洞鼠窝更是数不胜数,不留神的时候就又一个人簌簌的往里钻,等全身进来的时候还不小心的碰到了,旁边窝着墙根处的乞丐。

    被扰了好眠的乞丐保修成怒的举起手就要打,就见进来的人急忙的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递在了乞丐的手里“不好意思,实在不还意思”

    接了银子的乞丐,仔细的那在眼前对着月光晃了晃,这可是足足的有三俩之重呢,他就是要是三年的饭,也没有这个丰厚呀,还想着看看来人是谁,一回头人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算了管他是谁?明天老子可是能上酒楼里饱餐一番的,银子仔细的揣在怀里,翻了个身就接着睡去了。

    而这一闪而过的人,长着一张中原人的面孔,穿的朴朴素素像是个上山久耕的壮年,因着打仗城里的酒馆都关闭的很早,甚至有许多歇业的,大家也都闭门不出,在这清冷的夜里,大街上就更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从怀里掏出一壶酒,洒了半壶在身上,剩的半壶就抱在怀里,遛着墙根就躺下了,等着更夫越走越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