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后给前夫当嫂嫂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机智反问
    元初瑶觉得今日也不算是白来一趟,至少皆是清月公主,两人稍微熟悉了一些,建立基本的往来条件。

    至于 许连夙锁骨上有一颗红痣,呵,她又不能见人就扒拉衣襟要看锁骨吧!

    看外面透进来的光线有些暗,元初瑶收拾一下二胡,对着清月公主道:“今天就这样吧,我不多打搅了,待你们解决危机后,我再介绍小姐妹与你认识。”

    清月公主起身,跟在她身边:“这就走了?不留下吃饭吗?”

    “不啦,驿馆饭菜要经过检验,递上来都变味了,我才不吃。”元初瑶摆着手,一副唯恐清月公主要留下她的模样,直白的表示拒绝留下吃饭。

    “诶?”清月公主有种被抛下的感觉,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走出门,“我还以为你会留下吃晚饭,这样指不定我也会多吃几口,你说走就走,岂不是要我一个人食不下咽,别走嘛。”

    元初瑶一脸惊讶,从见面起,她发现公主还挺自来熟,“别的好说,我虽然没有那么爱好吃喝,但是真受不了这种吃法。”

    特别关注的待遇,她可不想要体会,菜送上来估计都凉了,她如此注重身体健康的人,可不想吃没有灵魂的冷菜。

    没滋味的饭菜,她也是真的不想吃。

    有难同担什么的,她们还没到那地步。

    所以她果断的走了,留是不可能留的,不过才出门就碰见莫无畏,这种情况还真是令人尴尬,她还是有点感觉,知道这位似乎不大喜欢她接近清月公主。

    所以她看到了,也就点点头,并未交谈的意思。

    不过莫无畏却叫住她,“不知元小姐找公主有何事?”

    元初瑶发现他依旧是警惕的神情,丝毫不觉得生气,嗯……真的不生气。

    “不知莫公子问这个问题是何用意?”她用同等警惕的语气,反问回去。

    莫无畏拧眉:“我在问你。”

    元初瑶呵一声:“莫公子,不要逃避话题。”

    莫无畏:“……”从未见过如此难以沟通的人。

    “公子可否知道自己问的话带有歧义?如你无法回答一样,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你,我来就来了,怎么还轮到向你解释。”

    元初瑶嗤的一声笑,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毫无预兆,抬脚就走,背影洒脱,仪态万方,优雅动人。

    莫无畏错愕的看着她离去,很难想象,她刚刚明显鄙夷的眼神是对着他。

    元初瑶不觉得自己有向对方解释自己为何去找清月公主,她确实有目的,但也不妨碍她和清月公主相处愉快,况且她并没有害人之心。

    再就是如她所问,在他怀疑她用意的时候,她也在怀疑他过度关心清月公主的目的,她不需要多解释,一旦解释才是故意证明自己问心无愧,他明白她反问的话是同样的陷阱,所以他也无法回答,否则就是用意不纯。

    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反问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元初瑶骑着小毛驴,在驿馆护卫一言难尽的注视下,在驴背上一颠一颠的远离,护卫看着看着,竟然觉得小毛驴欢快的小步伐还挺带劲。

    “咦!”

    “元小姐。”

    看着二楼的人,元初瑶仰着头打招呼:“殿下万安。”

    行礼有点难,还是算了,想必他也不会跟她计较。

    祝亦安靠在窗口,看着她骑在一头驴上,整个人还乐在其中,不免怀疑自己和小姑娘合作的正确性,他表情有一瞬的变化,想要说些什么,良好的教养扼制住他即将出口的叹息。

    “你这是打哪来?”

    她已经打招呼,他也不好装作不认识。

    元初瑶想了想,“殿下现在可要方便?”

    祝亦安有一瞬间的停滞,她的答非所问,令他有种不大好的预感,硬生生沉默下来,突然也不是那么想和她说话。

    “你要回去吗?可要相伴而行?”元初瑶会这么问也不是没道理,他们家确实是一个方向,否则他之前也不会三天两头上将军府找她哥哥。

    祝亦安知道是逃不过她的观察,真要是有事,他不会那么闲适的趴在窗口,正好需要商议的事情已经商议完,便回去好了。

    “等我一下。”

    说着便从窗口边消失。

    元初瑶旁若无人的给驴挠痒痒,不过一小会,便见祝亦安独自一人穿过厅堂,往大门方向逐步走来,他步伐不缓不慢,悠然闲适。

    见他出来后,她驱使小毛驴慢步走着,朝他靠拢。

    祝亦安实在是没忍住:“你家没有马吗?怎么出行就你一个人。”

    他还真不是嫌弃,而是觉得与她身份不符,容易被人诟病,她似乎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评论她,看着脾气挺好,实则有点我行我素,想一出是一出。

    “怎么可能没有。”她眉眼微弯,唇角带笑,拍了拍小毛驴,炫耀道:“瞧瞧小家伙长得多好,估计是府里要用来做驴肉的,不过现在它是我的了,我这是救了它一条驴命。”

    祝亦安一边觉得有些无奈,一边又禁不住露出笑意:“世间被吃的驴千千万,你救得了一只,却救不了所有。”

    元初瑶听着觉得有点不对,怎么能把人形容成驴呢?

    “合我眼缘的只有它,我没有本事救下所有的驴,但我能救它即可。”自己有多少本事,她还是非常清楚的,从未想过拯救苍生,只想亲近的人一世平安。

    其他人如何,她真的爱莫能助,光是将军府一大家子,她都力不从心,更别提天下苍生。

    “说这些有点太早,便是既定的事情,也不一定就能够顺利。”她觉得他有点悲天悯人了,虽说非常符合他的身份,可上辈子他可是中了毒,到最后天下苍生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人比她还惨,她是自己赴死,为家人报仇,死得其所,而他真的是受了无妄之灾,天生就是许多人的敌人,想想就悲催。

    生来就是一个争端的中心点,平白背负许多祈愿与恶意。

    祝亦安有些诧异,没想到她竟然说他不会那么顺利,不过想想,还真是这样,至今连给父皇下毒的人是谁都不知,更遑论,解毒还遥遥无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