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大佬万安 > 第五章 五五分
    这些,蓝沁不知道,哪怕知道了,她也不在意。

    此时的她正坐在一家牛肉面馆里,对面坐着那个卖药老头。

    老头大气的吼了一声:“老板,两碗牛肉面。”

    这时,正是下午三四点,面馆里人并不多,他旁边又坐了一个蓝沁,要不然,看他这幅乞丐模样,老板非得把他赶出去不可。

    还好,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老板忍功可谓一流,赚钱这件事,谁也不嫌弃多赚一点,热情的回了一句,“好嘞,客官,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老头笑道:“嘿,这面馆不错。”

    “人家只是没有赶你。”蓝沁道。

    “你这丫头,还是那么不可爱。”老头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会在这里?莫道士居然让你下山了?”

    “嗯。”蓝沁淡淡道:“你的药,哪儿来的?”

    老头无赖道:“捡的。”

    “给我也捡一株。”蓝沁冷冷的说道。

    老头白眼翻出了天际,“你以为灵草是大白菜呢,随便就可以捡到?那可是因为我平生做善事,功德加身,气运浓厚,那才捡到的,好吗?”

    “呵!”蓝沁一双清眸看着他,没说话。

    老头就当她是默认了。

    牛肉面诱人的香味飘来,同时一阵擂鼓的声音响起。

    蓝沁瞥了一眼声音来源处,“十万一株,也没见你的气运在哪。”

    老头一僵,恼羞成怒,“时机未到,你懂不懂。”

    “谢谢。”蓝沁接过面,看了一眼埋头挑剔吃面的老头,淡淡道:“五五分。”

    老头猛的呛了一口,一张黑乎乎脏兮兮的脸上隐隐透出一抹红,“你抢劫啊!”

    “我帮了你。”蓝沁挑了一块牛肉慢悠悠吃着。

    “我说丫头,我好歹算你半个师傅,你居然这么坑我!”

    帮了他?确定不是她想悄默声的占便宜?

    一株灵药就这么被她送出去了,简直败家。

    “你要不算我半个师父,你觉得你还有五五分?”蓝沁冷冷的看着他道。

    “额……”

    老头回想了一下以前,和这丫头合作的每一次,次次让他血本无归不说还倒贴的情景,身体抖了抖,正了正表情,严肃道:“行,成交,五五分。”

    “嗯。”

    吃完面,付钱的时候让蓝沁轻微皱了皱眉,老头看得惊奇,伸着头一看,原来价格单上写着,一份牛肉面48元,两份96元。

    砸了咂嘴,嗯,一顿饭将近一百元,还是蓝沁付钱……

    老头笑眯了眼,这买卖不亏。

    这牛肉面不错,色香味俱全,麻辣鲜香,面劲道,牛肉入味有嚼劲。

    嗯,实在太不错了。

    老头迈着八字步,哼着戏腔,走在蓝沁身边,时不时欣赏一下身边已经看腻的风景,心情不要太好。

    蓝沁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兜里传来一阵震动,蓝沁摸出手机,又是那个隐藏号码发来的信息。

    【大佬,新单子,这次人直接出价翻五十倍。】

    蓝沁一顿,手指动了动,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我很忙。】

    【不是,大佬,您到底忙什么?我这十三街虽说不是什么大势力,但在岛上也还能排的上号,您说,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我要上学。】

    【………………】

    【大佬,您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蓝沁盯着这条信息视线凝了几秒。

    淡定的收了手机,对老头说了一声,“回了。”

    “你去哪儿?”老头奇怪的问道。

    “上学。”

    老头,“……?”

    **

    魏家。

    三楼,主卧室里。

    云琳时不时起身看向窗外,整整一天,她想看到的人还没有影子。

    又一次,云琳起身看向窗外,那里,依旧空荡荡没有一人。

    云琳眼中的光一点一点灭下去。

    半个月前,丈夫魏河去了一次京城,回来后突然昏倒,去检查却没有查出任何原因,然而丈夫的病症越来越严重,开始急速消瘦下去,咯血,身体各项功能急速衰退。

    然而这件事却也不能声张,否则必将大乱。

    他们之前想找闵之闻,却不想居然联系不到人,就在他们绝望之际,有人告诉他们,一个叫池默的游医也许能治疗这病。

    儿子魏柏知急忙在十三街悬赏找那个人,却不想,等了几天却只等来拒接的消息,这让他们只觉晴天霹雳。

    这时,闵之闻匆匆赶来,查看一番后什么话也没说带着魏柏知出了门,只匆忙告诉她们等他们回来。

    时间快速流逝,然而,他们还没回来。

    “妈,别担心,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

    魏冉冉推门进来,就看到母亲站在窗边轻泣。

    心紧了紧,擦了擦溢出眼角的泪,强自镇定着上前,安慰着母亲。

    “嗯。”云琳恍惚的应道。

    等待的时间越久,她的心越沉。

    现如今的她,只不过就靠着那最后一丝渺茫的可能支撑着。

    哪怕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也能让她崩溃。

    “咳咳……”

    一阵有气无力的咳嗽声急促的响起,空气里,再一次充斥着血腥味。

    云琳两人脸色一变,慌忙来到床前。

    只见,大床上,一个皮包骨,脸色灰败的中年男人躺在上面,一瞬间,那红的诡异的脸上浮现出一一道道让人惊惧的黑纹。

    抖的,他睁开双眼,里面赤红一片,全身青筋暴起,彷如厉鬼,异常恐怖。

    这人,正是江州城主魏河。

    “老公,老公你怎么样?”云琳扑到床边,手足无措,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魏冉冉也被吓住了,但她记得哥哥离开前叮嘱的话,一定要守住父亲和母亲,一定要等他回来。

    魏冉冉夺门而出,嘶吼道:“医生,医生,福叔,快叫医生。”

    然而,整个空间里,安静的诡异。

    魏冉冉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她必须要找到人,找人来救父亲。

    一直跑,一直跑,走廊仿佛没有尽头般,无论魏冉冉如何努力,永远都在原地打转。

    “小姑娘,累吗?”

    突兀的,空中传来一道瘆人的声音。

    魏冉冉一惊,晕眩感传来,视域内最后一丝光线消失,迎接她的,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魏柏知和闵之闻赶回魏家,刚上楼就见到魏冉冉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神情呆滞。

    心里一惊,急忙上前查看。

    “冉冉,冉冉。”

    魏柏知着急的喊道。

    魏冉冉现在的状态,实在太过诡异了,就好像被人施了咒一样,石化在原地。

    “冉冉,冉冉!你怎么了?”

    魏冉冉眨了眨眼,看到魏柏知,猛地伸出双手抓住他的手臂,“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快,快点去看看爸爸,他很不好,吐了好多血。”

    卧室内,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传出,几人心神一震,赶紧进去。

    魏河躺在床上,鲜红的血不断从嘴里流出。

    空气中,满是血腥味。

    云琳跪在床边,吓得手足无措。

    见到几人进来,慌忙哭喊道:“快,快点看看他,快啊。”

    没有多说什么,闵之闻上前,伸手从他带来的药箱里拿出一副银针,抽出几根约十厘米的银针分别插入几处穴道。

    慢慢的,魏河冷静下来,眼中猩红渐退,眼神中恢复清明。

    云琳站在一旁,松了口气。

    魏河醒来看到眼前人,有些诧异,“闵老?”

    闵之闻点点头,问道:“感觉如何?”

    魏河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又尝试着动了动,苦笑:“暂时还行。”

    看向一旁面容憔悴的家人,歉意的笑了笑,“让你们担心了。”

    云琳摇头,“只要你平安。”

    “爸,你没事就好。”魏冉冉哽咽道。

    “爸,你在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中毒。”魏柏知问道。

    所有人看向魏河,等着他回答。

    魏河沉默了几秒,眼底闪过一丝凌厉。

    半晌,他说道:“此次入京,是我大意了,不过你们放心,我没事。”

    “爸,你别唬我,你都这样了,还没事呢?”魏冉冉首先急道。

    “真没事,只是看起来恐怖而已。”魏河看了一眼闵之闻,“不信你问闵老,他总不至于骗你吧。”

    魏冉冉半信半疑的看向闵之闻,见人肯定的点头,这才放下心来,“既然闵老都这么说了,那我暂且相信你,不过,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要立马说出来。”

    魏河宠溺一笑,“好。”

    又道:“冉冉,你先回学校上学吧,爸爸这里不用担心,你的学业不能耽搁了。”

    魏冉冉皱眉,“爸,我等你好了再去也不迟。”

    “闵老在,放心。”魏河道:“你去吧,不是明天就放假吗,到时候你回来看也是一样。”

    魏冉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答应了。

    魏柏知送她回学校,回来后直接找到父亲,开门见山问道:“爸,到底是谁伤了你。”

    魏河沉默了,眼神幽深,一闪而过的杀意让魏柏知心惊。

    “柏知,这件事,你别管,也别问。”魏河沉声道。

    “爸......”魏柏知想说什么,被魏河打断,“柏知,你也去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魏柏知定定的看着父亲,直到魏河闭上双眼,陷入沉睡。

    魏柏知开门出去,却并没有真的回去休息,而是去找了闵之闻。

    彼时,闵只闻正在客厅。

    见到从楼上下来的魏柏知,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笑着道:“柏知来了。”

    魏柏知坐到闵之闻对面,眼中神色幽深,“闵大夫,你知道是谁伤了父亲吗?”

    闵之闻摇头,“不知道,但我想,这该是与十八年前的那件事有关。”

    魏柏知皱眉,“十八年前?”

    “对。”闵之闻点头,继而又皱眉,“但我并不知道十八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只知,十八年前,有一个大家族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然奇怪的是,没人知道这个家族的任何消息,包括姓氏。”

    “什么?”魏柏知惊骇。

    闵之闻所说的大家族,不该会被抹除得这么干净才对,不留一丝痕迹,这又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实物可以抹除,但人的思想呢?怎么可能抹除得那么干净?

    能做到的,除非,非人!

    魏柏知能想到的,闵之闻自然也想到了,两人同时对视一眼——魏冉冉!

    魏冉冉在走廊上的那一幕,两人至今记得,形如木偶傀儡。

    魏柏知找到监控,把所有监控都调出来,一个一个查看,最终停留在魏冉冉在走廊上的那一段视频。

    魏冉冉夺门而出,面露惊慌,忽然整个人一顿,僵立原地,一直到他们到来。

    整个过程,只有一分钟。

    魏柏知紧盯着视频,反反复复,好几遍。

    视频里,无论他如何放慢速度,皆只有魏冉冉一人,再无其他。

    越看,魏柏知的心越沉。

    敌人未知,却可以轻易威胁到他们一家人的生命,这让他感到非常无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