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大佬万安 > 第六章 千味居
    蓝沁回到学校时,正是下午放学时间。

    吴文禹的电话准时打过来。

    “你在哪儿?”

    蓝沁站在学校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人群,察觉到越来越多的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转身让另一边走去,淡声道:“学校门口旁边的小道上。”

    “好,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蓝沁往旁边的小道走去。

    路过一家奶茶店时,顺手买了一杯捏在手里,慢悠悠喝着,往前走去。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让她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那极白精致的容貌,一身独特的气质,非常引人注目。

    云黎刚出校门,老远就看到了蓝沁,动作一顿,在王易缘惊讶的眼神中向蓝沁面走去。

    王易缘本着兄弟的八卦不能错过的心里,十分自觉的跟了上去。

    “蓝沁,你好,我是云黎,你的同班同学。”站在蓝沁面前,云黎直白的说到。

    蓝沁停下,看着他,礼貌的说道:“你好,云黎同学,有事?”

    云黎双眼透出一丝光亮,还算淡定的说道:“你的字写得很好。”

    “谢谢。”蓝沁回道。

    “只是想问,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写一副字帖。”云黎有些期冀的问道。

    蓝沁顿了下,说道:“可以,等我有空。”

    “谢谢。”云黎唇角微勾,看了下她前往的方向,问道:“你准备去哪儿?我送你。”

    “谢谢,不用。”说完,蓝沁绕过云黎径直离开了。

    目送蓝沁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云黎还站在原地,一旁的王易缘摸了摸下吧,撞了撞他的肩膀,“云少,你看上冰山女神了?”

    云黎收回视线,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不是,云少,您什么时候成为了这样的人,你不是都已经有陆校花了吗?这才一天不到,你就移情别恋了?”王易缘赶紧两步追了上去。

    云黎冷笑一声,“关你何事。”

    王易缘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云黎。

    我去,高岭之花云校草居然是这样的人?

    “云少,脚踏两条船,是不对的。”

    云黎看了一眼,忽然道:“物理。”

    王易缘一僵,瞪大双眼,“云少,求放过。”

    云黎:“叫爸爸。”

    “你别太过分。”王易缘露出屈辱的表情,“不然我和你拼了。”

    云黎:“下个星期月考。”

    王易缘变脸如天,瞬间换上一副正经的样子,“好了,不开玩笑了,晚上我们继续复习,对了,复习到哪儿了?”

    云黎:“呵!”

    王易缘脸上表情一变再变,左手平摊,右手食指中指弯曲,啪一下跪在左手掌心,嘴里悲惨道:“爸爸,求原谅。”

    云黎拍了拍他脑袋,面无表情道:“乖,爸爸带你飞。”

    这里发生的事,两个当事人并未发觉有任何地方不对,然而一旁看见的所有人,皆惊呆了。

    云黎是谁,那可是一中公认的高冷校草,成绩好,长得帅,家世好,除了他的未婚妻陆校花外,对谁都不假辞色。

    不过在学校,云黎对陆校花,最多就是没有直接让她滚,哦,还有偶尔两人一起上下学外,也并不见得多么亲近。

    只是这发生在云黎身上,让人觉得格外特殊。

    可今天不一样,云黎主动找蓝沁了,还是云黎主动开口和蓝沁说的话。

    短短的两分钟,足以说明,这个新来的蓝沁同学在云黎心里的地位是多么与众不同,因为,他对陆校花也没这么温和过。

    临街一间餐馆里,一道秀美的身影坐在窗户边侧头看着窗外,脸上的神情有些恍惚,那双秋瞳里,布满了不可置信。

    身旁,一个瓜子脸女生看着外面嗤笑一声,“呵,我们的陆校花还以为自己有多大魅力,不过就是云少碍于长辈的面子,懒得理而已,是吧,倾语。”

    旁边另一个女生看着陆倾语没有表情的脸,赶紧戳了她一下,让她别说了。

    瓜子脸女生还没反应过来,“你干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

    拂开戳自己的手,瓜子脸女生还想继续说,转头对上一双潋滟的眼睛,不知为何,后背却是一凉。

    只听耳边柔和的声音说道:“姐姐和云少从小订婚,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感情很好,不会因为一个外人破坏感情的,况且,云少不是那样的人。”

    瓜子脸女生干笑了一声,埋头专注吃饭。

    ……

    蓝沁拐进小巷子里,等着吴文禹。

    不大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宝马缓缓停在面前,蓝沁抬眼看了一眼,慢悠悠走过去,拉开门上车。

    开车的人,还是那个年轻男人。

    见到蓝沁,他恭敬的喊了一声,“蓝小姐。”

    蓝沁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随口招呼了一句,“你好。”

    吴文禹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蓝沁,说道:“这是竞赛资料,你看看。”

    蓝沁斜睨一眼,“什么竞赛?”

    “九月份的数学奥赛。”吴文禹把资料往前递了递,示意她接着。

    蓝沁靠在椅背上,一手撑在窗户上,寡淡说道:“没兴趣,不去。”

    吴文禹一噎,狠了狠心,“这次竞赛,全国联考,如果你能躲得冠军,将直接保送A大,那之后,你的学习时间可以自由安排,并且,夺得冠军还有奖金可拿,这样你还可以申请奖学金和助学金,学费住宿费全免,你接下来的生活费就不成问题,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蓝沁眨了眼睛,有一瞬间那双漂亮的凤眸中一缕惊人的光芒一闪而逝。

    她慢吞吞转过头来看着吴文禹,说道:“只要夺得冠军,助学金奖学金奖金有?学费住宿费全免?学习时间自由安排?”

    “……”难道重点不是保送A大吗?

    吴文禹默了两秒,点头,“对,还有保送A大。”

    接过资料,蓝沁点点头,“去吧。”

    吴文禹松了口气,只要人去就行。

    三人直接去了千味居,年轻男人自觉的并未进去,在车里等着。

    千味居里,古意盎然,人满为患。

    然而并没有发生那种喧闹嘈杂的声音,每个人都悠闲的品尝着美食,就算有聊天的人,也会注意自己的行为,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蓝沁随意的扫了一眼,目光微凝,停留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服务员身上,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手上的菜单。

    千味居的所有东西都非常古雅精致,自然,菜单也是一样。

    茶白的封面上,用花体写着古雅的千味居三个字,字下,则是红梅图案的水印,而那花上的纹路却很是繁复怪异。

    “沁沁?”吴文禹走了两步,没见蓝沁跟上来,回身就看她盯着一个男服务员看,一看还看了好一会儿,不由疑惑的喊了一声。

    蓝沁收回视线,若无其事的跟上吴文禹。

    “你在看什么?”吴文禹问道,又想到什么,补充道:“虽然刚才那个男的长得还行,但你还小,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等你长大了,再考虑谈恋爱的事,知道吗?”

    蓝沁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越过他进了包厢。

    **

    帝京。

    林家。

    偌大的客厅内,坐着五人。

    两个老爷子,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个年轻人。

    两位老爷子坐在首位,严肃的注视着对面的年亲人,气势逼人。

    坐在左手边的老人开口说道:“林镌,你就给个准话,和江家那丫头,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对面,林镌气定神闲的给自己倒了杯茶,一看二闻三品,动作闲适优雅。

    一身黑色丝质定制衬衫,穿在他身上丝毫没感觉到热,反而透着一股清冷。

    携裹着几分清绝。

    眉宇淡然,仿佛正在讨论的事与他无关。

    一旁,林镌的父亲林茂功一脸严肃,哪怕穿着的是家居休闲的衣服,也能在他身上感受到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和军人的铁血。

    他端坐在沙发上,对父亲逼问儿子的婚事一事,无动于衷。

    在他身边,妻子姜凌薇温婉的给每一个人斟茶,闻言,温和的看向儿子,笑着,也没说话。

    林镌的爷爷林鸿见他那副模样,脸一沉,中气十足的吼道:“林镌,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难得有一个人看得上你,你还挑上了,我告诉你,你和江家这门亲事,必须成。”

    林镌呷了口茶,满意的端着茶杯往后靠去,

    恣意张扬。

    甚为悠闲。

    慢悠悠道:“她不好看。”

    “……”林鸿一噎,冷呵一声,“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二十六了都没女朋友。”

    “我二十六的时候,你爸都能闯祸蹦跶了,你爸二十六的时候,你已经可以捶人了,你呢,二十六了,还是单身狗。”

    林茂功坐在一旁,抿唇。

    姜凌薇笑看了一眼自己一脸正色严谨的丈夫,很难想象,他那时候是如何闯祸蹦跶的。

    坐在右侧的老人咳了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这才开口道:“镌儿,你是否已有中意之人?”

    此话一出,满室寂静。

    半晌,林鸿紧盯着林镌,佯似淡定的问道:“你外公说的,是真的?”

    林镌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没说话。

    旁边,姜凌薇看儿子那模样,心里有点儿底了,笑着说道:“爸,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就不要催他们了,毕竟感情这东西,你情我愿的,才能长久。”

    林茂功想起,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妻子以同样温和的模样给儿子打电话威胁他必须回来见江家小姐时……

    默了默,端茶润喉。

    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林鸿淡定了,端起茶杯,清呷一口茶,后又问道:“是哪里的人?什么时候带回来看看?”

    所有人看向林镌,林镌双眼微眯,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我还要工作,先走了。”

    林鸿怪异的看着他,“工作?”

    林镌此人,天赋是真的好,但也是真的不上进。

    从小到大,林镌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无论家世背景,还是成绩,亦或者是样貌,样样出众,样样出挑。

    在所有人以为林镌今后会如林家其他人一样从政亦或从军,再来或者如他外家一样从商的时候,他一个兴致来了去从了医。

    行,行医就行医,也是一份高尚的职业,可他呢,当了一年不到的医生,转身就弃了,从那之后,他就整天游手好闲的,什么事也不做。

    家里人看不过去了,给他安排,他倒好,直接冷着脸甩出一句“不去”,就真不去了。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亲口说出要去工作的话,林家人都惊了。

    眼睁睁看着他淡定的站起身,弹了弹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或灰尘,转身离开了。

    转身走了……

    好半晌,姜凌薇开口说道:“莫非,镌儿的意中人,就在他工作的地方?”

    所有人看着她,静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