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23章 太容易让自己沉沦
    有人始终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等契合的灵魂来认同。

    木逸在出站口守了半个小时没有接到我,急得不停打电话,时不时踮着脚尖,往人海里寻找我的影子。

    我跟橙子分手后,喜欢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仿佛手机安静了,心也会跟着安静。

    “晁西,我改天请你吃饭哈,我得走了,今天要陪我弟去看高考的考场。”我看着自己手机显示的十几个未接来电,急慌慌的跟晁西告别。

    晁西不解的问,“那也得转车一起回小镇呀。”

    我带着无限骄傲,摇了摇头,略略得意的说,“不用,我弟在中考的时候以全市第三的成绩,选进了市二中的尖子班,他的母校,不是小镇上的二中哦。”

    “我愿意为了弥补你对市二中的遗憾而去奋力一搏。”这是木逸中考那天跟我说的悄悄话,事实上,他做到了。

    于是我与世界和解,我承认自己只是过分的矫情,通过攻击和质疑规则,来掩盖自身能力的不足。

    很优秀的人,是一定会发光的。

    “高考大捷,金榜题名。”晁西忍俊不禁的看着一脸臭屁的我,由衷的祝福道。

    我爽朗的笑了笑,背着自己的格子书包,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些什么,又倒退回来,打开微信把自己的二维码名片在晁西眼前晃了晃,说,“晁西少爷,加个好友。”

    “好的,木北仙女。”晁西一边笑着说这话,一边扫码申请好友,表情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眼睛里却噙着泪水。

    毕业后,很多同学都舍弃了QQ,开始活跃在微信朋友圈里,我有晁西的QQ,但是没有他的微信。

    晁西的QQ是一个永远灰着头像从来没有显示过在线的号。

    “过几天一起玩。”我挥了挥手,向出站口走去,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我在跟晁西相见又告别,脑子里分分秒秒想到的却都是橙子。

    两个人的感情,只有我沉沦其中,只有我无法自拔,有且只有我万劫不复。

    刚出站,我正准备发信息给木逸,低头打字的时候,被人轻轻敲了一下脑袋。

    “谁啊。”我抬头没好气的说。

    “北北,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居然迟到,这不是搞我心态嘛。”木逸穿着潮红色的衣服,“马到成功”四个字金光灿烂的绣在胸前,手里拿了把好看的折扇,不正经的瞎晃着,故意逗我道。

    “看考场结束了,不能再进去了吗。”我担心的问。

    木逸看了看手表,一本正经的说,“不急不急,现在是3点半,离考场关闭还有2个小时。”

    “你不要被我影响了心态。”我放心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内疚的说道。

    木逸皱了皱眉头,拿折扇又轻轻敲了我一下头,恨铁不成钢的说,“笨不笨啊,跟你开玩笑的呢,这也当真。”

    “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芝麻小事,影响大局。”木逸怕我不信,偷偷地瞄了一眼我的脸色,又补充说道。

    “好的好的,先去看考场。”我拉着木逸直往考场方向去,敷衍的回答道。

    一路上,木逸不停的说话,一会儿聊班上情侣见家长了,一会儿又讲哪位同学过了清华特招,嘴巴一刻也没有停歇。

    我在旁认真听着木逸的碎碎念,也不觉得烦,时不时捧腹大笑,偶尔插上一两句语气助词,“啊”“不会吧”“天呐”来表示自己的惊讶。

    太阳当空照,每个十字路口都挂了禁止鸣笛的提示牌,零散的几个人在路上走着,我知道,木逸很紧张。

    “你跟橙子还好吧。”木逸把扇子甩开,装模作样的扇了几下,又合起来,用毫不在意的语气关心问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的说,“很好啊,他对我可好了,五一找他玩的时候,还带我去吃了海底捞,不过那玩意儿又贵又没意思,我以后再也不要去了。”

    “不喜欢去,就不要去。”木逸说。

    “OK,OK。”我连连点头,十分赞同的应道。

    转眼间,到了校门口,我穿着粉色的短袖T恤衫,配了一条牛仔背带裤,搭上印有小雏菊花样的运动鞋,混在了一群学生里面。

    “青春活力的我,跟高中生并肩走着,谁知道我今年二十一岁呀。”我小声跟木逸开玩笑说。

    “我们家北北,永远十七岁。”木逸肉麻的奉承道。

    考场只能考生凭准考证进入,家长围在校门口等自家孩子,一眼望去,除了人还是人,严严实实的包了一层又一层。

    木逸在老师那领了准考证进学校看考场,我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奶茶店,点了一杯金桔柠檬水,吹着空调,等他出来。

    奶茶店里有一男一女坐在我隔壁桌温习功课,看样子是正在准备会考的高二学生,两个人像情侣,又不像情侣。

    大概是我在,让他们没心思学习,没一会儿就收拾东西走了。

    金桔柠檬水我只喝了一口,酸的厉害,完全喝不下去。

    我傻傻地盯着店内的时钟发呆,纠结了很久,还是从书包里翻出了K曾经塞给我的名片,拨通了K的电话。

    “喂。”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应该是K女朋友。

    我有点害怕,但还是鼓足勇气,问道,“你好,我是木北,我想知道K有没有好一点。”

    “你走的时候,人还在病床上躺着呢,神仙也不能好这么快啊。”女人阴阳怪气的回答着。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说。

    正准备挂电话,那边传来了K的声音,“木北,我没事,你放心吧,医生说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K安慰我道。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里又传来有人生气摔东西的声音,“没事?你没事,你别在医院里躺着啊,你别让我这个大着肚子的人来照顾你啊。”女人的声音很尖锐,刺得我耳膜生疼。

    “好好休息,对不起。”我说完,立马挂断了电话。

    橙子,我发现人在说对不起的时候,心里会好难过,你最后跟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是不是也很难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